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争吵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9字
  • 2022-02-17 19:38:57

江渔吸了吸鼻子:“老师呀,您知道我这几天吃的都是什么吗?”

段百里看到她可怜巴巴的样子,轻笑:“来之前不是给你预备了一桌好饭嘛,谁让你不多吃点儿呢?”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江渔摊了摊手,“我只当是进了减肥训练营好了。”

“我已经让人以你表哥的身份往账上充了钱,省着点儿花。”叶展舟说道。

江渔呵呵:“我谢谢您,一个月最多也就能充五百。”

“五百还少呀?你知道经费多紧张吗?”叶展舟话锋一转,“我们不方便总过来,之后会有人跟你接洽。”

“男的女的?干什么的?”江渔问。

“人选暂时还没定下来。”叶展舟将之前手里转着的笔举到她面前,“看清楚这支笔,将来跟你接洽的人会拿着它。”

“整的跟地下党接头似的。”江渔将笔拿到手里,仔细端详着。

这是一支黑色签字笔,整个金属笔管没有任何装饰。乍一看就是支金属签字笔。但它雕着花纹的笔夹中间有个三角形镂空,看起来就象个字母“Y”。

“诶?渔字的首位字母耶,不会是特意为我订做的吧?”江渔开玩笑道。

“就是订做的。”叶展舟说着,把笔收了回去,又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差不早了,段老师,咱们走吧。”

“这就走啊?”江渔不舍地说道,“再坐会儿呗。”

好不容易有个能卸掉伪装放松一会儿的机会,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回监室。

“该说的都说完了,不走留下来过年啊!”段百里把警帽扣到头上,站起身,刚要迈步,又停了下来,“注意保持警惕性,能不能把那些孩子找回来,能找回来多少,可就全看你的了。”

“知道了,老师。”江渔点头。

她不能走,甚至不能起身相送,得坐在这里等着管教来提人。

叶展舟脚步顿了一下,头也没回地说道:“等任务完成了,那支笔就送给你。”

两人前脚出了门,后脚肖管教进来,带江渔回监室。

蹲在门里解了手铐,还没等起身,秋秋就问:“诶?提审还是会见呀?”

“提审。”

现在还是自由活动时间,江渔边揉手腕,边在大通铺边上坐下。

“都说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问老板跑哪儿去了,带走多少钱。”

“你说了?”

“我说什么呀?要不是被抓,我都不知道老板跑路了。”

秋秋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说说你,天天上班下班,挣钱少不说,最后让人坑了都不知道,真是傻到家了。要我说,出去以后你也别找什么工作,去我那得了。别的不敢说,绝对比你以前挣得多,还没那么累。”

“你可拉倒吧,跟你出去卖?”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呲笑。

秋秋不乐意了:“大英子,你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我可是正经开店的。”

“正经开店?真让人笑掉大牙。”大英子讥讽道,“当谁不知道你是干嘛的。”

“你可别满嘴喷粪,我的会所里只做美容,没有乱七八糟的。”秋秋翻了个大白眼。

大英子冷哼:“这话不用说警察了,你自己信吗?没干别的,你怎么进来了?”

“都少说两句吧。”黄姨过来劝道。

秋秋没理这茬儿,指着大英子说:“我警告你,再胡说,我撕你嘴!”

“你撕个试试!”

“当我不敢怎么地?”

秋秋撸袖子就要往上冲,江渔赶紧拦她:“别,别动手,伤了和气。”

“跟她有什么和气,这货就是个泼妇,逮谁怼谁。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她!”秋秋不依不饶,大英子也梗着脖子不让份儿。

“都闲得慌,是不?”大脸盘子一声吼,已经拉开架势,马上要互撕的两人顿时停住了手。

大脸盘子背着手溜达过来,一双眼睛在两人身上扫视:“皮紧了是不是?都欠削啊?要打也别在这儿打,漰满屋血谁收拾呀?”

见两人都不说话了,她又瞧了眼江渔:“厕所打扫没?”

“我这不是提审才回来嘛,没来得及呢,这就去。”江渔陪着笑刚要起身,被按着肩膀又坐了回去。

大脸盘子用眼角睨着秋秋和大英子:“你俩不是有劲儿没地方使嘛?扫厕所去!”

江渔笑了笑:“林姐,这不好吧?本来是我的活儿……”

“你老实呆着,以前是你的活儿,现在是她俩的了。”大脸盘子瞪了她一眼,“从今儿起,大英子、秋秋扫一个月的厕所。要是还吵吵,接着扫,一直扫到不吵吵为止。现在就去!”

秋秋和大英子敢怒不敢言,气哼哼地去了厕所。

大脸盘子往地上啐了一口:“呸,没一个好饼,都欠收拾!”

“林姐,消消气。”江渔站起身,“您看……那我呢?干点儿什么?”

大脸盘子扭头朝兰姐的方向看了看,见她没什么表示,转回头说道:“你……负责擦地,好好干。”说罢,又背着手溜达着走了。

监室里都是新人打扫厕所,江渔刚当上这个“所长”,还没等干就变成了擦地工,倒也算是捡了个便宜。

她往黄姨身边凑近些,悄声问:“黄姨,刚才闹那么大动静,按说管教能听见吧。况且那不是有监控吗?”

监室安了两个监控摄像头,除了厕所,整个监室可以说是都在监控范围内。

“这种小事儿都麻烦管教,要号长干嘛?”黄姨满是鱼尾纹的眼睛朝周围瞟了瞟,确定没人留意,压低声音说,“别看大林咋咋呼呼的,拿主意的都是兰姐。咱们这屋,她是号长,但一般事儿她不会吱声,都是大林站出来管。大林管不了的,她才出面。等遇到大事儿了,才会叫管教呢。”

江渔了然,原来大林就是兰姐的枪杆子,人家装枪,她放炮,指哪打哪。

……

王玲的提审时间有点长,快要到晚饭时间才被管教带回来。

她依旧是那副超脱世外的模样,进了监室,面无表情地上通铺靠墙坐下。除了镣铐发出的金属撞击声,再无其他声息。

监室里有人提审回来,都会被询问情况。可此时,所有人就象没看到王玲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