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干瘪人皮,红色舞鞋

有一说一,萧若宸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就和这个女孩子分到一起了。

毕竟就目前来看,他们这些玩家是被分成了好几波,去到了尖啸鬼屋不同的地方。

而就算是这样,他们两个也分到了一起,也算是真的有缘分了!

慢慢的,其他昏迷中的玩家们一个个转醒了过来。

办公桌后的人体模型也是在同一时间,缓缓抬起了头,用他那死气沉沉,毫无波澜的眼眸看着在场的十个人。

“隔壁就是换衣间,去挑好自己的工作服,然后回来集合。”

人体模型僵硬地说道,声音刺耳难听,让不少人都是直皱眉头。

特别是那些头一次来惊悚世界的新人,不光耳朵难受,心里是更加的不得劲儿!

能不能活着回去,是他们共同的问题。

听到了人体模型的话后,萧若宸的眼眸微微一闪,而后看了一眼其他人,想了想,终究是没有做那个出头鸟。

虽然这个尖啸鬼屋是个低级副本,但不代表来这里的就全是新人了。

那些老手听完后,都非常听话的站起身来,推开门,准备按照人体模型的话去做。

作为经历了好几遍惊悚游戏的他们深知,绝对不要试着去和惊悚游戏的规则反着来,乖乖听话才是活下去的最佳方案!

人在没有主意的时候,都习惯别人怎么做,自己就跟着一起。

所以其他人在无措的对视了一眼之后,也就纷纷起身跟上去了。

萧若宸也不例外。

他跟在队伍的最后,在离开办公室之前若有深意的回眸看了那个人体模型一眼。

好巧不巧的,他和人体模型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双方都没有说什么,很快就错开了。

但萧若宸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弧度……

喜欢坑人吗?

好巧……

我也是……

……

离开了办公室后,所有人的眼前骤然一暗。

昏暗的走廊如深渊巨口一般不见尽头,瓷砖的墙壁上挂着一些脏器,血淋淋的在滴着血。

路边堆着几只红色的手臂。

之所以是红色的,是因为它们的皮肤都被剥下去了。

鲜红的脉络刺激着每个人的眼球。

他们不想,也不敢多想这些是鬼屋的道具,还是什么……

幸好,换衣间就在隔壁,走两步就到了,用不着在这个让人作呕的地方久留。

“啊!”

“卧槽!什么东西!”

可他们刚刚走进换衣间,就有一个黑影从门框上掉了下来,吓得不少人都是尖叫出声。

萧若宸神情嫌恶的掏了掏耳朵,吐槽着这些人的大惊小怪。

不过很快的,他就发现,那个和自己很有缘分的女孩子正一脸病态的看着自己,似乎也是认出了他。

初梦蝶注意到萧若宸看了过来,非但不避开目光,反而还笑容更甚的迎了上去。

萧若宸眯了眯眼睛,并没有言语,只是随着其他人的动作,把目光投到掉下来的那个黑影上,免得自己看起来那么突兀,引起什么人注意。

借着换衣间顶上的那盏无风自动,一闪一闪的吊灯,众人看清了那黑影是什么。

赫然是一张干瘪的人皮!

此刻正如衣服一样随意的平铺在地上,枯黄的皮肤没有一丝水分,萎缩的眼珠嵌在眼眶里,直勾勾的盯着走进门的众人看。

‘呕~’

有人吐了。

有第一个吐出来,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没一会儿,在场没有吐出来的就只剩下三个人。

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兜帽青年,一个胳膊上纹着古怪纹路的壮汉,还有……初梦蝶……

擦了擦嘴角,萧若宸一脸的倒胃表情,难受的不得了。

见此,旁边的一个女孩子不由得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了萧若宸,脸色难看地道:“太恶心了,对吧?”

“嗯~”萧若宸接过来擦了擦嘴巴。

这真的恶心吗?

谁知道呢……

“好了,都别吐了!”

正在这时,那个只穿了一件黑色跨栏背心,浑身腱子肉的男人朗声说道:“赶紧去柜子里拿自己的衣服,然后回去集合!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作为一个老手,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扶一下这些新人。

当然了,这仅限于不影响自己的前提下。

听闻他的话,其他人都止住了呕吐,转而把目光投到了陈列在房间右侧的柜子上。

虽然那张人皮很恶心,但在死亡的恐惧下,他们还是能克服的!

众人走到了柜子前,对视一眼后,由一个胆子大的男生走上前去,打开了柜子。

‘嘎吱~’

布满暗红色铁锈的柜门被打开。

下一刻,一股剧烈的恶臭味儿直接扑在了众人的脸上,让那几个刚刚忍住呕吐的人又吐了起来。

萧若宸也不例外。

但没有人注意到的是,萧若宸一直只是干呕作态,并没有真的吐出来什么。

在干呕之余,萧若宸还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柜子里的风景……

怎么说呢……

一张腐烂的只剩下一滩肉糜的人皮,隐隐约约能看出这是个女孩子的。

柜子内部挂着几个小挂件,断裂的手指、蛆虫蠕动的舌头、被罐子装起来的,水灵灵的大眼睛……

萧若宸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对于他来说,这真的只是家常便饭级别的而已。

就是那双眼睛吧~

他总感觉似乎是在盯着自己看……

‘嘭!’

就在萧若宸想要确定一下的时候,柜门却被纹身老哥给关上了。

纹身老哥的表情揪揪着,明显是被那股恶臭味儿给恶心到了。

他瞥了一眼弯腰呕吐着的众人,摇了摇头,旋即随手又打开了旁边的一个柜门。

这回不臭了。

里面是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如果没有上面那斑斑点点的血迹的话,应该是非常漂亮的。

在柜子里侧,挂着一个假发,很长的那种。发根处血淋淋的,还带着肉丝,让人不敢去想它是从何而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双红色的舞鞋。

那美丽的红色是任何染料都无法渲染出来的……

“这应该才是我们的工作服吧?”纹身老哥自喃道。

就在他打算拿出来好好看看的时候,一双小手忽然从一侧伸来,压在了白色连衣裙上。

侧目看去,他正好和初梦蝶对视上了。

“它是我的~懂?”初梦蝶的眼眸中带着一抹疯狂,那病娇般的笑容让纹身老哥都是情不自禁的退后了几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