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提审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3字
  • 2022-02-17 19:38:33

“你听听,这名儿起得多不吉利。”黄姨低声咂舌,“王玲王玲,不就是死人嘛!”

女人面无表情地拖着脚镣往大通铺下移动,江渔没说话,只是把女人的拖鞋帮她拿到脚边,又马上退了回去。

“说了别管她,你这孩子咋不听呢?”黄姨埋怨。

江渔理了下耳边的碎发:“我这不是想让她动作快点儿嘛,省得管教在外面久等。”

王玲被带走了,脚镣在地面上拖拽,发出沉重的金属声。

晚上挨着江渔睡的那个姑娘凑了过来,手里摆弄着剪短的波浪头说:“喂,我说老黄太太,人名不就是个代号嘛,有什么吉利不吉利的。你姓黄,叫黄后也没用啊,大清早就亡了。”

“秋秋,我说你个死丫头,别净拿老太太寻开心,谁叫黄后了!”黄姨白她一眼,“别老犯贫,老实反省去。”

“江渔,出来!”又一个管教在门口叫名。

“叫你呢,赶紧答到。”秋秋用胳膊肘怼江渔。

江渔边应声,边起身穿拖鞋,进来三天了,就盼着提审呢。

江渔到铁门前蹲下,双手从门板下半部开的小窗伸出去,被戴上手铐。

监室的门和门框间有条铁链,除了特殊情况,始终都锁着,门就算打开,只能开到一半。

江渔猫着腰从铁链下面出去,又蹲在地上,等管教把门锁好,才站起身。

这是看守所的规矩,进出监室都是这套程序。

沿着走廊穿过数道上锁的铁栏杆门,一直下到一楼,终于到了提审室。

管教把门推开,朝里面摆了摆头:“进去。”

提审室的桌子后面坐着两个穿警服的男人,年纪大的五十出头,很瘦,鼻梁上架着付眼镜,花白的头发杂乱无章,一只胳膊搭在桌子上,另一只垂在身侧。那只垂下的袖管从手肘往下就是空荡荡的,一看就是少了半条胳膊。

另一个年轻的大概二十七八岁,身量很高,尽管坐着,也比旁边的老头高出了大半个头。鼻梁英挺,嘴唇薄厚适中,眼睛很有特点,双眼皮,眼窝比一般人要深,再配上两道浓眉,让人感觉他的双目特别深邃,用深潭来形容都不为过。

此刻他靠在椅背上,面前桌子上摊着记录本,头微微歪着看向门口,一支笔在他右手手指间不停地转着。

那样子,那眼神,那动作,怎么看都带着点儿痞气。要不是穿着一身警服,很难让人将他和警察这个职业联系到一起。

他盯着江渔看了几秒,用下巴点点对面的椅子,操着烟嗓说道:“愣着干嘛,坐呀。”

随后对一起进来的管教露出一个笑脸:“肖大姐,您忙您的。”

“行,你们问吧,我在外面,有事随时叫我。”被称为肖大姐的管教出去,随手将门关好。

江渔朝屋顶四周瞄了一眼,听对面的老头说监控已经关了,这才重重地呼出口气,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晃晃腕子上的手铐:“能不能把这个也解开?”

“不行,回去手腕上印太浅,容易招人怀疑。”老头一个劲儿摆手。

江渔忍住将白眼翻到外太空的冲动,说道:“警大著名的刑事侦查专业段教授,刑侦支队的叶队长,二位不远万里从明阳过来提审我这个因为经济案进看守所的人,还只是个小喽啰,已经足够招人怀疑了,好不好?”

坐在对面的段百里和叶展舟对视一眼,后者将手里的笔往本子上一掷,说:“我就说嘛,应该定个入室抢劫或者街头斗殴。另外,再强调一下,我是一大队的副队长,副的。”

江渔嘴角抽了抽:“好,叶副队,我觉得你说我猥亵妇女更合适!”

“你这孩子,关几天连数都不识了?明阳到这儿不过二百公里,好不好?”段百里学着她的样子揶揄道。

江渔懒得继续跟这个老头子斗嘴,坐直了身子:“言归正传,号子里有规定,新人进来头三天,不许跟别人接触、闲聊。而且,她一天到晚就坐那发呆,谁跟她说话都不理。我今天试探着跟她说了几句,连个表情都没给我。想要撬开她的嘴,我看……难。”

“不难让你来干嘛?”段百里冷呲一声,“当初你非要做我学生的时候,我就说过了……”

“想要做好一名刑警,就要不怕难不怕苦,随时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江渔举起双手,“段老师,我说难,并不是要退缩。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儿需要时间。王玲现在完全是什么都不在乎的状态,这样的人很难搞的。”

“是人总有在乎的,也许是人,也许是事儿,再或者是某样东西。”叶展舟说道,“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那就是无欲无求了,干嘛还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做出那些事?”

“展舟说的对。”段百里点头,“小江啊,就象我之前跟你说的,失去孩子,会给一个家庭造成巨大的打击。你没有孩子,也许不能完全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换个角度呢?”

换个角度,站在孩子的立场上,江渔当然知道失去父母是怎样的一种感受。正因如此,当段百里找到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接下了这次狱侦任务。

“我知道,”她点了点头,“只是时间太短了,我还没找到机会。号子里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号长也发过话,只要她不寻死,就不管她,这一点比较麻烦。今天我试着跟她说话,她就象没听见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就得靠你自己想办法了。”段百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颗太妃糖,“来,你的最爱。”

“老师,您大老远来一趟,就给我带了一块糖?”江渔有些嫌弃,却还是赶紧把糖拿过去剥开塞进嘴里。

“知足吧,也不看看这儿是什么地方……”

江渔听着段老头的絮叨,纤细的手指轻轻动了几下,将包装纸折成了一小纸筒。

对面伸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这个可不能随便丢,被人发现了说不清楚。”

江渔捻了捻纸筒,犹豫了一下,把它放那只手上。

“糖纸又不能吃,有什么舍不得的,瞧你那点儿出息。”段百里嫌弃地撇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