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剧情进行时

次日,训练场上。

侦察兵们在进行多能射击训练,今年夜老虎侦查连的三个新兵在给老兵们压子弹。

喜娃羡慕地看着不断射击的老兵们:“乖乖,我手都压疼了!起码得有几千发了!”

其实像这种大规模的射击训练很少出现,大多都是每人给十发最多二十发子弹。

听到喜娃羡慕的声音,小庄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枪手就是子弹喂出来的,枪打得好不是靠瞄准,是靠感觉。

喂一万发子弹,狗都能练成神枪手!

侦察兵,个个都要是神枪手。”

喜娃诧异地看着他:“这当了连长文书就是不一样啊,说话也越来越有水平了!”

小庄不好意思地笑:“苗连说的。”

“你俩快别聊天了,赶紧压子弹,眼看着老兵们快打完了。要是跟不上节奏,小心陈排削你们。”

或许喜娃是真的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感受,小庄搭话的动机就不是那么纯粹了。

他就是想接着说话的间隙偷懒,没看他压子弹的速度都降低了嘛。

常宁对射击训练没什么感觉,他现在主要是保持手感,毕竟实力在那里放着呢。

再说了,展开射击训练不就是为了提高战士们的精准度嘛,而常宁的枪法在连队上至苗连下到一个列兵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厉害!

说曹操,曹操到。

苗连大步走过来,三个新兵以及在等待打靶的官兵看到苗连后马上起立。

陈排吹哨,让大家集合,停止射击。

他跑步到苗连跟前敬礼:“报告!全连正在进行射击训练,请连长指示!值班员一排长!”

苗连还礼:“请稍息。”

接着苗连又看向一旁的新兵:“你们三个打没打?”

常宁立正大声回答:“报告,没有。”

见此陈排解释道:“明天军区情报部首长来视察,新兵还是别参加表演……”

苗连挥挥手打断陈排的话,他有些生气,觉得这是在弄虚作假。

“新兵不是侦察连的兵吗?”

陈排被苗连的气势压的不敢说话了。

苗连瞪了他一眼:“我问伱话呢,是还是不是?”

答案显而易见,陈排回答:“是!”。

苗连没有揪着陈排不放,他知道一排长也是为了连队的荣誉着想,出发点是好的。

“上级领导来视察,搞一帮子老兵油子,年年都是他们,都成熟人了!

今年这个规矩得改一改,明天的汇报,这三个新兵必须上!”

俩列兵听后更紧张了,至于常宁他压根就没紧张。手底下有活儿,心里不慌。

喜娃嚅嗫着:“连、连长,我们……”

苗连一眼瞪过去:“我不要你们是最好,但是不能是最孬!这点你俩要想常宁学学,你们看看人家。

所有人记住我这句话,打仗是靠全连战士去拼命,不是靠几个军事尖子!

所以每一名夜老虎连的兵,都得是最好的侦察兵!

只要不是最好,就不配在我夜老虎连当兵!”

三个列兵齐声怒吼:“是!”

苗连突然夸他,常宁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他只是没有紧张而已,算不上什么,只能说全靠同行衬托。

隔天一早,训练场就打起了“欢迎军区情报部领导莅临指导”的横幅。

全体官兵精神抖擞,满脸都是伪装油彩,苗连穿着崭新的迷彩服,站在队列前。

三辆越野车急驰而至,首长们风尘仆仆的下车。

最后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一只黑色军靴踏出来,紧接着是穿着特战迷彩服的健壮躯体,然后是黑色贝雷帽和狼牙特种部队臂章,肩上扛着两毛一(陆军少校)——狼牙特种大队高中队从车上迈步出来。

高中队看着苗连笑。

苗连也跟着笑:“老高啊,今天跑到我这里来视察了?”

“嗐,我视察个鸟啊?跟着赵部长混饭呗!”

“就你们那儿每天二十二块的伙食标准,一个个喂得杠杠的,还来我们这儿混什么饭?我这九块七,馒头管饱!”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后大笑,握手。

赵部长见俩人聊的差不多了才说道:“可以开始了。”

苗连挥挥手下令道:“开始!”

陈排立正:“是!侦察兵多能射击准备!”

见三名新兵出列,赵部长一愣:“怎么都是列兵?你老苗连队没人了?”

苗连笑笑:“列兵也是我夜老虎连的兵。既然部长想了解侦察连的情况,列兵是最真实的反映。”

赵部长点头:“好,这倒是新鲜了。我是第一次看列兵汇报,开始吧。”

陈排喊:“射击开始!”

三名新兵听到命令,开始进行多能射击。

场外站着多名校级军官,拿着望远镜观察。高中队也拿着望远镜,看得很仔细。

其中常宁表现最出色,速度最快,动作最标准,枪法也是最准的。

这种水平,老侦察兵都不一定行。

赵部长放下望远镜指着常宁的身影:“老苗,那个兵是新兵?”

苗连点头得意的说道:“对,新兵。”

常宁可是他的杀手锏,这次肯定能让夜老虎侦查连在上级领导面前狠狠的露一回脸

“后面那个也是新兵?”

“是啊,新兵。”

“你不会是让老兵换了军衔来唬弄我吧?”

苗连故作不高兴的说道:“我老苗是什么人老领导你还不知道,我犯得上吗?”

赵部长对此将信将疑,常宁第一个冲到终点,收枪站好,随后是小庄和喜娃。

赵部长对这三个新兵很感兴趣对着苗连说:“让他们跑步过来。”

陈排下口令,俩新兵跑步过来,在首长们跟前站好。

赵部长对那个成绩最好的新兵说道:“脱帽。”

常宁依言摘下钢盔,露出涂满伪装油彩却有些稚嫩的脸。

“多大了?”

“报告!十九岁!”

赵部长点头,感叹道:“后生可畏啊!”

可惜赵部长没有说出那句,你是我见过最年轻的速射神枪手。

常宁想大概是因为最年轻的那位现在就在他身旁,光芒被他给压制了。

高中队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承认常宁的身手确实了得,不过在他看来也就那样。

“谢谢首长。”常宁大声回答。

苗连在一旁说道:“他参军以前是大学生,燕京大学毕业的。”

赵部长一听常宁是大学生,还是燕京大学毕业的,吃惊了:“哦?好啊,年轻人就要穿上军装保家卫国,你要做好榜样。

不过以后可不能再打班长了。”

赵部长调笑了一下常宁,显然他对这件事并不在意。

领导不在意,苗连可不能当作没发生,万一名声坏了常宁以后可就难了。所以他赶紧像领导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赵部长听后也是一笑置之。

“你好好努力,我会继续关注你的!”

常宁敬礼:“谢谢首长!”

赵部长点头,笑笑,转向高队长随口问道:“高中队,你看这个兵去你们特种大队怎么样?”

“报告!

特种部队有着严格的选拔程序,这是您三年前亲自签发的命令!

现在强调依法治军,我相信首长不会打破自己定下的规矩!

您曾经说过,特种大队是尖刀部队,是为战争而生存的部队,不能充斥后门兵、关系兵!”

狗头老高一本正经的说道,别看常宁确实有几把刷子,可规矩就是规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