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重锤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90字
  • 2022-03-03 14:30:10

“从孩子的角度来说,被人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那种感觉……当初我爸妈没了,我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孤独、无助、暗无天日……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怕。”

江渔将头靠在旁边的墙上,象是喃喃自语一般。

静默了一会儿,她抬眼看向王玲:“一个孩子丢了……毁掉的可能是一个甚至几个家庭。假如你的孩子不见了,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将心比心,吴秀芬已经算是不错了,换成你,能这么豁达吗?”

江渔以前跟王玲说的话多是劝慰,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

并非是耐心耗净,而是到了该给她加压的时候了。

来之前叶展舟说过,这次的任务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狱侦。

主要目的不是从王玲嘴里套出那些孩子的去向,而是从各个角度来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配合警方的调查。

前两天,看守所组织了在押六个月以上的人员进行体检。

昨晚,曲丽娟把消息传递给了江渔——王玲生过孩子。

警方已开始着手寻找这个孩子的下落。

所以,今天江渔一直密切关注着王玲的一举一动,以便寻找切入点。

吴秀芬过来跟王玲说话的时候,江渔就在附近,虽然她们的话不是每一句都很清楚,但也听了个大概。

她接着吴秀芬的话,从孩子和母亲这两种不同的角度,把血淋淋的事实摆到了王玲的面前。接下来,就该连日没有出现的办案人员出场了。

……

下午,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而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都说春雨贵如油,可四零三监室的女人们却不开心。

因为下雨不能去放风场,这意味着今天整个下午和晚上都要闷在屋里,无法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女人们仨一堆俩一伙,开始东家长西家短地胡聊。

何仙姑把一张写着一串数字的纸条送到江渔面前:“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背下来,出去后有什么事儿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已经把这张纸给好几个人看过了,说自己这两天就要出去了,让她们以后跟自己联系。

对于这种类似发小广告的行为,没几个人感兴趣,但她还是不厌其烦地挨个打招呼。

“进来才几天呀,你怎么就肯定自己能出去?”江渔随口问着,扫了几眼纸条上面的号码,又递还给何仙姑。

这东西是带不出看守所的,想留联系方式,只能用脑子硬记。

何仙姑捻了捻手指:“你忘了我是干嘛的了?这一算啥都知道。”

秋秋翻了个大白眼:“拘留十五天,掰手指头数数,谁都能算出来。”

“哦,你都进来这么多天了。”江渔想了想,自己进来也差不多二十天了。

何仙姑在她手背上拍了拍,煞有其事地说:“不用羡慕我,你也快了,顶多再有半个月就有信儿了。”

“三十七天,要不逮捕,要不放人,这还用你说?”秋秋这次的白眼都快翻到外太空去了。

黄姨噗嗤一声笑了:“我说秋秋啊,人家何仙姑都要走了,你就别总拆人家台了行不行?”

“行行行,给她开个欢送会。”秋秋说道,“过几天等她回来,再开个欢迎会。”

这话一出口,连旁边的吴秀芬都跟着乐了。

何仙姑满是褶子的脸拉了下来:“口业也是业,小心遭报应。”

“你个老妖婆了,找打是不是?”秋秋做势举起拳头。

“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虽然知道秋秋未必会真动手,江渔还是扯着何仙姑的袖子,把她拉到自己身侧,将两人隔开。

“江啊,临走前,我得嘱咐你几句。”何仙姑不再理会秋秋,对江渔说,“你这人心善,这是好事儿,但也不能对谁都太好了。你掏心掏肺对人家,可不一定能换来好,没准儿还会跟着倒霉。”

江渔明白何仙姑的意思,笑了笑说:“行,我记住了。”

她脾气好,从来不欺负人。有了吃的,不会自己吃独食。谁要是有了难处,能帮的她肯定会帮一把。

要说她帮得最多的,那就是王玲。

王玲不理人,同样也没人理她,除了江渔。

可王玲对江渔却总是不冷不热的,虽然偶尔会聊上几句,但在何仙姑看来,她根本没把江渔当朋友。

用何仙姑的话说,王玲就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还是带着一身晦气的白眼狼。

看到江渔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何仙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你这孩子,就是心大。我跟你说,对,还有你们……”

她用眼神扫了周围的几人一眼,压低声音说:“我看着那个扫把星半夜时哭了,你们都留点儿心,她指不定闹什么幺蛾子呢。”

秋秋嘁了一声:“哭就哭呗,我当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呢,这屋里谁没哭过?小鱼半夜哭的,象发癔症似的,把我都吓醒了。”

她说的是江渔刚进来时的事儿,其实她不知道,江渔那是因为做了恶梦。

不过,她的话的确有道理。谁进了看守所,心情都不会好。恐惧、焦虑是必然的。

当然,除了少数经常出入看守所的人,例如何仙姑。

不用说女监,就连男监也经常有人哭,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如此。

周蓓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逮谁跟谁哭,说自己有多冤枉,根本不知道男朋友在车上放了冰。

晚上睡觉时,旁边的人甚至被她哭醒。直到兰姐让大林吓唬她几次,才有所收敛。

何仙姑摆了摆手:“她以前咋不哭呢?就这两天,不知道咋地了,半夜不睡觉,在那一抽一抽的,也不出声。”

“诶?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偷摸看人家干嘛?”吴秀芬突然插了一句。

“她尿频,一晚上起来好几趟呢。”黄姨解释道,“岁数还没我大呢,也不知道咋这么虚。”

秋秋斜眼睨着何仙姑,呲笑:“原来是肾不好呀。”

何仙姑不满地说:“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们,爱听不听。”

话音未落,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正被议论的王玲从门把手拴着的铁链下钻了进来。

“看着没?她那眼睛都快肿成桃了。”何仙姑挑着眉毛,象是拿到了充足的证据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