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演习开始(求收藏,月票,推荐票)

凌晨的大功团驻地十分安静,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着这处森严的军营。

突然,刺耳的战斗警报响彻整个驻地!寂静的军营瞬间被唤醒,战士们快速穿戴好装备,冲出宿舍以连单位迅速集合。步战车开出车库,全团紧急集合!

夜老虎侦察连宿舍门口,常宁第一个冲出宿舍就看见苗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好钢盔,怀里抱着枪站在那里了。

看到常宁第一个出来,苗连脸上闪过五分欣慰和五分骄傲的神色,他相信不久之后常宁就会是夜老虎侦察连的骄傲!

常宁站好后,侦察连的其他战友才陆陆续续的在苗连跟前集合站好。

值班员小跑到苗连面前,敬礼:“报告连长同志,夜老虎侦察连全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苗连还礼:“入列!”

“是!”

等值班员入列后,苗连看着自己面前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战士:“请稍息!同志们,根据军区司令部紧急命令,年度演习开始!

我集团军是红军部队,我团是整个红军的先锋团,而我们侦察连则是全团的眼睛和匕首!

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

接着苗连厉声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同志们,演习就是战争,前方就是战场!我们面对的就是真正的敌人!

敌人是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是狡猾残忍的!

我们要在这场战争取得胜利,就要发挥我们侦察兵的优良作风!

勇敢顽强,夺取胜利!”

队列中的常宁和其他战士们被苗连鼓舞的直感觉心中热血沸腾,他们齐声高吼:“勇敢顽强!夺取胜利!”

见军心可用,苗连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便下令出发。

陈国涛出列大喊:“一排听我口令,登车!”

说完,他带着一排的战士们向着运兵车跑去。

常宁现在也属于一排的战斗序列,他紧跟着老炮上车,第一次参加演习还得靠老炮这个老兵多提点提点。

演习就是实战,大意不得!

“不要紧张,你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就好,还有一点就是服从命令!”

老炮看出坐在自己旁边的常宁紧张了,开口安慰着他。

老兵们用充满善意的眼神看着这个和他们装备不同的列兵。

“常宁你也有紧张的时候。放心,到时候你跟着我就行。”

崔连和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大包大揽。

不等常宁说话,坐在老崔旁边的上等兵开始拆老崔的台了。

“你可拉倒吧,就你上次的战绩我都不好意说出来!以常宁的实力,到时候谁带谁还真说不准。”

“你拆老子台是吧,你给老子等着!”

说着,老崔就要欺身而上。

“来啊,真当我怕你!”

“好了,都安静点!”

老炮见差不多了,赶紧出声阻止,小打小闹可以,前提是不被陈国涛发现。

要是被发现了,大家少不了挨一顿训斥,现在可是在演习不能马虎大意。

被大家这么一闹,常宁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他摸着怀里的配枪,心里此刻充安宁。

‘紧张什么,只要服从命令,像自己这种小兵怎么可能会左右战局。常宁啊,你真没出息,你有系统你怕啥!’

想着想着,常宁暗中唤出已经到经验条。它是被直接投影在常宁的视网膜上的,旁人看不到。

“姓名:常宁”

“年龄:19岁”

“体力:400/???(普通成年男性的体力为100)”

“步枪射击:100/100(不可升级)”

“刀工:100/100(不可升级)”

“狙击步枪射击:“90/100”

“注:本系统等级和宿主的军衔挂钩,请宿主努力拼搏!”

有老马班长的笔记本,常宁的狙击技术的经验条顺利的被刷到了90点。根据上次步枪射击的经验来看,这次狙击技术的升级得完成某一项任务,或者狙杀有价值的人。

这场演习里最有价值的毫无疑问当然是蓝军指挥官了。

可想到自己完全没机会单独行动,常宁又压下了心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这又不是小说,一个列兵随随便便就能脱离队伍单独行动。

‘有这四个经验条,捞个三等功应该不难吧。’

常宁心中盘算着怎么立功,这可是关乎他的金手指升级的大事!

……

群山之间的公路上,机械化兵团正在开进。

披着伪装网的军列满载士兵和各种战斗车辆,如同钢铁洪流,势不可当。

二炮地对地导弹旅的导弹运输车、指挥车、后勤保障车辆、卫星通讯车等组成的战略打击部队在被临时中断交通的高速公路上疾驰而过。

苏-27 战斗机群不时的从云间飞过,陆军机械化部队贴山而行,主战坦克更是排成纵队霸气威武。

陆航的同志们驾驶着直升飞机从低空呼啸而过,他们有时要担任一些巡逻的任务,一片大战来临的气氛紧紧笼罩在这片阵地上的所有人!

远处山坡上的一处灌木丛中,常宁和战友们静静的趴在地上,透过草木间隙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那片阵地。

这已经是他们找到的第二个蓝军阵地了。

战场上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情报了。所以各个侦察部队是最先进入战场的,也是双方最先交手的部队,伤亡率更是直线飙升。

夜老虎侦察连比较幸运,自他们深入敌后就没有遇到过蓝方的侦查部队。可能是他们隐藏的好,也可能是人家早以布置好天罗地网等着他们往里钻呢。

这些都和常宁没什么关系,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警戒,以及寻找蓝军的狙击手并干掉他们。

这也是全连所有狙击手的任务,不过常宁比较特殊。他是近能冲锋陷阵,远能打冷枪掩护战友。

林子里静悄悄的,身后的通讯员压低了声音对着话筒不断的重复呼叫:“尖刀呼叫,听到请回答……”

他的手指调试着电台频率,可电台没有丝毫反应。

所有的手段用完后,通讯员抬起头向陈国涛汇报:“蓝军实施了强烈的电子干扰,总部没有任何反应。”

陈国涛正拿着长焦照相机对着远处的蓝军阵地猛拍拍照,听到汇报他回头:“看来蓝军把刚刚组建的电子对抗团用上了,你继续呼叫。

实在不行就派人化装通过封锁线送情报。”

ps:感谢儁良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