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帮忙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60字
  • 2022-03-02 14:30:08

吴秀芬的材料对于江渔来说并不难写,仅仅两三天时间就完成了。

看着这几页薄薄的纸张,吴秀芬仿若看到了免死金牌。

她想哭,又怕眼泪把纸打湿,强忍着向江渔鞠躬:“小江妹妹,你的大恩大德……”

江渔没等她说完,赶紧托着她的手让她直起身:“你就别啰嗦了,赶紧拿给肖管教看看,要是不行,咱再改。”

吴秀芬应了一声,到门口大声喊了“报告”,然后就蹲下,等着肖管教来提她。

江渔嘴上说不行再改,其实对这份材料还是挺有信心。这种东西用不着华丽的词藻,简洁明了地据实陈述是最好的。

但是为了不引起肖管教的怀疑,她还是留了几处语病和错别字。不过这些错误无伤大雅,肖管教看过之后,随手改了就行。

果然,第二天巡查的时候,曲队长说材料肖管教已经改好了,看守所会将其提交上去,让吴秀芬耐心等待。

不知道是因为等待让人心焦,还是吴秀芬在家时干活干习惯了,除了不准随意走动的时候,她几乎就不闲着。

拖着镣子打扫卫生、刷厕所、帮人打饭倒水、洗碗……如果不是监室里的日常工作都有明确分工,她能把所有的活儿都包了。

实在闲着没事儿,她就扯着江渔说话。

之所以找江渔,一来是两人朝夕相处了几天,比较熟悉。

二来了是因为她觉得这个姑娘和善,脾气好。

还有一点,她看着江渔就会想到自己的女儿。

吴秀芬在心里琢磨,等她有机会见到婆婆,要商量一下,给大女儿找个学校,继续读书。以后小女儿上了学,一定不再让她辍学。不仅要上初中、高中,将来还要上大学。

她把这些想法告诉了江渔,对此江渔表示赞同。还鼓励她好好表现,将来出去了也学门手艺,赚钱供养婆婆和两个孩子。

吴秀芬憧憬着未来,那张还带着伤痕的脸上出现了笑意。

江渔趁着这个时机跟她说,适当帮忙可以,但别总是抢着干活儿,那样会显得别人不积极似的。如果闲不住,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吴秀芬朴实却不笨,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王玲,悄声说:“我是想帮她,可她总不理人。”

“她就是话少。”江渔朝她脚上睇了睇,“这个,就是她让我给你的。”

“真的呀?那我得好好谢谢她。”

吴秀芬说着就想走,被江渔一把拉住:“你不用特意去谢她,那样她会更不自在的。帮不帮是你的事儿,接不接受是她的事儿,你只管凭心情去做就是了。”

有了江渔的这番话,吴秀芬也不管王玲是什么个态度,主动承担起照顾她的任务。打饭、铺被、叠被,一到自由活动时间就问她喝不喝水,上不上厕所。

开始的时候,王玲是拒绝的。但吴秀芬丝毫不在意,还是到什么时间就做什么事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警方没有来提审,王玲整天都在监室里被吴秀芬时刻关心着,终于忍不住了,在吴秀芬又一次问她要不要去厕所的时候,突然道:“你烦不烦呀?”

“不烦,你都多长时间没去厕所了。来,把手搭我肩膀上,我扶你去。”吴秀芬半蹲下,把肩膀递了过去。

“我不去,没有。”王玲把脸别到了一边。

吴秀芬也不恼,就势在她身边坐下,抬着镣子把腿挪到铺上:“我说话你别不爱听,你看你这一天天也不活动活动,这样下去,不就垮了么。”

见王玲还扭着头,吴秀芬叹了口气:“咱们现在就得自己往宽处想,不能总这么憋闷着。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指不定谁就能帮上忙。你看我不就是嘛,本来等着吃枪子呢,现在,她们都说我死不了,以后还能回家。”

“别想得太美,指不定等到什么时候呢。”

王玲的话冷得就象盆冰水,吴秀芬却是一点儿都没被浇到,她扯了扯嘴角:“我听她们说了,只要法院判下来,就能见家里人。我知道我肯定得坐牢,但我不怕。不管在哪儿,我不是还活着嘛,知道她们都好好的就行,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番话似乎触动了王玲的某根神经,她慢慢转过头,盯着这个因为破相而显得有些丑陋的女人:“你活你的,不要管我。”

“别说这话,都是落了难的人,本来就该互相帮衬。”吴秀芬说道。

王玲呲笑:“你要是知道我因为什么进来,就不会这么想了。”

“她们那天说你的时候,我都听明白了。”吴秀芬的声音很轻。

“那你不恨我?”王玲睨着她问,“要是没有我这种人,你可能就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了。”

吴秀芬突然用她大小不一的眼睛盯着王玲问:“你也有孩子吧?”

王玲一怔,眼珠动了几下,没有回答,却是避开了对方的眼神。

吴秀芬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说不恨那是假的,我现在一想起儿子,心还是一剜一剜地疼。我儿子要是你拐走的,哪怕是枪毙,我都得让你把他交出来。可是……抱走我儿子的可能是个男的。”

她顿了顿,皱起眉毛问:“你说说,干啥不好,咋就非得干这种丧天良的事儿呢?那钱花着你就不烫手?”

王玲还是没作声,也不知她是不想回答,还是压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江渔从此经过,“恰巧”听到了最后这句话,她挨着吴秀芬坐下:“也许她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不管因为啥,都不该伤天害理。”听她为王玲辩解,吴秀芬有些恼,把镣子往地上一扔,拖拖拉拉地走了。

“哟,这还来脾气了。”江渔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见王玲眼神黯淡,她劝道:“肯定是又想起她儿子了,说话也没个把门的,你别往心里去。”

“她说的没错,就是伤天害理,丧天良。”王玲一字一顿地说。

“这……该怎么说呢?”江渔挠了挠头,“我以前没接触过丢孩子的人,但看看吴秀芬就知道了,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有多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