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返程

  • 我是冬奥最靓的仔
  • 独行的蚂蚁
  • 2020字
  • 2022-03-08 20:00:27

三天后,惠灵顿机场大厅。

“老刑,这次的费用给你转过去了,马上过年了,我也要回家了,咱们后会有期。”

“嗯,后会有期,下次和叔叔阿姨来旅游记得联系我。”

两人握手后,张驰背着背包朝着登机口走去,刑启伟挥手告别后,转身离去。

两人本就仅是合作关系,你给钱,我工作,很简单的利益关系,并没有其他关系往来,自然也没有什么分别的感觉。

张驰坐上回国的飞机,看着下方逐渐变小的城市,心底浮现出这趟新西兰之旅……

“这趟,将我这些年攒的钱也花了七七八八,后面的阿拉斯加之行和珠穆朗玛峰可该咋办啊!”

越想张驰就越头疼。

“不想了,越想越头疼。”

张驰将座椅放倒,拿过眼罩带上,准备先睡一觉,空姐也适时的拿来毛毯给张驰盖上。

在胡思乱想中,张驰逐渐进入梦乡。

……

当张驰再次醒来已经是京都时间下午六点了,张驰要过一份快餐,稍微垫了垫肚子。

吃完饭,闲来无事的张驰在百无聊赖中从背包中翻出了一本滑雪杂志看了起来。

这本杂志是张驰在新西兰逛街是时顺手买的,杂志是在滑雪界还是很有知名度的《Ski Revolution》

《Ski Revolution》是著名的滑雪杂志,会刊登一些世界知名滑手的事迹,时不时也会列举世界各州各地最佳的滑雪场及其他。

张驰买这本杂志没其他原因单纯是觉得杂志排版看起来舒服。

张驰翻看着杂志,并没有仔细看什么写的什么,仅仅只是翻看着杂志上的摄影图片。

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张驰懒得去将上面的那些英文在脑海中翻译成中文理解。

无聊的翻完一本杂志,张驰看了看时间,距离到达乌市还有一半的航程,还需要六七个小时。

睡是睡不着了,张驰只能想办法消磨时间,将手中的《Ski Revolution》合上。

张驰又从包里拿出一本《冰雪运动》翻看起来。

《冰雪运动》是中国第一本滑雪杂志的创始人王洪斌策划出版的,进入中国的国外大品牌和世界上最好的滑雪场都和他们合作,滑雪爱好者都喜欢这本杂志,在国内口碑极好。

张驰当时购买杂志时,将《冰雪运动》2014年刊6期杂志都购买了,想要好好了解一下,2014年国内的冰雪运动发展。

之前一直忙着在库克山录制视频,没时间好好看一看,现在正好无事,张驰便打算好好翻看一下。

《冰雪运动》2014年第一期的封面人物是闫涵。

本期目录

封面人物:“闫涵:花样滑冰的希望之星”

闫涵这个名字说出来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在2022年的京都冬奥会上也没见过闫涵代表种花家参赛,所以,大家不知道很正常。

羽生结弦,大家都认识把,应该也多少听说过,那场被媒体称为“血色魅影”的比赛,而当时发生这场意外的两人正是闫涵与羽生结弦。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受伤后继续坚持参赛滑行的不仅仅只是羽生结弦一人,闫涵当时也同样带伤参赛,但却很少被人所知。

比赛结束后,闫涵受到了重创直接被人抬出赛场上,之后闫涵被诊断为脑震荡,右胳膊也是被诊断为习惯性脱臼。

因为这个病,闫涵做了一个全世界不到十例的手术,在胳膊上整整盯了五个钉子。

可让人动容的是闫涵是一个极为乐观的人,在手术完成之后他笑呵呵的对朋友们说我这胳膊可结实了,足足有五颗钉子呢,身体虽然保住了。

但是躺在床上长达50天的治疗,让闫涵的花滑水平渐渐减少了不少,甚至在运动技能上还不如普通人,他的脚因为长时间不训练而被冰鞋磨得泛红。

一点冰感都没有感觉像是重新学习一样,等到再一次重回赛场的时候,发着高烧的闫涵还是坚持完成了比赛。

也许是因为发着高烧的原因,闫涵的状态竟有所回暖,在这场比赛拿下了第四名。

赛后采访时,闫涵自嘲道:“可能是因为发烧吧,状态都变好了。”

2021年26岁的闫涵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子单人滑比赛上获得了235.31的分数,位列13名,老将闫涵再一次通过自己的努力突破成绩,早年的闫涵到底有多厉害?

出生于黑省冰城市的闫涵也是新的滑冰天才,2009年闫涵首次获得全国冠军,并在次年蝉联

青年组时他获得了五次青少年大赛分站冠军,并获得了首届国际冬季青年奥运会花滑男单冠军。

2012年,他获得世界青年锦标赛单人滑冠军。

2013年成年之后获得了三届四大洲锦标赛的铜牌。是种花家第一个大奖赛分站赛男单冠军头衔。

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获得了第七名,创造了中国花滑男单历史上最好的成绩,那时候的闫涵被称为是冰上王子。

从这里就能看出闫涵在花样滑冰上“天资卓越”,以后必将成为种花家花样滑冰界一个闪耀的新星

而2015年的那次相撞成为他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经历,在医院休息的日日夜夜,闫涵都会梦到这样的场景,之后不管何时,闫涵在滑冰时都会下意识的看一看身后……

虽然,闫涵伤好之后乐观的面对现实,也通过努力获取了一些成绩,但,和之前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伤病是运动员一生中最大的敌人。

闫涵的事迹,也是再2022年冬奥会举办时,随着羽生结弦的热度,才被许多人知道。

看完杂志上对闫涵的介绍,张驰的心情有些低落。

按照现在的时间那场意外应该已经发生了,张驰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发生在2014年11月8号雷克萨斯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彩排时。

而现在已经是2015年1月,如果能早重生一年张驰还有机会阻止,可谁让他重生回来时就已经是14年年底了。

张驰继续翻看着杂志,后面的内容都是关于冰雪运动的探讨,他只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便合上杂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