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释放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16字
  • 2022-03-04 14:30:10

王玲的眼睛并没有何仙姑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还是能看出哭过的痕迹。

江渔对此并不觉得意外,虽然她的铺位跟王玲隔了几个人,但夜里也的确看到过她在默默抽泣。

显然那天她和吴秀芬的话对王玲有所触动。

今天一早,肖管教把王玲提了出去,这多半天才回来,肯定是被提审了。

现在看到她这种精神状态,江渔只希望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

吴秀芬见王玲回来,犹豫了一下,拖着脚上的镣子过去把她扶到铺上。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以后,她虽然还会帮王玲,但却不象之前那么热情,也很少说话。

与以往不同,这回王玲不但没有拒绝,还在坐下之后轻拍了她的手背,低声说了句“谢谢”。

这一举动让吴秀芬倍感意外,她愣了下,摇头说了声“不用”,转身走了。

……

第二天,发生了两件事。

一是上午坐排结束的时候,管教点了何仙姑的大名,说她可以出去了。

以往有人出去,大家都会替她高兴,或是告别,或是叮嘱出去以后好好的,千万别再回来。

可今儿个不同,“回见”、“欢迎下次光临”、“有空再来”这类的话伴随着笑声充斥着整个监室。

何仙姑也顾不上恼,跟江渔几个关系比较近的人打了声招呼,就如兔子一般蹿了出去,好像生怕走慢了一步再被关回来一样。

第二件事就没有这么轻松愉快了。

何仙姑刚走没一会儿,秋秋被点了名。可等待她的不是释放,而是批捕通知书。

满脸悲愤地签了字,秋秋的眼泪就象决了堤一样落了下来。

她一边哭,一边大骂老余这个王八蛋居然没帮她。

老余是她口中的男朋友,具体做什么的她没说,只说这个男人很有本事,肯定能帮她把事情摆平。

现在,批捕通知都下来了,对于秋秋来说,是件很打脸的事儿。

一直跟秋秋不对付的大英子一脸幸灾乐祸:“哟,整天说自己男朋友如何如何,赶情是自做多情呀!这回可好,出不去喽!”

“你能出去咋地?”秋秋恶狠狠地瞪了过去,“再特么瞎咧咧,撕烂你那张破嘴!”

大英子阴阳怪气地说:“哟,我嘴再破,也没逮谁就说是自己的男朋友。”

“我看今天要是不削你个满脸花,你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秋秋说着抡起胳膊就往前冲。

江渔赶紧拦在两人中间:“都少说一句吧,厕所没扫够么?”

旁边黄姨也跟着劝,还有几个人分别拉住秋秋和大英子。

不知道是不是怕再被罚扫厕所,大英子往头铺方向瞟了一眼,偃旗息鼓:“看小江的面子上,今儿就不跟你计较了。”

秋秋正在气头上,还想继续发难,就听不远处角落里传来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又不是判决书,慌什么。”

众人扭头去看,说话的居然是王玲。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向来不问世事的人,今天怎么主动开口掺和别人的事儿了?

王玲丝毫不在意一道道诧异的目光,又说:“有打架的工夫,还不如想想开庭时都说点儿啥呢。”

“对,打架成本太高,赢了坐牢输了住院,不值当。”江渔揽了秋秋的肩膀,“要不你写封信出去,问问怎么回事。”

“对呀,兴许这中间有什么岔头呢。”黄姨说道。

进了看守所,只有到了开庭的时候才能见到家属。而正式的家属会见,则是要等到判决书下来之后。

但是,在这之前,在押人员可以在管教允许的前提下与外界通信。

事到如今,秋秋也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抹了抹眼泪去门口喊“报告”了。

……

看守所就象一个铁打的营盘,而在这里面关押的人就如同流水的兵。几乎每天都有人进来,也有人出去。

进来的都是同样的心情,出去的却是大不相同。

自从王玲的表现有所改变之后,江渔知道自己离开看守所的日子不远了。

在她进入看守所第二十八天的上午,管教在门口大声道:“江渔,收拾东西。”

“哟,这是没事了!”大林眉毛一挑,“赶紧的吧,收拾东西走人。”

没有批捕,也不是取保候审,那就只能是不予以起诉,无罪释放,这是每一个进了看守所的人最盼望的结果。

虽然江渔跟这里关押的人有所不同,但此时的心情却是跟其他被释放人员是一样的——终于要结束这种没有自由的日子了。

她没什么东西,被褥是看守所的,随身的几件衣服给了王玲和吴秀芬,牙刷毛巾干脆不要了。还有点儿吃的,干脆留下让大家自己分。

江渔的人缘好,听说她要出去,四零三监室里一片告别声。

黄姨叮嘱她出去好好的,以后找工作一定要看准了。

秋秋反复提醒她别忘了告诉她的那个电话号码,让她出去帮忙给老余打电话。

吴秀芬一个劲儿地说谢谢她的帮助,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她。

王玲只说了“保重”二字。

到了门口,大林拍了拍江渔的肩膀:“出去了把衣服换了,洗个澡剪个头,进家门前先点个火盆跨过去,把晦气都去掉。”

“罗里吧嗦,没个重点。”兰姐难得地露出个笑容,“小江,记住喽,最重要的是出了门千万别回头。”

江渔应了一声,朝监室里挥了挥手,跟大家告别。

办理好一应手续,领回自己进来时被扣存的东西,穿上外套,沿着走廊走出一道道门,她看到曲丽娟正站在院子里。

见人出来,曲丽娟示意管教可以回去了。平时女监有人出去,她也会送一送,管教习以为常,敬个礼转身回了监区。

曲丽娟从警服的口袋里掏出那支黑色签字笔,递给江渔:“在这个地方,就不说再见了,以后有机会外面见。”

江渔把笔收起来,笑着点了点头。

除了名字和年龄,曲丽娟对她一无所知,也不能问,所以将来是否能够再见面,那就要看缘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