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何仙姑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49字
  • 2022-02-17 19:39:19

江渔没有再往王玲跟前凑,只是目光有意无意地向墙角的方向瞟了瞟,便收回来重新落到手里的杂志上。

监室里为数不多的几本书内容如同卷起的书页一样陈旧,倒是两本杂志相对新一些,去年下半年出版的法制与社会。

“这破书没啥看头,”秋秋将抽走的杂志卷成筒支着下巴,“有这时间干点啥不好。”

“在这儿有什么可干的。”江渔用手揉着后颈,活动着脖子。

“说正经的,我开了个美容会所,这次是因为供货商出事被牵连进来的。那娘们卖给我的货是假的,她被逮住,把我给供出来了。讲真,要不是警察上门,我特么都不知道那批货是假的。”秋秋把手里的杂志丢到一边,“你说我得有多倒霉,花着真钱进了假货,还被整进来了。”

“这次……”江渔挑了挑眉,“难道你以前也进来过?”

“以前是年少无知,那时候太年轻了,十几不到二十,要背景没背景,要学历没学历,唯一来钱快的法子就是……”秋秋突然住了嘴,眼睛一瞪说道,“诶?这不是重点好不好?我现在可是清清白白,做正经生意。”

江渔噗呲一声笑了:“我可没说你不正经。”

秋秋也跟着笑了,她摆了摆手:“往事如烟,不提了。就说现在,我这事儿不算大,顶多赔点钱,很快就能出去。”

江渔没吭声,这类案子的当事人就算知道是假货,也不会承认。但你自己说不知道没有用,得看证据。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这批假货有没有给客人用,用了就涉嫌售假。

不过,这些话她不会说出来,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参加工作不久,就稀里糊涂进了看守所的社会小白。

走廊里响起了小车的声音,送饭的来了。监室里的人都自觉地按顺序排好了队,除了依旧靠在墙边的王玲。

……

夜里,伴随着脚步声和钥匙的声响,监室的门开了,一个佝偻的身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来了新人,号长照例要询问情况。但兰姐并没有起来,只是用手肘支着头,瞥着蹲在铺边的人。

大林揉了揉大脸盘子,突然就笑了:“哟哟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何仙姑嘛!怎么地,大仙没告诉你今天有牢狱之灾?”

夜里有人进来也算是看守所里的常事,监室里的人一般都不理会,继续睡自己的觉。可大林这一句“何仙姑”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好几个都扭着头往头铺的方向看,江渔也半眯缝着眼睛打量地上蹲着的人。

那是一个身体微胖的老太太,看模样能有六十岁了。皮肤挺白的,两条又细又弯的眉毛显然是画上去的。

眼角下垂,把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显得更小了,象是睁不开似的。花白的头发编了两根麻花辫,这副尊容着实是吸引眼球。再看她身上穿的黑绒袄,居然还是大襟盘扣的。

此时何仙姑脸上陪着笑,仰头说道:“大林妹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该过的坎就一定得过,强行逆天而为,坏了命数,会……”

大林丢了条旧被子过去,打断了她后面的话:“得,你别跟我说那些废话,麻溜自己找地方睡觉。”

何仙姑应了一声,起身快速往里走,其熟悉程度不亚于到了自己家。

江渔一边挨着秋秋,另一边就是铺尾,老太太也不作声,直接往她身边一挤,抖开被子就睡。

“什么味儿,熏死人了!”秋秋不满地嘀咕了一句,翻了个身。

何仙姑身上的味道很复杂,有纸张烧着时产生的糊味,有劣质香水味,还有烟味和酒味。

结合何仙姑的大号,以及刚才大林所说的话,江渔心下了然——这个打扮怪异的老太太大概率是个神婆。

这一猜想在第二天一早就得到了验证。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江渔听到铺板发出的嘎吱声。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一人影盘坐在自己身侧,脑袋晃来晃去。

她吓了一跳,往秋秋那边缩了缩,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人是何仙姑。

只见她左手立于胸前,右手手心朝上,姆指在其余四指上没有规律地点来点去。嘴唇上下翕动,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哟,你醒得够早的。”何仙姑呲着发黄的牙齿,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没您早。”江渔唇角不自觉地抽了抽。心想,要不是你大早晨作妖,我能醒这么早么?

何仙姑小眼睛眨了眨:“我每天早起给堂口的仙家上香,习惯了。”

堂口?仙家?

虽然不信鬼神,但这两个词倒也不陌生。难怪这老太太的打扮如此另类,原来是个跳大神的。

江渔以前听神调,觉得挺好玩儿的。就问:“你是跳……出马的?”

本来想问她是不是跳大神的,又觉得似乎不太礼貌,随即改了口。

何仙姑郑重地点头:“对,我二十六岁就出马了。我姓何,别人都叫我何仙姑。小花荣怎么称呼?”

小花荣?江渔只知道梁山好汉中排名第九的小李广花荣,却不知这小花荣是几个意思。

不过,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是哪两个字?”何仙姑问。

在得到答案之后,她煞有其事地说道:“这个渔字好,好就好在这三点水上。没了它,就成了鱼,被捕之物。加上三点水,就不一样了,渔者,获也。一网之下皆可收。简简单单两个字,却深含寓意。”

关于江渔这个名字,还真有来历。她上面有个哥哥,六岁时去世了,过了两年才有了她。哥哥叫江枫,取自“江枫渔火对愁眠”,她自然而然地就叫了江渔。

何仙姑的这种解释倒是挺新颖,乍一听象是挺有那么点儿意思,可稍微一琢磨,这不就是神婆的套路嘛。

江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您老还挺有学问的。”

何仙姑只当她是在夸自己,脸上现出得意之色。

两人本来都将声音压得极低,这一得意,何仙姑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那是,我出马三十来年,那可不是白给的。我跟你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