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孩子丢了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1字
  • 2022-02-26 14:30:11

男人家里人口简单,他是家里的独子,父亲已经去世,他和母亲、女儿一起生活。这一点,让吴秀芬更是松了一口气,不用处理与妯娌、大姑子、小姑子之间的关系,对于从山里出来、没见过世面的她来说,日子会更好过些。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婚后一家四口相安无事。

农忙时,她和丈夫去田间劳作,婆婆在家操持家务、带小孙女。到了冬天,婆媳和孩子留在家里,男人外出做些散工,也能赚些钱回来。

婚后第二年,吴秀芬生了个男孩儿,她也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和男人开开心心去领了结婚证。

可是好景不长,恶梦从儿子三岁时的那个冬天开始了。

那天,吴秀芬和婆婆带着两个孩子去镇上赶集。镇上逢三六九有大集,平时也并没有多热闹,眼下进入腊月,已经是开始准备年货的时候,集上用人头攒动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吴秀芬抱着小的,婆婆领着大的,一家人随着人群在大集里穿梭着,遇到可心的东西就买上一些。

逛到卖衣服的摊位,大人孩子驻足下来。过年,大人孩子总得置办几件新衣服。大人还好说,孩子从里到外都要换新的。

尤其女儿已经十岁了,正是小姑娘爱美的年纪,吴秀芬在卖童装的摊位上,指着花色各异的毛衣、外套,让摊主拿过来,挨件往女儿身上比量。

定下孩子喜欢的衣服,又挑了内衣,吴秀芬这才把眼睛往男宝的衣服上盯。

男孩子的衣服花样少,儿子又小,根本不用问他的意见,大人看好了就行。

婆婆偏向小孙子,早就挑了几件。吴秀芬看了也觉得中意,让摊主拿了差不多的尺码给儿子比量了一下,就定了下来。

付了钱,正准备拿着东西离开,吴秀芬突然傻了眼——刚才还在旁边的儿子,此刻竟然不见了!

吴秀芬的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颤着音问婆婆和女儿。这一老一小也顿时慌了神,婆婆的嘴唇颤抖着,不知所措,女儿更是一脸的懵。

婆婆焦急地问摊主和周围的顾客,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孙子。摊主忙着照看生意,顾客的注意力都在买东西上,哪有人会留意一个才三岁大的孩子。

婆媳二人和小姑娘一时间也顾不上手里的东西了,开始四处寻找。

三个人象没头苍蝇似的在大集里乱转,结果却是可想而知。

后来经人提点,找到大集的市场管理办公室,管理员帮忙报了警,又在喇叭里广播,让捡到孩子的把孩子送到办公室来。

吴秀芬这才想起给自己的丈夫打电话,哭着把事情告诉了他。

丈夫火急火燎地赶过来,警察也到了。

大集内部没有安装摄像头,警察在简单询问了情况之后,派出人去搜寻的同时,调取了周围路口的几个监控。

赶集的人太多,抱孩子更是不在少数,监控画面又不够清晰,挨个仔细比对后,有个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孩子倒是有点儿象,可要说就是吴秀芬的儿子,又不能完全确定。

一个重重的耳光扇在了吴秀芬的脸上,这是结婚以来,丈夫第一次动手打她。

可是她除了深深的自责和愧疚,心里没有丝毫对丈夫的埋怨。

这个男人跑了一个老婆,三十几岁才终于有了儿子。也许这对城里人不算什么,但在农村,无论你有多少个女儿,没儿子便是断了后。所以,在儿子出生的时候,男人居然红了眼圈,哽咽着说自己终于后继有人了。

警方四处寻找孩子的同时,吴秀芬和她丈夫也没闲着,两人几乎走遍镇子以及周围的村庄,可是孩子依然杳无音讯。

他们洗了孩子的照片,扩大了寻找范围,就连春节都是在外面过的。逢人就把照片给人家看,问见没见过这个小孩儿。

半年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两人灰头土脸回到了那个农家小院。

这段时间,婆婆和女儿过得也不好,老太太整天以泪洗面,小姑娘也总是愣神发呆,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

婆婆唉声叹气一番,劝夫妻俩趁着年轻再生一个。除了这个,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弥补失子之痛。所有人都清楚,时间越久,能找回孩子的希望越渺茫。

吴秀芬的肚皮还算是争气,第二年就怀上了。

一直笼罩在这家人心头的阴霾总算是被冲淡了一些,男人总是板着的脸也偶尔有了点儿笑模样。

可是,命运似乎总喜欢捉弄人,三个月时,孩子流掉了。

接下来的一年多,吴秀芬又怀过两个,却都是没保住。跑了几家医院,也没检查出来是什么毛病。

男人的脾气越来越火爆,一不顺心张口就骂,抬手就打。直到吴秀芬的肚子再次怀上,情况才稍微好转。

这回吴秀芬不敢大意,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婆婆也是整天悉心照料着,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战战兢兢地过了七个月,吴秀芬出现了早产的征兆。

男人赶紧跟村里人借了车往镇上的医院送,还没到地方,吴秀芬就疼得昏死了过去。

后来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总算是保住了命,孩子也生下来了。

可是男人并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开心,因为吴秀芬生了个女孩儿。而且她频繁小产,伤了身子,这次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以后不会再有孩子了。

至于这个女孩,因为是早产儿,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孩子能不能活对于男人来说无所谓,但吴秀芬以后不能再生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他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婆婆虽然心里也不痛快,却还是留在医院里照顾吴秀芬母女,这让吴秀芬悲痛的心情有了些许慰藉。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吴秀芬可以终于出院了。

那个出生跟小猫崽差不多大的孩子,也顽强地活了下来。

家中添人进口本来是喜事,可对吴秀芬来说,却是恶梦的开始。

男人火爆的脾气相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如此,他开始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一起喝酒赌博,对吴秀芬和孩子更是非打即骂,甚至连母亲劝几句,都会被他痛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