第27章 突围 二

见狼牙的人慢慢摸上来了,常宁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可以考虑开溜的事了,目前他还不想和高中队碰面。

要是让人家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干的,狼牙的人一定会关注他的,到时候他搞事情的时候还怎么跑?

常宁现在也就射击,格斗以及不错的体能可以拿得出手,其他专业技能像排雷,布雷,追踪这些也就仅限于会使用,谈不上精通。

被狼牙的人盯上可就不容易脱身了。

掏出身上唯一的手雷,常宁用鱼线做了一个简单的诡雷之后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退出自己狙击阵地,等他出大概十米远的时候迅速起身转身头也不回的全力奔跑。

就算山地不容易跑太快,常宁的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不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这片丛林中。

“不对劲啊,这也太安静了。”

灰狼马达小声嘀咕着,内心充满狐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是那个狙击手,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的。

他们现在前进的时候虽然会贴着掩体走,可身体还是会有露出的部分,掩体并不能完美的遮挡他们。

就算是断后任务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吧,除非……

想到什么的灰狼脸色一变,看向野狼。恰好野狼也察觉到了什么,两人眼神对碰,确认过眼神都猜到不对劲了!

“不好!人可能溜了!大家加速前进。”

高中队他们察觉的还是晚了,等他们人到了常宁的狙击阵地的时候常宁早就跑了。

战场只有常宁故意留下的弹壳,和被压出人形的杂草。

“是85式狙击步枪!”

土狼从地上捡起遗留下来的7.62x54mm子弹的弹壳,放到高中队的手中。

“原来是个菜鸟,撤退的时候连狙击阵地都不清理。”

飞狼开口说道,受过专业训练的狙击手撤退的时候不可能不会清理痕迹。他们的对手可是大名鼎鼎的夜老虎侦察连,这个连队的狙击手怎么可能不会知道这些。

综上所述,淘汰苗狼的那个士兵是个狙击菜鸟。

“没想到我们竟然被一个菜鸟给耍了,这是我们的耻辱!

面对耻辱,我们应该想办法洗刷他!”

“是!”

这事儿确实丢人,他们都没脸见何大队了。

“小心!”

土狼刚要追踪常宁就被高中队一把给拉住了。

“有雷!”

高中队示意土狼低头,一根透明的鱼线紧紧贴在土狼的战术靴上,刚才他要是向前跨出一步最轻的后果是他被淘汰,严重了他们全队就报销了。

到时候全军都会知道他们狼牙的特种小队被一个侦察兵给团灭了。何大队得气死不说,让首长们如何看待他们狼牙,每年消耗巨量的物资就给他们这么一张答卷?

“这小子可真够阴的。”

高中队笑了,夜老虎的人最后都会参加狼牙的选拔集训,到时候这人才可就是他们的人了。

“报告,有命令。”

就在高中队要下达追击的指令的时候,通讯员将电台的耳机递了过来。

听完命令,高中队将耳机还给通讯员后,下令所有人带着淘汰的红方侦察兵原路返回。

大家虽然好奇命令的内容,不过都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的做自己的事。

高中队这会儿心情十分不美好,首长让他们将追捕漏网之鱼的事交给增援的蓝军,他们全队回指挥部接受新的命令。

孰轻孰重高中队还是分的来的,就是心中有些不甘心,他差一点就可以团灭夜老虎侦察连了!

常宁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远,现在他的体力消耗非常大,必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

小庄强做镇定拐过山包,一屁股坐在草丛里大口喘气,心怦怦直跳。

天知道他刚才面对高中队的时候到底有多紧张。

后面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呐喊声,小庄急忙爬到山包上潜伏起来。

不一会儿,一队红军侦察兵被下了武器,垂头丧气地在那队蓝军特种兵的押解下双手反铐出了丛林。

小庄的眼睛都直了,认出那是夜老虎的战友,他寻找着人群中熟悉的脸:老炮、喜娃……没有陈排和常宁。

小庄屏住呼吸藏在草丛里深怕一不小心暴露自己,看着这队蓝军特种兵押着俘虏从自己跟前路过,然后被押下山。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小庄这才钻出自己藏身的灌木丛,他跑向红军刚才的潜伏区域。

果然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空包弹壳和打斗的痕迹。小庄着急地在四处找着,低声喊:“陈排!陈排!”

一声呻吟传来,小庄循着声音找到了声源。他急忙跑过去,爬下几米高的悬崖,拨开草丛,他看见了躺在草窝里的陈排。

陈排显然是滚下来的,武器装备都堆在胸口。他捂着膝盖呻吟着,豆大的汗珠冒下来:“小庄,你怎么回来了?”

小庄着急地扶起陈排:“我就没走远……我也帮不了他们,我看见里面没你就赶紧回来找你了——你受伤了?”

陈排咽口唾沫,看看四周:“我没事,磕了一下。

你在俘虏的战士中看到常宁可吗?”

“没有。”

小庄仔细回忆还真没看见常宁那小子,估计逃脱了。

“现在夜老虎侦察连怕是就剩下常宁和咱们两个了。”

说到这里,陈国涛苦笑着。

也许常宁那小子一个人反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陈国涛心里想着常宁的事,嘴上回应小庄:“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咱们伺机搞一下蓝军要害目标。”

人少又怎么样?只要能搞乱蓝军就是一股不可忽视得力量!陈国涛还没有放弃他们的任务。

“然后呢?”

小庄第一次参加演习,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很茫然。

陈排听后凄惨地一笑:“然后?哪里还有什么然后?搞完了,撕下胸条阵亡。”

就这么点人,能搞掉蓝军的要害已经不容易了。陈国涛不敢再奢望什么了。

小庄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回神后赶紧扶住陈排:“我扶你走吧。”

陈排苦笑:“走吧,我想好咱们去搞哪里了。蓝军地对地导弹旅,搞完了他们咱们就阵亡。”

“嗯,好。”

小庄接过陈国涛的枪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山林。转过山林就看见了一条大河。

两人来到河边,陈排捡起石头丢进去,咣当就没了。刚刚下过雨,河水很深,很湍急,流量也很大。

他再看看四周,没有桥,苦笑一声:“武装泅渡过去吧。”

小庄摘下陈排身上的武器和背囊:“这些我背,你拉着我的腰带。”

陈国涛也不矫情,依着小庄的提议。

两个人下了河,小庄在前面游,陈排在后面跟。

河流很湍急,一股浪打来,小庄吃了一口水,呛着了。陈排也被浪打着了,加上受伤一时不注意他失手松开了小庄腰带。

小庄只感觉身后一轻,回头一看陈国涛就不见了,他大惊:“陈排!”

陈国涛被河流冲向下游,他挥着手不忘告诉小庄目标的地点,怕自己被冲走后小庄不知道地方:“蓝军二炮阵地在A17 地区……”

话还没说完陈国涛随即就被巨浪打倒,立刻不见踪迹了。小庄急切的高喊着:“陈排!”

小庄没命地往下游游去,想要寻找自己的排长。

此时,常宁还在林子里乱转,不知道高中队已经放弃追踪他了。

ps:打赏的读者,周末我会为你们加更,请注意查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