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发现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30字
  • 2022-03-13 14:30:00

“啥玩意儿?”徐洛秋眼角抽了抽,“段老头带你去的?”

“不是,你先出去吧,我洗个澡。”

半个小时后,江渔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

徐洛秋已经将与鸭子有关的东西全部藏了起来,还贴心地冲了杯香飘飘。

“宝贝儿,你别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江渔无力辩驳,拿了换洗衣服,又进了卫生间。

等她换好家居服,捧着热乎乎的奶茶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后,徐洛秋已是义愤填膺:“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你留下。”

“不过话说回来了,江小鱼,你为什么非要去刑警队啊?”

江渔:“我一个侦查学专业的,不去刑警队难道去社区居委会?”

徐洛秋丢了个白眼过来:“厅里不香吗?法院、检察院,哪个不行?再不济还可以去做法务,刑警队有什么好的?”

“小可怜儿,咱不遭那个罪了,周末姐带你出去浪。”

江渔拍掉自己脸上的咸猪手:“你最好还是少出去浪,小心被论文拍在沙滩上。”

……

上午八点半,叶展舟准时将车开进了市公安局的大门,车尾一摆,停在了办公楼侧面的停车位里。

刚要下车,工作群里荆红发了张照片。

背景是检验鉴定中心,一群人当中特别突出了一个纤细的身影,是江渔。

叶展舟舌头在后槽牙上转了一圈,眯了眯眼睛。

锁好车,他直接往后院走。还没等到地方,就看到检验鉴定中心楼门前的空地上,仨一堆两一伙地聚集了不少人。

“叶哥,”丁宣拨开人群跑了过来,“本来是按时间段通知的,谁成想这一大早都来了。”

“怎么来这么多人?”叶展舟皱了皱眉。

“这还不是全部,十二个有三个已经找到了,这是另外九家。一家最少来两三个,最多的来了七口。”

“小江想了个主意,每家限两人,按家分成三组,一组看遗物,一组看尸体,还有一组核对死者特征,然后再循环。家属代表已经进去了,现在外面的都是陪着来的。”

老人的遗物只有身上的那套衣服和一只鞋,都已经收入证物科,尸体放在冷柜里,给家属看的只是照片,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至于特征那就更好办了,只要询问走失老人是否长期注射胰导素,最近有没有采过血就可以分辨得出来。

没过多长时间,接待室里只剩下了两位走失老人的家属。

因为尸体面部肿得看不清本来的模样,单从家属拿来的照片上无法分辨出到底是哪一位,只能通过DNA来确定死者身份。

……

第二天上午,DNA对比结果出来,出乎意料的是,两份DNA检材与死者都不匹配。也就是说,死者不在走失老人当中,他的身份成了一个迷。

“打报告,申请尸体解剖。”对于这种情况,叶展舟并不陌生,直接吩咐,“通知各派出所、社区,有没有跟死者年龄、体貌特征相符的独居老人不见了。问问各医院内分泌科最近有没有这样的病人就诊。还有医保中心的特病人员也查一下。”

如果尸检没有问题,这就不是恶性案件。向社会公开发个认尸启事,在规定时间内无人认领,可以按无名尸体处理。

全队的人都行动起来,打电话的打电话,走访排查的走访排查。

下班时间刚到,叶展舟接到了沈珮琪的电话:“老叶,尸源查到了吗?”

“还没。”叶展舟往外望了一眼,若大的办公室只有几个人在。

“猜我发现了什么?”沈珮琪应该是开着免提,说话带着回音。

叶展舟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小猪你有话就放,老子没空跟你玩猜猜猜。”

说着话,他往椅子上一靠,两腿交叠搭在了办公桌的桌角上。这副纨绔公子哥的模样如果被乔明山看见,肯定要一巴掌呼在他的后脑勺上。

“我靠,你特么真是越来越燥了。”沈珮琪骂了一句,才开始说正事儿,“我从那个落水的老爷子身体里检测出了少量苯丙胺的成份,意不意外?”

“什么?不会搞错吧?那么大岁数了,还是个瘾君子?”叶展舟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他没学过医,对化学也没有深入研究,却对苯丙胺这三个字再熟悉不过了。

“也不一定是吸毒,但至少最近用过含这种成份的药物。”

“七十多岁的老头,会有多动症,还是需要靠药物减肥?”

苯丙胺属于精神类药物,对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显著兴奋作用,临床上可用于治疗儿童多动症。另外,苯丙胺通过对中枢的兴奋作用来影响下丘脑的饱食中枢,使人食欲下降。

“还有什么?”叶展舟问。

“额头的伤口是生前所至,这你知道吧?”

“嗯,然后呢?”

沈珮琪跟旁边的人小声交待了一句什么,这才说:“呼吸道有溺液和泥沙,肺部严重水肿,多个脏器内发现硅藻。其他的还用我再解释吗?”

从这几点上足以判定死者落水时是活着的,不管头上的伤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其死因都是溺水致死。

“我知道了,你先忙,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告诉我。”

叶展舟挂断电话,刚想叫丁宣,突然想起他去医保中心还没回来,张了一半的嘴又闭上了。

每年都有因为各种突发状况失足落水而溺死的人,但这个死者头上有生前伤,体内还发现了苯丙胺,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

叶展舟在一大早的案情分析会上把沈珮琪告诉他的情况做了说明,然后接着说:“……我就不给你们科普苯丙胺是什么了,不知道的自行百度。”

一个刑警试探着说:“少量的苯丙胺,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吧?”

“老年人热衷于买保健品的事儿都知道吧?”叶展舟说道,“上个月外省有个案子,保健品,吃了会上瘾。”

“这个我知道,”丁宣接过话茬,“案发的时候,好多老年人都已经上了瘾。有的都八十多岁了,戒毒所都不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