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名场面二

常宁不动声色的躲过飞舞的唾沫星子,并马上承认错误。

不要觉得他这是怂,在新兵连得罪班长还不得被针对死。

再说了这事本来就是他和小庄做的不对,人家都下令登车了,他俩还一动不动的,确实有些过分。

“班长,刚才候车的时候我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听到命令没反应过来。”

“你当我没看见你俩的小动作?”

常宁的道歉郑三炮并不买账,反而脸更黑了,他认为常宁这是在狡辩。

郑三炮往来走的时候就看见这俩人坐在椅子上听到命令不集合,反而还旁若无人的聊天。

在他看来这态度及其嚣张,情况及其恶劣。

按理来说,常宁都道歉了,郑三炮不应该这么拿着不放。可事与愿违常宁依旧被郑三炮怼得哑口无言。

常宁心里有气他只能憋着,人家说的是事实,他总不能说刚才以为这一切都是有人要整蛊他而演的戏吧。

这要是说出来,保证没人信,说不定郑三炮还会给他来上一巴掌。

“还有你!看什么呢这么投入,没听见集合的广播吗?”

郑三炮又转过头将小庄手里的书抽走,顺带看了一眼书名,发现是《莎士比亚戏剧》,这书名他听都没听过。

“喊什么喊,我听见了,可是这不人还没上完吗,急什么?”

被人三番五次打扰看书,心中的烦躁渐渐压不住了,加上和小影分别本就不爽,郑三炮一来就拿走了他的书算是触了庄焱的霉头。

两人的对话就发生在常宁面前,这让他心中略感怪异。

隔着电视看和身临其境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常宁心想他这也算是见证了名场面。

这边的动静闹的这么大,喧闹的候车厅马上安静了。干部、老兵以及新兵看向了他们。

老炮当兵好多年了,从来没有见到过脾气这么野的兵。小庄不按常理出牌,让老炮也是一愣。

“你把书还我,我去集合登车。”

被这么多人看着,小庄也不怵直愣愣的向老炮伸手要书。

“你这个兵,够鸟的,我记住你了。”

火车还等着拉人呢,没那么多时间浪费,这口气老炮也就忍了下来将书还给小庄,寻思着到了新兵训练营再收拾这鸟兵。

当事人没什么感觉,一旁看戏的常宁心里慌慌的。

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依仗就是知道剧情,可刚才小庄和老炮的对话和上一个世界看到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

按照剧情这会儿应该是小庄介绍自己并且反问老炮的姓名,之后陈喜娃出场双方各自找台阶下。

可是现在常宁环顾四周哪里还有陈喜娃的身影,毛都没见到一根。

‘难道因为自己这个变数导致剧情改变了?’

常宁有些心慌,转念一想又安慰起自己来了。

‘也不一定是剧情改变,这里可是现实世界,所有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只要大体剧情不变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自己安慰自己的话,常宁都不相信,什么大体剧情不变就不会出问题。

这个世界可没有前世那么太平,尤其是围绕着狼牙驻地的城市简直是多灾多难。

前有马云飞这帮玩粉的肆虐,后有K2搞破坏,中间还有蝎子悄悄潜入。情况相当严重,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局面十分严峻,谁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运气不好就领盒饭了。常宁可不是主角,世界意志也不会照顾他。

‘不是说穿越后都会配备金手指吗,我的呢?’

想起金手指,常宁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金手指。

鉴于以往看小说的经验他在心中开始呼唤穿越者标配。

‘系统?金手指?外挂?在不在呀?回个话啊……’

尝试完所有的手段回没得到回应,常宁面色凝重,神态黯然。

自己好像没有外挂,说好的穿越者标配呢?果然小说都是骗人的。

小庄奇怪的看着旁边常宁的表情不断变化,一会儿欣喜,一会儿伤感,短短几分钟愣是没有重复过。

作为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学生,小庄看了常宁丰富的表情后顿时觉得自己学校表演系的同学的演技就是个渣渣。

登上火车后,常宁和小庄随便挑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陈喜娃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瘩钻了出来,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两人的对面。

好家伙开头第一集的剧情彻底改变了,常宁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陈喜娃先两人一步坐在这里的。

“兄弟,俺叫陈喜娃山东的,你们呢?”

陈喜娃不知道在包里掏什么,咧着嘴露出白的亮眼的牙齿,笑呵呵的向常宁和小庄介绍自己。

“我叫庄焱,在首都读书,你可以叫我小庄。”

小庄的谈性不高,神情有些冷淡。许是陈喜娃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笑容变得略微局促:“看你年龄应该不大,高中毕业吧?”

“我今年上大一。”庄焱解释道。

默默观察两人尬聊,常宁是在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了,他开口打破了那让人不舒服的氛围。

“我是常宁,和他一样也上大学。”

常宁这话没说错,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确实是大学生,而且还是提前毕业的那种,这些都是他脑海中保存的记忆。

“你也是大学生啊!大学生为啥要来当兵呢?”

陈喜娃一听常宁也是大学生,满脸羡慕。

初中毕业后就进入社会打拼的他,对大学充满向往,看着对面的两人目光中也满是羡慕的神情。

在这个年代,大学生还不像二十年后那么普遍,含金量相当的高。

陈喜娃朴素的观念中,考上大学代表着以后会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所以他不理解坐在对面的这俩人为啥还要来当兵,受这份苦。要是他上了大学肯定不会来当兵。

“来吃个苹果,不够我还有。”

知道两人是大学生后,陈喜娃比之前更热情了几分,从背包里掏出几个苹果硬塞进常宁和小庄的手里。

相似的一幕在几个负责新兵的班长哪里发生了。

“你们知道吗,今年来了两个大学生。”

一个班长带着稀罕的情绪向其他人几个士官分享着,显然这位是个有门路的人,知道点儿什么。

大学生!哎呦,竟然有大学生跑来当兵,还是两个!是个稀罕事儿。

四五个士官将那个班长团团围住,就连老炮也在其中。

接下来的事情和原剧情没有什么区别,也让悄悄分心观察的常宁放松了下来。

常宁自打上车开始就留心观察着老炮的一举一动,期待这一幕的发生。只要这事儿发生了,那代表剧情的修正力还在,后面就不会偏的太离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