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琐事

  • 我是冬奥最靓的仔
  • 独行的蚂蚁
  • 2079字
  • 2022-03-02 18:00:23

两人冷战最严重时,跟离婚相比真的就只差一张证,当时也主要是考虑到张驰还小,这才没有走出最后一步。

最后,张驰奶奶一巴掌将张永刚“打醒”,再上了一晚上思想教育课,第二天,张永刚就下决心戒了“赌博”,两人的关系这才得到缓解。

只不过这酒张永刚,一直没能戒掉,不过,自那以后,再没有喝醉过,每次喝酒也只是跟一些合作商,毕竟,生意上的人情往来是避免不了的。

“我和你妈早就和好了,她在长安帮咱们做准备,再过两年我打算把公司搬到西安。”

张永刚说完,似乎是想到了自己那性格温柔,行事却又极为要强的老婆,脸上浮现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同时心中想到:“我才三十八还不到四十,身体各方面也没问题,这大号是练废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练个小号,最好是个女儿,儿子都向着他妈。”

爸妈早已和好这件事,张驰是自然心知肚明,之所以刚刚这样问,只是想让自己老爸早点将公司搬到长安,避免之后的一些事情。

前世从2015年,也就是明年开始,张驰父亲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6年后半年在将要离开乌市时,张永刚心有不甘,打算最后再“拼”一把,将所剩不多资金投到了一个项目中,最终的结果“不出所料”的赔掉了最后一点家底。

虽然,不至于让张永刚直接破产,但也是“伤筋动骨”,前十几年攒下的家底,基本都赔了进去。

回到长安之后,一大家人都靠连青虹撑着,虽然,家里的生活条件还和以前差不多,但张永刚一直“惴惴不安”,心里老是觉得自己是破产了,没办法跑才带着一家老小来长安找妻子。

这让张永刚心中一直有根刺,连原本打算在要个二胎都搁置了下来。

最终,张永刚虽然“眼光独到”靠着在抖音拍摄家装视频,重新开了一家装修公司翻身,但这时候年纪毕竟大了,四十好几的人了,能不能再怀上另说,这高龄产妇风险太高了,两人便没有再要孩子。

看着老爸脸上的表情,张驰觉得已经铺垫好了,边继续开口说道:

“爸,你既然跟妈和好了,也打算把公司搬到长安,那干嘛还要等两年?早点过去多好。”

“驰子,你以为不想早点过去啊,你爸这么大个公司,还有很多工程才进行到一半,外面还有账没有收回来。”

“你妈那边也需要先准备准备,不说别的,那边的房子才刚刚看好,还没开始装修,咱们一大家子人过去住哪?”

“这些都需要时间,再坚持两年,咱们就能回去了。”

张永刚叹了口气对张驰解释道。

这些问题张驰早就想好了应对方法,稍微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对张永刚说道:

“爸,公司那边你先把重心往长安转移,看能不能先在长安找些活计,西疆这边就交给手底下的人去收尾就行了。”

“这样你也能多陪陪妈,先培养培养感情,毕竟都这么多年了,我可还想再要个弟弟或者妹妹。”

张驰前面说的话,张永刚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长安那边他也多少有点关系,找大的项目可能有点难,但找一些小项目还是非常简单的。

只是张驰后面那句话,就让张永刚有点心动了。

“是啊!都这么多年没怎么见面了,是得先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可他又不放心,将西疆这边交给其他人。

“唉,我也想早点去长安啊,但西疆这边实在是离不开人,前几天你二舅爷说昌吉那边还要再开一个项目,我还犹豫要不要接。”

听到张永刚这么说,张驰知道他刚刚的话还是起了点作用的。

张驰准备再给老爹加点料,张驰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哦,那好吧,你动作可得快点,我听说在长安那边,有人可一直在追求我妈,现在……”

张驰说着说着,故意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装作一副“不经意间”说漏嘴的样子。

“滋”

张永刚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路边,转头死死盯着张驰,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刚!说!啥?”

“有人追求你妈?是哪个不怕死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挖老子墙角!”

“走回机场,我这就买票去长安!”

说着张永刚就要发动车子掉头回机场。

好在张驰反应及时,赶紧伸手将车熄火,急忙继续说道:

“爸,别急别急,你等我说完。”

“那你小子倒是赶紧说啊。”

“我妈那肯定是向着你的,当众就拒绝了他,还把那人送的项链扔到了垃圾桶,我是怕那人继续纠缠我妈,这不才劝你赶紧处理完这边回去嘛。”

张驰一口气,将话说完,看着脸色逐渐恢复的张永刚,这才松了口气。

刚刚这“料”下的有点猛了,张驰也没想到,自己老爹反应会这么大,前世老爹知道后也没这么大反应,怎么现在反应这么激烈。

他哪知道,前世张永刚之所以知道之后,没什么反应,完全是因为那人,有一次去找连青虹时,正好被从西疆回来的张永刚碰到了。

看到那人追求不成,恼羞成怒还想动手,当场就被张永刚从后面一脚给踹翻在地,要不是连青虹拉着估计那人不断上几根骨头是出不了大门的。

那人被打跑后,连青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张永刚说了一遍。

那人姓朱,名平荣,是个乡下的混混,成天不务正业,到处游手好闲,因为,找了个小三,被他媳妇知道了,两人就离了婚。

那小三在把朱平荣的家底掏空后,见再从他身上榨不出油水,就找了个机会翻脸走人了。

朱平荣家里,靠着父母和媳妇开理发店,加上银行贷款,在老家盖了一座二层小楼。

朱平荣离婚时以银行贷款自己承担和女儿归妻子的条件拿下了房子,最后房子被朱平荣给买了,钱则被朱平荣自己挥霍一部分,被之前找的小三以各种名目索要走了一部分。

朱平荣落得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了,无奈只能跑去给人开货车,混口饭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