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意外状况

  • 我是冬奥最靓的仔
  • 独行的蚂蚁
  • 2019字
  • 2022-03-06 20:00:32

早晨,张驰一大早就起来围着营地开始跑步。

今天中午12点,张驰就要开启自己的库克山滑行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队伍也准备就绪。

张驰的越野滑行还是没能如愿提升到高级,反倒是U型场地技巧升级到了高级,这可能跟他在库克山训练的场地有关,无奈张驰只能花费了3000系统点,将越野滑行提升到了高级。

......

昨天,两趟滑行进行的都很顺利,第一趟,他们在距离山顶不远处开始“试滑”,这一次的主要目的,是让张驰熟悉一下路线和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

第二趟,则是完全按照原计划进行的,直升机悬停的山顶,张驰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开始滑行,因为,提前滑过一趟,张驰只要落地没出什么大问题,那么就基本稳了,结果也很“喜人”张驰一路上顺利的滑到了营地。

与第一趟不同的是,这次张驰并没有克制速度,基本已经接近他的最快滑行速度了。

正在外跑步的张驰,忽然感觉脸上有点冰凉,抬头望去,远处的天空阴云密布,天上竟飘起了小雪花,看着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张驰心中暗道一声:“倒霉!”,连忙找到负责人西恩·巴尼说明情况。

“老刑,你找一下西恩,外面好像下雪了,问下对今天的行动有没有影响。”

张驰找到刑启伟说明情况,两人一同前往西恩·巴尼的帐篷。

找到西恩·巴尼,刑启伟将情况说明后,西恩·巴尼连忙跑出帐篷朝天上看去。

仅仅几分钟,刚刚还仅仅是飘着小雪花的天空,此时已经是鹅毛大雪了,看样子不像短时间就能停的。

“fake,气象局的那些废物,都应该去吃“屎”!”

“张,我们的计划可能需要推迟了,这样的天气下我们根本不能准确的定位你的位置,如果遇到危险根本来不及救援。”

西恩·巴尼脸色有些难看的向着张驰说道。

张驰看着外面的大雪也有点为难,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只等直升机前来就可以出发了,结果偏偏遇到了这种情况。

张驰望着远处的库克山,心中权衡着利弊。

诚然,将计划推迟到明天并没什么影响,只不过是多浪费一天的时间,多交一天的钱而已。而如果,选择继续今天的滑行,那么张驰则要冒着看不清道路,从而失去方向,走错路线的危险,以及可能出现意外后没有救援的危险,看着外面的大雪张驰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

张驰望着此刻大雪纷飞的库克山思绪纷飞,看着远处的库克山,渐渐的张驰有些痴迷,心中不由得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能在此刻的库克山进行一场“激情四射”的高山速降,那该是一场多么美妙的事情。”这个想法的出现吓了张驰一跳。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按照我的性格是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我应该是一个比较稳健的人,更喜欢谋定而后动才对,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想法?”

张驰心中有些茫然的想到,慢慢他的思绪逐渐飘远,不由自主的开始回想起来自己短短二十几年的经历。

小时候,出生在农村跟奶奶一起生活,爸妈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能见到,每天就是跟小伙伴们一起上山下河,摸鱼抓虾。

随着年龄的逐渐长大,上小学时迷上了“旱冰鞋”,每天走到那里都穿着那双鞋,即使因为着双鞋摔得鼻青脸肿,依旧不愿拖下。

初中时爱上“滑板”,别人上学都是骑着自行车去,只有他是踩着“滑板”去学校,因为这个他还在学校收货了一批的迷弟迷妹。

初三被自家老爸接到了西疆,有了爸妈的看管,加上学校里的比较远,逐渐放弃继续踩着滑板去学校,直到那年冬季跟家人出去,接触到了滑雪这项运动,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每年冬季只要学校放假有时间,就会跑到滑雪场,滑上一整天也不会觉得累,又从教练的嘴中听说,许多玩单板的大神,在夏季没办法滑雪时都会选择玩滑板,练习自己的身体操控和平衡感,他又捡起了滑板。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那场意外前,因为他的自傲和大意下,自己受了重伤,最后虽然,因为家里有些资产,用各种办法将他治疗好了,也没有缺胳膊断腿,但,还是留下暗伤,身体大不如以前,别说滑雪了,就是平常稍微跑两步他都感觉肺跟“炸”了似的。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只能去初中级道上滑一滑雪,有一次“心有不甘”的他试着去了高级道,还没滑到一半他就已经感觉身体有些吃力了,他咬着牙继续滑,不服输的还想做一次跳跃抓板证明自己,就这样他又进了医院。

从此,不管干什么他都“习惯”将所有可能遇到的事情考虑到位,想出“完美”的解决方法。

慢慢的张驰想到了他刚重生而来的时候。

他感受着,以前那“充满活力”仿佛不会累的身体,他“大胆”的改变了以前的滑行路线,选择从山崖上一跃而下时的勇气,知道自己身怀系统后的“雄心壮志”。

“原来,我一直就不是一个能“谋定后动”的人,我从始至今就是一个喜欢冒险、追求刺激的人!”

想明白一切的张驰,站起身对着西恩·巴尼坚定的说道:

“不,就今天出发,继续我们的计划,意外和幸运总是相伴的,这场大雪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西恩·巴尼听到张驰说话后,有点懵逼的看着刑启伟,等待着他的翻译。

他虽然听不懂“中文”,但他从张驰的语气中察觉出了不妙,自己的金主似乎没有推迟计划的意思。

那话语中包含着的“慷慨激昂”语气,可不像是在说拒绝的话语,嘴角带着的微笑,也让西恩·巴尼觉得,他的金主此刻,似乎竟然有点“兴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