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人才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67字
  • 2022-02-19 14:30:00

大林跟着兰姐回头铺那边去了,她俩前脚刚走,放风场那边就传来秋秋的声音:“江渔,你有多少衣服呀,还没叠完呀?”

“来了,来了!”江渔应了一声,去了放风场。

放风场紧挨着监室,与其一门之隔。平时门是锁着的,放风的时候打开。

整个场地大约二十来平米,对着外面的那道墙只有不到半米高,上面是不锈钢网。这一小方天地是监室里在押人员唯一能接触到户外的地方,每天的放风时间可以到这里活动活动身体,放松一下心情。

早春时节,虽然是午后气温最高的时候,空气也还是凉的。不过,这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就算冷也要出来待上一会儿。

放风场里,秋秋和几个女人凑成一堆,其中也有黄姨。

别看秋秋总是跟黄姨斗嘴,其实那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她俩的关系一直挺好,吃饭都凑成一伙。

“诶!小江,何仙姑跟你说什么了?”见江渔过来,黄姨问道。

江渔把身上的蓝马甲裹紧了些,说:“也没什么,就是她给人看事儿,把病治好了。”

“那老太太真那么灵?”一个微胖的女人问。

秋秋嘁了一声:“这还用问?灵还能把自己送进来?就是骗人呗。”

“对了,看她那样儿,好像不是头一次进来吧?”胖女人又问。

“她可是常客了,我上个月在过渡号里就见过她。”另一个高颧骨女人说,“黄姨,你以前见过她没?”

“我在这儿将近四个月,这是第三次见到她了。这次不知道为啥,上个月那才有意思呢。”黄姨抿了抿嘴,“有人找她跳神,完事儿了不给钱,她报了警。”

“哎呀我靠,这还真是个人才!”秋秋话毕,大家都笑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高颧骨问:“跳大神应该算是宣传封建迷信吧?不得判个几年呀!怎么那么快就出去了?”

“你当监狱是养闲人的地方?”黄姨轻笑,“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顶多也就是拘留几天,罚点儿款。要是把人给治坏了,或者骗的钱多,那事儿可就大了。”

……

这天晚上,轮到江渔值二班。

二班是从夜里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和她一组的是个叫岳阳的女人。

岳阳四十岁不到,尽管在看守所里不让化妆,素面朝天的她依旧有着很重的风尘气。

据她自己讲,年轻时在夜店当公主,赚了些本钱之后开了家足疗店。这次进来,纯属冤枉。

秋秋说,岳阳的足疗店挂粉灯,她不进来谁进来?

至于什么是粉灯,江渔不明白,但也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后来秋秋给她做了科普,不过她第一时间就澄清,自己的美容会所是清白的,绝对不挂粉灯。

看守所如监狱一样,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住在这个监室里的女人,年龄从二十来岁到五十出头。毒贩、小偷、骗子、按摩女……应有尽有。当然还有几个因为经济案进来的,江渔就是其中一个。

她比岳阳来的晚,自然是站着值班的那一个。半倚在门边,面朝着监室里熟睡的女人们,脑海中回想起下午何仙姑说王玲有冤亲债主缠身的事儿。

倒不是真相信何仙姑的话,而是她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王玲动了,动作很小也很轻,但还是没有逃过江渔的眼睛。

她走过去,从自己的格子里拿出一个包着衣服的水杯,到王玲的铺位前停下了脚步。

睡在大通铺上的女人都是头朝过道,感觉到有人站到自己的旁边,王玲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江渔没有作声,只是把饭盒打开,杯子里是晚上打的开水,包在衣服里面,现在还是温的。

王玲迟疑片刻,就着她的手把嘴唇贴到了杯沿上。

从进入看守所后,江渔就一直暗中观察着王玲。

她发现王玲经常会将戴着手铐的两只手握成拳头抵在胃部。有一天晚上,江渔还看到她额头上都是汗,头发粘在了额头上。

现在是三月初,尽管供暖期还没过,监室里的温度也不至于高到出汗的程度。这只有一个原因——王玲是胃疼,她可能是有胃病。

喝过水后,王玲直接倒头闭上了眼睛,连个眼神都没多给江渔一个,更别说谢了。

江渔倒也不在意,继续值自己的班。

之前坐在凳子上打昏昏欲睡的岳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她看了江渔一眼,低声责怪:“你干嘛呢?”

“正好还剩了水,让她喝点儿,我这不也是怕她万一闹腾嘛。”江渔低声说道。

岳阳冷哼一声:“我看你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听着点儿动静,有人来了叫我。”

说罢,不再理会江渔,继续打起瞌睡。

……

一转眼到了周末,这天不用提审,整个下午都是自由活动时间。

监室里有两伙打扑克的,彩头是食品和替值夜班。

江渔被秋秋拉去玩了两把,奈何表现太差,主动退下,换了别人做秋秋的搭档。

她拿出两袋牛奶在角落里坐下,随手扔了一袋给旁边发呆的王玲。

王玲微怔了怔,没动:“谢谢,我不需要。”

这是她第一次跟江渔说话,声音轻轻的,微微有点儿哑,却平淡得不带一丝情感。

“对胃好。”江渔咬开袋子,自已喝了起来。

“为什么?”王玲的声音依旧很轻。

江渔知道她的意思,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怕哪天值班赶上你死了,我不得跟着吃瓜烙嘛。”

这没根没据的话,如果换成别人八成是要恼了。王玲却是不然,她动了动嘴角,轻道:“你心态倒是好,适应的挺快的。”

“不然怎么办?哭天抹地?”江渔吸溜着牛奶,含糊地说,“从小我妈就总说,哭不解决问题,有话好好说。事实证明我妈是对的,凡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怨天尤人是最没用的。”

王玲好半天没吭声,就在江渔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开口了:“你进来……你妈一定很担心吧?”

“不会的,”江渔苦笑,“她过世了。”

随即她摆了摆手:“都好几年了,不必道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