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是线人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6字
  • 2022-03-19 14:30:08

江渔咬了咬嘴唇,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那两个小青年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如果老人就是死者,为什么要跟着他们?是本来就认识,还是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认识的可能性有,老人到那里就是想找这两个小子其中的一个。另外的可能就是他们并不认识,偶然遇到,发生了争执。”紧接着叶展舟又补充了一句,“我比较倾向后一种。”

江渔顺着这个思路说:“因为问题没有解决,老人继续跟着他们。那个寸头恼羞成怒,用石头或者什么打了老人。”

“那倒未必,动手的也许是那个鸡窝头。”叶展舟说。

江渔:“那叫烟花烫。”

叶展舟不以为然:“哪里象烟花?烟花长那样,就没人喜欢看了。”

……好吧,没有必要跟这种糙人讨论发型问题。

“你和丁宣去老朴那了?”

“对呀,老六就是他找到的。”

“老朴不会是你的线人吧?”江渔压低了声音问。

“你的脑洞该补补了。”叶展舟噗嗤一声笑了,“我是经常去老朴那儿打听消息,但绝对不是你想像的那种警察和线人的关系。”

稍作停顿,他又说:“老朴店里的伙计都是他的狱友。”

他这么一说,江渔就明白了。

她在看守所里待过,多少能体会在里面的日子是什么滋味。

没有自由、远离家人、时刻受管制……在这种情况下,往往需要互相安慰度日。

久而久之,自然会交下一些朋友,出狱之后,往往还会保持联系。

而这些人原本就来自社会各个层面,靠他们的关系网来打听消息,也算是一个便捷的途径。

可老朴店里的伙计都是进过监狱的人,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于是江渔说:“那个烧碳的老头儿说话有点儿象里面的人,服务员……看不出来。”

她记得老头儿在叶展舟给他烟时,说了句“谢谢叶警官赏烟”。

当时以为是开玩笑才这么说,现在想想可能是出于习惯。

“老头儿是个杀人犯,老婆被同村一个人祸害寻了短见。他一怒之下用劈柴刀把人砍了,在里面待了二十多年,去年才出来。”

叶展舟转动方向盘,在路口转了个弯,继续说:“那个小伙脑子不太好使,倒也不是很傻,就是缺根弦。爹妈不待见他,义务教育结束就没再上学,在家里开的小粮油店帮忙,晚上就住在店里。”

“有回半夜有动静,他出去看,就见一个人在店门旁边,脸冲着墙。换成别人肯定会先问问,他可倒好,以为是小偷,摸出门后的一根棍子,直接就来了一下。”

“也是凑巧,这一下把人脊椎打骨折了,判了三年半。出来后,他爹妈不让他回家,就去老朴那儿了。”

江渔问:“那人到底是不是小偷?”

虽然把小偷打伤也要负法律责任,但往往会从轻或减轻处罚。

“什么小偷呀!”叶展舟呵呵笑了,“就是喝多了,找不到厕所,黑灯瞎火的借他家墙根方便一下。”

突然意识到当着一个小姑娘的面说这种事儿不太文雅,他立马收住了笑。

江渔丢过去一个白眼:“你们这些男人就是不文明,跟小狗似的,到处留标记。”

“诶?什么叫我们这些男人?”叶展舟浓眉一挑。

江渔脱口而出:“你敢说你没干过这种事儿?”

叶展舟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他还真干过。

不过……他睨了副驾上的小丫头一眼:“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大半夜讨论男人如何方便的问题……”

江渔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直接打断他:“谁要讨论这个问题了,本来在说案子的好不好?”

叶展舟也不跟她计较,问:“说到哪儿了?”

江渔咬了咬嘴唇:“好像是老人为什么跟着那两个小青年,不对……是谁动的手,好像也不对……”

“两人都有作案的可能。当然,也不排除后来他们分开了,凶手另有其人。别在这儿瞎猜了,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两个小子。”

黑色越野车到了警大门口,扫过车牌,门禁杆抬了起来。

叶展舟边把车开进校门,边问:“明天去英才学校,想不想一起?”

“好啊!”江渔说完,又有些犹豫,“可是监控还没看完呢。”

“让丁宣接着看。”叶展舟说。

江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那就谢谢叶副队了。”

可以不再继续看那些无聊的监控,她感到由衷地高兴。

夜里的校园很是寂静,叶展舟直接把车开到了研究生公寓。

“明早八点,老段办公室后面的停车场,过时不候。”

“好嘞!”江渔愉快地下了车,关车门之前回身说道,“路上慢点儿开,明天见,叶副队。”

看着小丫头欢快的背影,叶展舟的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江渔在进楼门前再次转回身来,挥了挥手才走进去。

……

六月的明阳虽然已经进入夏季,但早晚还算比较凉爽。

徐洛秋照例赖床,直到江渔把早餐带回来,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

“哇!小鱼儿,你不会是参与六合彩赌博了吧,怎么买这么多早餐?”

“我要是真买了六合彩,恐怕早餐都吃不上了。”江渔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她,“这是你的,别的就不要惦记了。”

徐洛秋把吸管插到豆浆杯里,一边吸溜着一边问:“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外面有狗了?是学长还是学弟?”

“是个大叔,不知道谁的狗。”江渔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刚关上门,就听徐洛秋在外面喊:“小鱼儿,你不可以当第三者!”

江渔没理她,简单冲了个凉。

穿好衣服出来,就见徐洛秋一脸苦大愁深:“小鱼儿,我跟你说,对方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咱不能碰。”

“你的脑洞该补一补了。”江渔将从叶展舟那里学来的话送给了她,“今天跟我们副队出外勤,顺便带份早餐,不过分吧?”

“哦,原来是要拍领导的马屁呀。”徐洛秋松了口气。

江渔问:“你上午不是要去面试么,要不要搭个车?”

徐洛秋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算了吧,我可不想认识你们副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