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被拐卖过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5字
  • 2022-03-08 14:30:06

“哪那么多话,赶紧洗脸吃饭。”江渔从她旁边挤了过去,把手里的早餐放到了桌上。

警大的研究生宿舍两人一间,有空调和独立卫浴,缺点就是面积小。卫生间门挨着过道,徐洛秋往那一堵,江渔只能侧身通行。

等徐洛秋从卫生间里出来,江渔进去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整齐的警服。

“你干嘛去呀,不会又被段老头抓了劳工吧?”徐洛秋吱溜吱溜吸着豆浆。

江渔蹬上软底皮鞋,检查了一下书包里的东西,确定没有遗漏,起身摆了摆手:“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对于徐洛秋所说的抓劳工江渔并不认同,她觉得收发文件、整理资料这些都是自己的份内的事儿。毕竟相对来说,她比那几个师兄弟们更耐得住文字工作的枯燥和乏味。

况且,老段对她确实不错。他好几年没收女研究生,到了江渔这儿算是破了例。

……

上午八点二十分,一辆带有警用标志的吉普车开进了警大校门。

今天一早,叶展舟被副局长乔明山叫到办公室,一顿臭骂之后,甩给他一个任务——到警大给段百里送材料。

按说这种事情派个内勤警员就行,可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领导让去那就去呗。

自从莲城回来之后,叶展舟还没跟江渔联系过,正好趁着这次去警大,把前两天得到的有关阳光福利院和吴秀芬的消息告诉她。

一路上到三楼,拐进走廊,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姑娘从段老头的办公室里出来,手上拿了个浇花用的水壶。

叶展舟没有叫她,站在办公室对面,倚靠在窗台上等着。

江渔接了水出来,一眼看到叶展舟,先是一怔,随后露出笑容:“叶副队?找段老师吗?他上课去了,你先进去坐。”

“被我们头派来公干。”叶展舟晃了晃手里的档案袋。

江渔开了门让人进屋,先是把水壶放到窗台上,又接了杯水放到了茶几上:“还有二十分钟课间休息,你要是着急,我过去跟老师说一声。”

“不用了,我等他一会儿。”叶展舟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这是你上次让我打听的地址。”

江渔道声谢,接过纸条。

“听说兰玉华上周开过庭,判了无期,她当庭表示不上诉。”叶展舟说道,“有关部门正在寻找孩子的父亲,在这儿之前他将继续留在阳光福利院。”

兰玉华是兰姐的全名,在看守所时,江渔听她念叨过,哪怕判个死缓她也就知足了。现在判了无期,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当然不会上诉。

“如果那个男人当初能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兰姐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江渔对于兰姐前夫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叶展舟摊了摊手:“他至少要给予孩子一定的生活费用,这样日子也会过得好些。”

江渔:“吴秀芬呢?”

“没那么快。”叶展舟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当地妇联参与进来了,援助律师也已经介入,还有村民和她婆婆女儿的联名信,估计不会判得太重。”

“但愿吧。”江渔吐了口气,“希望事情过去之后,她们家都能好好的。”

“你怎么不问问王玲?”

因为王玲的案子,江渔才进的看守所,可她出来后却只字没提过这个女人,这让叶展舟不禁有些好奇。

“如果她继续顽抗,我也不会这么快出来。不是么?”江渔说道。

她同情兰姐的孩子和吴秀芬的家人,可对于王玲……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拐卖孩子都是让她无法原谅的。

叶展舟挑了挑眉:“那可不一定,万一是任务失败呢?”

“不可能,王玲的转变很明显。”

“还挺自信。”

“那当然。”

对于这一点,江渔还真的很有信心。

虽然她没问,但叶展舟还是说:“也许你能猜到她有孩子,但绝猜不到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倒是勾起了江渔的好奇心:“谁呀?”

“拐她的……人贩子。”叶展舟把人贩子说得特别重。

江渔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被拐卖过?然后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确切地说,是被拐过,但是没卖。”叶展舟说道。

王玲从十五岁在外漂泊,几年后认识了一个男人。

原本男人是想把她卖掉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改变了主意。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男人在拐一个孩子的时候,被人打成重伤,没多久就死了。

过了一个多月,王玲生下了男人的遗腹子,因为无力抚养,托男人的同伙给找了一户好人家,就这样把自己的孩子也给卖了。

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她也舍不得,就经常偷偷去看孩子。

后来,孩子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收养孩子的人家倒是一直给治,钱花了不少,可病情始终不见好转。

王玲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又不敢出现在那家人面前。

干脆重操了男人的旧业,把赚来的钱以匿名的方式寄给收养孩子的夫妻,直到东窗事发。

“都说将心比心,她怎么就不想想失去孩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心情!”

王玲的境遇跟兰姐有些相似,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治病,但江渔并但对她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更加痛恨她的无耻行径。

“她现在已经开始配合警方寻找被拐儿童的下落,至于能解救出多少……。”叶展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换了话题,“莲城警方对我们的协助表示了感谢。但因为不能透露身份,所以你只能做个无名英雄了。”

“那倒是无所谓,”江渔耸了耸肩,“如果在乎这些,当初我也不会接受这个任务。”

“能有这份平常心,很好,继续保持。”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段百里走了进来。

江渔颇为无奈:“段老师,您的耳力还真是好。”

段老头就这个毛病,爱听墙根。还美其名曰——锻炼耳力。

“那当然,当年……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段百里挥了挥右手,“展舟,你今天不会是专程来表彰小江吧?”

“我哪儿有这个资格,刚才只不过是随便聊聊。”叶展舟把档案袋放到办公桌上,“乔副局让我给你送资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