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养老院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49字
  • 2022-03-14 14:30:09

“所以说不能小看‘少量’,没准这背后就隐藏着什么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叶展舟看了看一干手下,“现在当务之急是确定死者的身份,各组有什么线索?”

荆红答道:“派出所和社区方面查过了,没有。医院最近的就诊信息和小丁带回来的特病人员名单正在筛查,还需要点儿时间。”

“动作快点儿,社区医院、小诊所也都查一查。另外,调取沣河沿线的监控,时间……从六月初开始,越早越好。”叶展舟组织开会从来不会磨磨叽叽,该说的说完,见没人要补充什么,直接宣布散会。

上午十点多,丁宣风风火火冲进了副支队长办公室:“叶哥,你看看这个。”

叶展舟把手里的键盘一推:“你拿我这儿当走城门呢?早晚得被你们吓出毛病来。”

外面这些崽子进这屋很少会敲门,就算敲也只是象征性的来两下,然后就闯进来。一个个嗓门还贼大,抽冷子就被吓一跳。

“你又不是在干坏事,怕啥。”丁宣贫着嘴,把一页A4纸拍在桌上。

“什么玩意儿?”叶展舟扫了眼纸上的字,那上面写了几家养老院,他眉头微蹙了蹙,“这谁给你的?”

纸上的字迹工整,娟秀中透着大气,绝对不是丁宣那不分瓣的爪子写出来的。

“小江妹妹啦。”丁宣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隔着桌子用手指头在纸上点了点,“这几家都在沣北新区,距离沣河不远。尤其是这家,离沣河只有不到一公里。”

“沣北新区……”叶展舟从桌上摸了支签字笔,划掉了两个,又在下面填上一个,“这些是具有医疗条件的。”

“哟,叶哥,你也在琢磨养老院?”

“住家老人如果走失,家属都会报案,但养老院未必。”

“小江也是这么说的。”丁宣挠了挠头,感觉这新来的小江妹妹好像跟老大通过气似的。

叶展舟挑了挑眉:“她还说什么了?”

“小江说,死者有可能是孤寡老人、五保户或者三无人员。如果有家属的话,养老院瞒也瞒不了多久。所以,重点应该放在孤寡、五保户和三无人员上。叶哥,你看咱们是不是该去这几家养老院查查?”

“怎么查?去问人家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人走失?这么多天了都没报警,你认为他们会说实话?”叶展舟把那张纸拍到丁宣面前,“去医保中心,查这几家养老院医保启动情况,重点关注糖尿病人。”

“好,我这就去。”

丁宣领命,叫上江渔一起去了医保中心。下午回来之后,从打印的一大摞名单中筛选出二十几个与死者年龄、身高、体重等特征相符的人。

有了大致的方向,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为了避免造成不良影响,叶展舟联系了医保中心,请他们派人配合警方的工作。

第二天,刑侦支队一大队兵分几路,每一组配了个医保中心的工作人员,以核实医保落实情况为由,分头去了几家养老院。

江渔跟的是丁宣那一组,算上他们俩共五个人,四个警察和一个医保中心的科员刘昱飞。

他们去的金夕阳养老院是一个独立的大院,铁栅栏大门关着,只留了一个角门。“金夕阳养老院”几个红色的大字立于铁栅栏门的上方。灰白色的围墙看着挺新,应该是最近刚粉刷过,上面刷着“尊老为德,敬老为善,助老为乐,爱老为美”的宣传语。

一个圆形喷泉距离大门二十米左右,正位于中轴线上,两边的草坪上有花坛和凉亭。

四层主楼位于喷泉后面,楼前还竖了一根旗杆。

刚走到角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从门房里探出头来,堵在了门口:“你们找谁?”

刘昱飞掏出证件:“医保中心的,来核实一下最近的医保使用情况。”

医保中心到定点单位检查是常事儿,老头看过证件,赶紧打内线电话给养老院的负责人。

几分钟之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主楼快步走了出来。

他自称姓钱,叫钱敏学,是金夕阳养老院的院长。

听明白几个人的来意之后,他把人请进了位于一楼的医生办公室,让一个小护士去把正在查房的驻院医生张旭叫了过来。

刘昱飞按照惯例检查了住院病历,然后提出要对病房进行抽查。

他抽了十几本住院病历,其中包括丁宣给他的名单上的四个人。

对住院病人进行检查这事儿刘昱飞算是轻车熟路,询问、核实情况,检查医院对于医保人员是否做到了合理检查、合理治疗、合理收费等情况,查看病人是否在院,用药是否合理……每个病人都要花费一些时间。

来的路上,刘昱飞给四个人做过简单的培训,询问起来,倒也是象模象样。

快到中午的时候,院长钱敏学说在附近饭店订了包间,让几人过去吃饭。

刘昱飞断然拒绝,说是在食堂随便吃一口就行。

食堂也在一楼,从窗户能看养老院的后院,丁宣边吃边指了指后面的二层小楼:“那里是做什么的?”

“特护楼。”钱敏学回头看了一眼,答道,“重症患者会安排住在那儿,比如重度昏迷、气管切开等等。还有临终关怀,也是在那个楼。”

“临终关怀?”丁宣挑了挑眉,“你们还有这项服务?”

“是啊。”钱敏学点点头,“对于那些已经失去治疗意义的重病患者,我们可以从身心上帮助他们减轻痛苦,提高临终前的生活质量。同时,我们还提供病患离世的后续处理。”

“还真是一条龙服务,医院可没有这些。”丁宣说道。

“医院毕竟只是救治,后面的事儿,人家当然不管。”钱敏学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家人去世本来就处在悲痛之中,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往往都是手忙脚乱。我们会把一切事宜都安排好,家属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

江渔突然问:“如果没有家属,病人在得知自己时日不多的时候,可不可以把后事委托给你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