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写材料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7字
  • 2022-03-01 14:32:21

吴秀芬的一席话,再度让四零三的女人们唏嘘不已。大家感叹,这个女人命虽苦,但现在也算是有了希望。

大林巴掌一拍,说道:“赶紧准备那个啥材料,还等啥呀!”

她这话一出口,周围也有人跟着说,是得好好准备,不能错过了机会。

“就知道咋咋呼呼,”兰姐白了大林一眼,“怎么准备,都准备个啥,你知道啊?”

不仅是大林,其他人也都默不作声了,她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

江渔虽然不了解申请法律援助的具体程序,但这材料嘛,她还是大概有数的。

可此时她主动提出帮忙的,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她微一思忖,问道:“兰姐,你见多识广,就给她说说呗。”

江渔的话似乎对了兰姐的脾气,她缓和了脸色对吴秀芬说:“把你家那个死鬼之前做过的事儿都好好想想,最重要的是你砍死他那天都发生了啥,捋清楚了,最好都写下来,交给管教。”

这话让吴秀芬顿时犯了难,那张带着伤的脸上现出了苦样:“我不会写呀,这可怎么办?”

“瞅你那窝囊样,”大林没好气地搡了她一把,“你不会,有人会呀。”

“小江,你手上的伤怎么样了?能写字不?”兰姐把目光瞥向江渔的右胳膊。

江渔等的就是这句话,她马上答道:“写字又不用使太大劲儿,没问题。”

接着又拍了拍吴秀芬的肩膀:“你只管说,我帮你记录下来。”

“对对对,小江是大学毕业,又当过……”大林说了一半,突然停住,狐疑地问,“会计是算账的,写材料你行吗?”

“她不行,你行?”兰姐没好气地说,“人家能上大学,你上了?”

大林被兰姐一天到晚呼来喝去惯了,丝毫不觉尴尬,笑嘻嘻道:“我要是生在城里,没准儿还能上个清华北大啥的呢。”

“真没白长那么一张大脸。”兰姐笑骂了一句,又对江渔说,“你跟管教要点儿纸笔,这两天旁的事就别干了,帮她写材料。”

吴秀芬那个歪曲的脸上再次现出感激之色,没等她说话,兰姐挥挥手:“赶紧该干啥干啥去,瞅你那张脸就闹心。”

眼看着吴秀芬不知所措的样子,江渔扯着她的袖管把人拉到了监室里边。悄声告诉她,兰姐就是那么个脾气,表面上看着凶,人还是挺好的。

江渔这话并没有奉承之意,兰姐这个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她是贩毒进来的,之所以会铤而走险干这种勾当,都是为了她的儿子。

兰姐出生在海边,没什么文化,多亏她自己泼辣能干,二十岁就在镇上的市场里有了一个自己的海鲜摊位。

因为长得不好看,一直没遇着合适的结婚对象,这一拖就拖到了三十出头。

后来认识了一个货车司机,那人的老婆生病死了,没孩子。他不嫌兰姐丑,兰姐也不嫌他结过婚,又没钱,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结婚三年后,兰姐生了个儿子。

孩子半岁时,还沉浸在幸福喜悦中的夫妻俩发现孩子越来越不对劲。别人家这么大的孩子都会坐着了,他们儿子却连翻身都不会。

带去医院一通检查,被医生告知,孩子是非进行性脑损伤综合征,就是俗称的脑瘫。

医生建议尽早进行干预治疗,但最终能达到什么效果是未知数。

夫妻俩从这天开始,就踏上了带子寻医的道路。

经过一年的奔波,孩子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了癫痫、强直等症状。

兰姐的丈夫对此失去了信心,想要放弃,兰姐却不同意,夫妻俩因此经常吵架。

又坚持了两个月后,这个男人的耐心终于完全耗净,提出了离婚。

同时,他还提出,家里所有的财产都留给母子二人,做为他将来不再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的交换条件。

兰姐没跟他计较财产都是谁赚来的,两人心平气和地去民政局办理了手续。

从此,兰姐成为带着一个脑瘫孩子的单亲妈妈。

就这样,她又坚持了两年。

可是脑瘫儿的治疗费用不是个小数目,两年下来,她不仅把房子卖了,连摊位也兑了出去,孩子的病没有丝毫起色,母子俩的生活都成了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兰姐开始开始琢磨各种赚钱的法子,最终走上了贩毒这条路。

也不知道该说她幸运还是不幸,接下来的几年里,她居然一直安然无事,这也让她的胆子越来越大,带毒的数量也越来越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她还是落了网。

兰姐的前夫在两人离婚后没多久就去了南方,从此失去了联系。

她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哥哥和妹妹家里的条件都不是太好,根本没有能力去照顾一个脑瘫孩子。

看守所的领导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帮她将孩子安置在了收留服刑人员子女的阳光福利院,这个孩子才算有了着落。

刚进入看守所的兰姐暴戾、蛮横,还因为打人进过小号,同监室的人都怕她。

在得知孩子被妥善安置后,她不再消极抵抗。开始配合警方的调查,还利用她自身对其他在押人员的威压参与监室的日常管理。

前一任号长下监之后,她成了四零三的号长。

提起毒贩子,没有人会不憎恨。他们受利益的驱使,丧失了人性,使多少人走上了歧途,从此众叛亲离,又使多少个家庭债台高筑,支离破碎。

兰姐为了儿子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做为毒贩子的兰姐是可恨的,但这个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她外表凶戾,做事狠辣,但在听到吴秀芬的遭遇之后,没有象对待别的新人那样,给她立规矩,让她干这干那,反而帮她想办法。这说明,她的内心还是有柔软的一面。

吴秀芬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但也知道号头是干什么的,兰姐能替她说话,这让她也觉得自己遇到好人了。

江渔向肖管教如实说明了情况,纸笔很快就拿到了。

吴秀芬重新讲述她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江渔边听边记,不时提些问题。

这个过程中,两人看似都十分认真投入,其实江渔并没有忽略王玲的一举一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