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重新筛查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64字
  • 2022-03-15 14:33:22

钱敏学微怔了一下,随后说:“这个当然也可以。不过,目前我们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毕竟人生在世,就算没有子女,怎么也得有几个亲朋故旧。”

丁宣问:“我们能进去看看吗?”

“要是没人,随时可以参观。可现在里面住了两个病人,一个气管切开的。还有一个是肝癌晚期,已经进入了重度昏迷。癌症虽然不传染,但这个病人是由病毒性肝炎引起的肝癌,还是具有传染性的。”钱敏学有些为难,“如果一定要进去的话,必须得先做好防护准备,防护服、护目镜都得穿戴上,进出前后也要进消毒。”

“这么麻烦呀?”一个随行警员问,“你们医生和护理人员每次进出都得这样?”

“我们没有特殊情况不进去。”张旭在一旁答道,“里面有专门的护理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护,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才会通知我。”

钱敏学补充道:“对于这种危重病人,任何治疗手段都是过度医疗,只会增加他的痛苦。所以,只有四名护理人员,两人一组,二十四小时一换班,只有换班的时候才会进出,就连每顿饭都是由食堂的人用饭盒装好放在一楼的窗台上。”

“那我们还是别进去了。”这种情况下,丁宣只好断了进去参观的念想。

吃过午饭,检查工作继续进行。

一番检查下来,小毛病有,大问题倒是没发现。

“还是要细致一些,尤其是病历一定要填写详细……”刘昱飞吧啦吧啦说了半天,钱敏学和张旭都连连点头称是。

接着又是一番例行公事的套话,一行人离开了金夕阳养老院。

……

第二天,各组的信息陆续汇总上来。除了个别养老院存在违规使用医保的行为,并没发现有老人失踪。

“老大,名单上的人可都见着了啊。”荆红捧了个杯子焐在手里。生理期,饶是到了初夏时节,还是手脚冰凉。

“都见着了……”叶展舟食指摩挲着下唇思忖片刻,“不应该呀……难道是方向错了?”

“不会。”江渔的语气十分肯定。

叶展舟浓眉微挑:“说说。”

“死者并不是行动不便,暂时也没有证明他患有老年痴呆。就算是独居,也总要自己出门买菜,一旦失踪,很快就会被发现。可是派出所、社区排查过,并没有符合条件的人。与家人住在一起的,不管关系如何,走失了肯定会报警。除了这两种情况,只剩下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了。”

江渔顿了顿,继续说:“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但凡有办法,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去养老院。那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儿女无暇照顾,或者干脆没有儿女的。老人走失,养老院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是无人问津的老人,他们不报警,私下里寻找的可能性更大些。”

荆红的目光瞟向叶展舟手里的汇总材料:“那这些又怎么解释?”

“死者也许不在名单里。”叶展舟微眯着眼睛,食指指尖轻按着鼻梁上下摩挲,“大方向应该没问题,是细节。”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腹部针眼也许不是注射胰导素留下的!”

随后抓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喂,老沈,尸检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能不能快点儿!……行行行,抓紧时间。”

他知道不能怪沈珮琪,尸检需要时间,后期的检验更需要时间。

但是如果等到全面的尸检报告全出来再开展调查,也许会错过最佳时间。所以,只要有一丝丝线索,就要采取行动。

“把医保启动情况拿过来,扩大范围,重新筛查。”叶展舟说道。

老杨不紧不慢地说:“展舟,要不干脆按病情做个分类。这样以后如果有变化,查起来也方便。”

“可以。”叶展舟点头表示同意。

老杨全名杨维贤,现年四十九岁,部队转业后到了市公安局。

因为之前受过伤,本来是可以安排在二线部门的,可他偏偏就喜欢当刑警,这一干就是二十年。

受身体原因的束缚,他并不经常出外勤,主要负责办公室的内勤工作和这帮人的后勤保障。

年龄、阅历,加之不错的人品,老杨虽然职位不高,但在队里还是有一定的威信,就连叶展舟这个副队长对他也很尊重。

但老杨有一个毛病,就是性子慢。叶展舟常常打趣,说他怎么看也不象当过兵的人。

每到这种时候,老杨总是慢条斯理地说他对军人有误解。

其实老杨的慢性子只存在于表面,做起事来一点儿都不拖拉。而且心还特别细,什么事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讨论得差不多了,叶展舟宣布散会。

老杨边整理着桌上散落的材料边说:“大红啊,你这样不行,脚底下也得注意保暖。”

荆红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穿着的帆布鞋,说:“这还不行?现在都二十多度了。”

老杨推了推老花镜:“早晚温差大,你这露个大脚脖子,容易受风。”

“没看见街上的小姑娘都穿凉鞋了吗?”荆红吸溜着杯子里已经温凉的水说。

丁宣笑嘻嘻地说:“红姐,小姑娘还穿吊带超短裙呢,你啥时候也穿穿,让咱们饱饱眼福。”

“滚一边去。”荆红翻了个大白眼,“小心老娘拿鞋底子抽你!”

众人哄笑,手里的工作却是没有停下。

……

第二天上午,沈珮琪派小谷把尸检报告送到了刑侦支队一大队办公室。

叶展舟召集全队的人到会议室,让小谷给大家讲讲尸检的具体情况。

小谷清了清嗓子,说:“因为尸体腐**较严重,只能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六月八号晚上到九号凌晨。死者头部有钝器击打伤,致死原因是溺水。除了头部钝器伤,身体多处也有轻微擦伤和撞击伤,尤其关节部位。经查,多是生前留下的。各脏器除退行性变化之外,没有明显病变。死者左眼曾做过超声乳化晶体摘除术……”

“谷啊,你能不能说普通话?”荆红不满地打断道。

小谷推了推眼镜:“就是白内障摘除和人工晶体植入手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