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殃疾村

经过了解,陈雨晴是六天前出现的惊悚印记,但因为性格的原因一直没敢告诉别人,再加上陈默工作很忙,所以是前天才发现的。

然后陈默就在惊悚世界官网上广泛撒网,希望能找人保护自己女儿的平安。

不过他满意的那些,都是高等级的大佬了,和陈雨晴匹配不到一起。

没办法,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挑选了萧若宸和爹。

……呃……

爹是那个单马尾妹子的ID。

非常有个性,而且很能占便宜。

但经过陈默隐晦的用酬金威胁后,这个‘爹’说出了自己的姓。

她姓东皇……

真高大上的姓……

一提起就能让人想起那个存在……

“东皇小姐,疯子先生。”陈默看着二人说道:“我会先支付五十万定金,如果我女儿平安无恙,并且精神状态没什么问题的话,剩下的一百五十万会打到两位的银行卡上。”

“嗯。”

“行。”

两个人都没什么意见。

惊悚印记是会在一周之内,必定送被选中者去往惊悚世界玩儿命。

但想要让萧若宸和东皇小姐随行,就不能让惊悚印记自己发挥作用了,得用连接器才行。

惊悚世界已经降临八十九年了,人类自然不是没有任何收获的。

就比如这个连接器,就是国家开发出来的,可以让普通人进入惊悚世界,和萧若宸的惊悚印记效果差不多,只不过每次进入都会把进入者的信息登陆进信息库而已。

连接器的价格很贵,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但这对于陈默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轻轻松松就弄到了三台连接器。

连接器和平板电脑差不多大,但制作更加精密,同时没有显示屏,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LED灯,诉说着连接器的状态如何。

“请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女儿。”陈默深深地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得出来,他很爱这个女儿。

“只要钱到位,什么都不是问题!”单马尾的东皇小手一挥,非常自信的应承了下来。

在她看来,一个新人能匹配到的,无非都是一些非常低级的副本,能难住她这个老玩家?

可萧若宸看着逐渐启动的连接器,却是忽然皱了皱眉头。

他想起一件事儿……

如果陈雨晴是完完全全的惊悚世界新玩家的话……

那陈默为什么会找他?

要知道,他能匹配到的副本是二至四级的,万一陈雨晴这个新玩家匹配到个一副本的,那他们可就分不到一起了。

所以很有可能……

陈雨晴并不是新玩家,反而进入过至少一次惊悚世界!

可陈默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哪怕一点陈雨晴去过惊悚世界的话。

嘶~

是刻意隐瞒?

还是真的忘了?

萧若宸眯了眯眼睛。

事情一下子就有意思起来了~

不过自身的实力,让萧若宸有底气面对各种情况,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任由连接器的光芒笼罩在自己身上,而后随同陈雨晴和东皇小姐消失在了原地。

……

待机空间内……

萧若宸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向身旁的陈雨晴。

由于是用连接器进入的待机空间,所以他们三个会出现在一起。

只见梳着及腰长发的陈雨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向周围。

眼眸中没有任何新奇之色,这让萧若宸之前的猜测更加笃定了。

这个陈雨晴之前来过惊悚世界!

很快的,东皇妹子也醒了。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一道系统提示音。

‘叮咚~

15/15

人数已满足,游戏即将开始,请玩家充分阅读游戏规则……

此次游戏副本为殃疾村……

玩家需在三天之内,赚取二十枚鬼币。

未集齐者将永远留在这里。

注:本次副本为开放式副本,有大概率遇到副本之外的npc,所以请玩家谨慎小心。

注:此副本为后天形成,有着领主存在。领主十分危险,请玩家慎行。

注:白天的殃疾村很太平,可太阳落山后,会出现你们意想不到的一幕,所以尽量在天黑之前找到住所。

倒计时开始……’

殃疾村?

萧若宸听到系统的播报,不由得沉吟了起来。

他在疯人院副本的时候,闲来无事就和其他病人到处溜达,所以惊悚世界里,不少的副本他都是略有耳闻的。

而这个殃疾村他有点儿印象。

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八十多年前忽然出现在惊悚世界的,前身是人类世界的一座普通村落,算是头一批从人类世界转生到惊悚世界的副本。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游戏副本诞生的方式了。

其实也就两种……

第一种是惊悚世界里本来就有的,来历萧若宸不知道,正如惊悚世界从何而来那般神秘。

而第二种,就是人类世界里出现大范围死亡,怨念不散,就会有大概率变成副本出现在惊悚世界。

就比如这个殃疾村,就是一村子的人都死了,怨念不散,以另类的方式在惊悚世界里继续存活。

“喂,你别拖我后腿啊!”

突然的,东皇妹子伸手拍了萧若宸肩膀一下,显然是觉得这个看起来特别年轻的小子不靠谱儿。

萧若宸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倒计时结束之时,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陈雨晴,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一次会不会无聊,可就看你的了……

……

‘叮咚~下一站,殃疾村站~’

剧烈的颠簸将萧若宸震醒。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现在正坐在一辆公交车上。

只不过这辆公交车并不普通!

过道上堆积着不明红色物体,似乎是肉块儿,或者是垃圾?

车窗上扒满了恐怖的血手印,甚至还有几个人脸印记,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把脸硬怼到车窗上,留下这么个痕迹。

面前的靠椅破烂不堪,座套仿佛是被撕过一样,散落下几根布条,随着公交车的行驶而微微晃动。

‘叮咚~殃疾村站到了,请乘客拿好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

在萧若宸打量周围情况的时候,车辆到站了……

殃疾村就在眼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