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夜啼鹦鸣

鹦鹉?

萧若宸一下子想起来了。

似乎昨天晚上老板娘临走之前,让他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喂一下酒馆的吉祥物,也就是一只鹦鹉。

可后来出了那些事情,再加上他有些困了,就一觉睡到大天亮,直接给忘了……

啊这……

萧若宸尴尬的挠了挠头:“姐姐,我、我给忘了~”

老板娘笑靥如花:“哦?忘了?”

鬼纹从脖子蔓延到脸上,包裹住眼珠,墨黑的反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萧若宸。

这场景让东皇妹子都是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拉着陈雨晴退后了几步,与萧若宸拉开距离,免得被波及到。

但下一刻,老板娘周身的鬼气忽然消散不见,转而笑吟吟的看着萧若宸,道:“那~小弟弟,今天就不要再忘了哦~”

说完,她把酒馆钥匙扔给萧若宸,便是转身离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三个人都有些发懵。

萧若宸看着手里的钥匙,下意识的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而东皇妹子就更加直接了。

她拉着陈雨晴退后了好几步,干笑着道:“喂,那什么~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们两个女孩子,的确不适合和你睡在一起,所以今天晚上就和昨天一样,你睡你的酒馆,我们睡我们的打铁铺。就这样哈,拜了个拜~”

话音未落,东皇妹子就已经拉着陈雨晴跑出去了老远,很快就跑出了萧若宸的视线里。

见状,萧若宸脸上的忧色瞬间消失,转而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回过身,走进了阴暗的酒馆……

的确,老板娘的态度已经说明了那只鹦鹉有问题,对于一般的玩家来说,估计会很危险!

但这在萧若宸看来,却只是小儿科而已,完全不虚,反而还挺期待那只鹦鹉会搞出什么幺蛾子的。

锁好酒馆的大门,萧若宸喝了一杯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酒水,来顺一顺今天中午在饭店后厨偷摸吃的那些食物。

不然属实是噎了他一下午了!

之后,萧若宸便在酒馆里逛了起来,想看看那只鹦鹉长什么样子。

不过逛着逛着,他就有些奇怪了。

嘶~

不对啊……

昨天他明明逛过一次酒馆了,并没有看到什么鹦鹉啊……

那老板娘所说的鹦鹉在哪儿呢?

又或者说……

那玩意儿到底是不是鹦鹉?

萧若宸怀着这种疑惑,再次逛了一遍酒馆。和昨天一样,都没有见到有鹦鹉存在,甚至连个鸟笼子都没有!

那事情就有意思起来了……

萧若宸露出一抹浅笑,但却并没有去做什么,反而坐到了门口旁边的桌子上,一边喝着酒水,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欣赏着黑暗一点点笼罩在这寂静的村庄上……

他在等。

等午夜十二点到!

到时候他估计就能知道,那个所谓的‘鹦鹉’究竟会是个什么鬼东西了!

不过让他颇感兴趣的是,今天殃疾村的黑夜,似乎和昨天的略有些不同!

好像是更黑了一些,就连昨天晚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紫光也没了,每家每户都紧闭房门,里面没有任何的光亮透出来,让殃疾村完完全全的沉浸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不过也不算完全的没有光亮,还是有几家透着淡淡的微光的。

比如酒馆和打铁铺……

看来剩下的这些光亮,就都是幸存下来的玩家们了。

萧若宸摸了摸下巴。

粗略的扫一眼,不算他这里和打铁铺的话,还亮着灯的房屋还有三处。

但这不代表着就只剩下三名玩家了。

毕竟他也无法确定,剩下的房屋里会不会和东皇妹子她们一样,是两个人组队住在一起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幸存下来的玩家数量也不足十名了。

要知道,能来到这个副本的,都不是什么萌新了,至少也是参加过一两次惊悚游戏的老手了!

可即便是这样,两天过后,也快要死伤过半了!

甚至很有可能就只剩下六个人了。

足可见殃疾村并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最起码不像是萧若宸这般悠闲就对了。

不过剩下几个和萧若宸也没多大关系,他只需要保护好陈雨晴,让她在自己拿到钱之前活着就行……

至于之后嘛……

那就不一定了……

萧若宸回想起今天下午看到的某些东西,脸上便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午夜十二点很快就到了……

萧若宸听着不知道从哪里响起来的钟声,非常有质感,且非常古朴,一听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落地钟。

从桌子上蹦下来,萧若宸放下手里的酒杯,再一次的逛起了这家酒馆。

不过一圈儿逛下来了。

并没有发现什么有意思的地方……

就是多了几具泡在酒缸里的死尸,脸皮浮出酒面,那双泡发的眼睛死盯着萧若宸看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

那也太无趣了一些吧?

萧若宸随手拿起酒舀子,舀了一点酒水上来喝了口,细品了品,觉得味道还不错,就是那股子骚味儿有一点儿突兀,估计是某样东西忘了摘除吧。

喝了几口后,萧若宸就从酒窖离开了。

可他刚打算去解下手,就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鸟鸣。

萧若宸没养过鸟,但能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鸟叫声,十有八九就是那只鹦鹉的了。

萧若宸当即放弃去解手,直奔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别没……别没……

萧若宸希冀着鸟叫声能久一点儿,可别他没找到呢就没了,那就有乐子了!

如果让鹦鹉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也不知道是萧若宸祈祷起了作用,还是鹦鹉就是喜欢叫,反正萧若宸是找到鹦鹉在哪里了。

一扇铁门外……

萧若宸站在这里,听着耳边兀然消失的鸟叫声的余音,摸了摸下巴。

这里他来过。

是放置空酒坛子的地方,还有一些杂物,算是一个杂物间。

不过现在这个时刻,门后还会不会是那个杂物间就不一定了。

萧若宸抬手按在了门上,入手冰凉似冰,仿佛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死的。

‘吱~’

门被推开了……

里面的场景让萧若宸嘴角一扬……

有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