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没有糖尿病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19字
  • 2022-03-16 19:33:07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嘛。”

荆红的话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他们只想知道尸检的结果,并不想听那些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

“好吧。”小谷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死者头部解剖显示,小脑有退行性……”

面对众人的目光,小谷连忙解释:“就是小脑萎缩。小脑是负责人体平衡和协调性的中枢神经,主要功能是维持身体平稳和协调随意运动。”

“小脑萎缩好发于老年人,表现为站立不稳,步态异常,发音不清及记忆力减退等等。症状与病变程度有关,早期很容易被忽视。病变原因有很多,遗传、炎症、缺血缺氧性疾病、药物中毒、酒精中毒等都有可能成为其病因。”

“你们倾向于哪一种?”叶展舟把手里的报告放下。

小谷又推了推眼镜:“这个不好判断,有可能跟死者的年龄有关。但从死者体内含有苯丙胺这一点来看,也不排除药物中毒的可能。”

“以你们对死者小脑的观察,他这毛病能达到什么程度了?”丁宣问完,怕说得不够清楚,又补充,“就是说这个老爷子走路、说话还都正常不?”

“可能会有些影响,但总体看,应该没太大问题。”小谷答道。

“腹部针眼能确定注射的是什么药物吗?”叶展舟问。

“从尸检情况看,死者并没有糖尿病,所以肯定不是胰导素。”

“会是苯丙胺吗?”

“有这种可能性,死者使用苯丙胺类药物至少在三个月以上。”

小谷顿了一下又说:“防血栓药也可以通过腹部注射。”

“到底是什么呀?”丁宣的眉头都快拧成个疙瘩了。

“不好说,都有可能。”小谷尴尬地笑笑,话锋一转,“从死者胃内容物来看,死者在死亡前至少六个小时以上没有进食。”

“六个小时?那不就是饿着肚子死的么?”丁宣说,“叶哥,刚才小谷说过,死亡时间在八号晚上到九号凌晨,是不是说明咱们的调查方向是对的?”

叶展舟没有多说,只嗯了一声,又问小谷:“还有其他情况吗?”

“基本上就这么多。”小谷摊了摊手。

叶展舟点了点头:“行,那麻烦你了。回头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问你们。”

小谷告辞后,他问:“都有什么想法?”

一个叫向光明的刑警说:“头部有钝器伤,杀人案无疑了。”

“这还用说。”丁宣哼了一声,“凶手与老人发生了争执,击打头部致人落水。或者是,击打头部后,将人扔进河里。关键问题是,溺水死亡浮上来用得了八天吗?是不是尸体从上游漂下来,一直没被发现。如果是的话,落水点就不好确定了。”

“溺死的人平均上浮时间是夏季两天,冬季两周。但这只是个平均数值,现实当中不确定因素太多。但你所说的一直在河上漂着,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从发现尸体的地方往上游去,是比较偏僻,但也不是人迹罕至。再说了,还有环卫工人呢,自己负责的路段总要每天都清扫一下吧。”

说话的名叫苗伟,他和向光明年纪相仿,曾经是同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刑警带出来的,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见丁宣抢了向光明的话,苗伟马上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沿河监控都拿回来了吗?”叶展舟问。

他之前曾让人去把沣河沿线的监控都调取出来,做了留存。

“拿回来了,都存着呢。”老杨说,“沣河边上没几个监控探头,加上那段的各个路口,一共也就十四个吧。”

听到他说没几个监控探头,众人都松了口气,可后面那句十四个又让人把气都提了起来。

看监控是谁都不愿意做的事儿,费眼睛不说,还特别枯燥。往往用很长的时间把监控看完了,到头来却是一无所获。

十四个监控摄像头,不用想都知道工作量有多大。

叶展舟说:“沣河的水流并不急,每年开春,上游会开闸放水,但一般都在三月末。到了六月份,水流速度差不多已经恢复正常。落水点离发现尸体的地方不会相隔太远,应该就在沣北新区这一段。”

苗伟:“还有一点,死者至少六个小时以上没吃东西,假设他是从养老院走失的,那就意味着他出来时间可不短了。就算是走,也能从市区任何一个地方走到沣北。”

“有这个可能。”叶展舟点了点头,“可以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全市的养老院。”

这时有人提出,在养老院里,不具备吸毒的条件,养老院这个调查方向是不是错了。

“养老院也不都是全封闭。”一直没有作声的荆红说道,“我有一亲戚就住在南方的养老院里,人家那地方堪比五星级宾馆,里面住的可不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想外出,只要做好登记就行。”

“你说的那不是南方嘛,咱们明阳可没有五星级养老院。”

“至少我们这几天去的,条件都很一般。”

“听说沣北那边儿正在盖养老社区,宣传挺高大上的,不知道实际上能怎么样。”

“……”

众人议论纷纷,叶展舟敲了敲桌子:“诶诶诶!歪楼了。”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他才接着说:“养老院对于那些行动自由,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一般都不会限制外出,但要求在预定时间之内回来。我们之前去的一家养老中心就是这样,老人出去先做好登记,还要时刻保持手机畅通。”

“可是,养老院都会定期对在院老人进行身体检查,真要是吸毒的话,不会查不出来。”向光明说。

他的话又引起一片议论声,有人叹气之前全白忙活了。

叶展舟目光一扫,落到坐在角落里的江渔身上:“想说什么就说,咱们队没有那么多规矩。”

江渔坐直了身子:“我觉得死者也许不是主动吸毒。”

这话一出,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叶展舟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继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