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韧带拉伤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84字
  • 2022-02-23 14:39:11

“你爸说的没错。”兰姐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说,“今天多亏了你,要是王玲真出什么事儿,那可就麻烦了。一会儿我让人帮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搬大林旁边。”

江渔面带迟疑:“这……不好吧?毕竟我是后来的。”

监室里前面的铺位比后面的大,谁睡在什么位置那是有讲究的,一般情况下是按先来后到,有人走了,后面的人才会依次往前挪。但也有特殊情况,那就是号长的安排。江渔进来的晚,跟大林隔着十几号人呢。正常来说,直到她出去都不太可能轮到三号铺。

“你不用想那么多。”兰姐摆了摆手,“我这个号长在四零三说话还是好使的。”

江渔心想,兰姐的这一安排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儿,肯定还有后话。

不过她还是露出感激的笑容:“那我就听兰姐的,多谢了。”

“都说了,咱们之间用不着客气。都是自己人,谢来谢去的,反而外道了。”兰姐总是带着凶相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她往前微探了探,低声道,“我看整个四零三,王玲就对你还行,以后你多留意点儿,别让她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是无力不起早,兰姐是为了让江渔看着王玲,才给了这么个好处。

不过,这对江渔来说并不是坏事,反而有利于她接近王玲。

但她却面露难色,说:“多留意她没问题,但我可不敢保证她不出事儿。我听说,她自杀过。万一再来那么一出,咋整?”

“看把你吓那小样!”兰姐一侧嘴角扯了扯,发出一声冷哼,“睡觉的时候有值班的,你只管白天看着她就行。回头我再敲打敲打那些娘们,让她们别招惹她。你放心,让你看着她,也不是把责任都推你身上。”

“那好吧,我尽力。”江渔勉强地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兰姐,她为啥自杀呀?”

兰姐没回答,而是把目光落到已经走过来的大林身上:“让她们都往里挪,以后让江渔挨着你。”

话虽然是对大林说的,但声音却高了许多,显然是想让监室里的人都能听到。

大林依着她的话,转身向后面说道:“赶紧麻溜的,都往后挪!还瞅啥,听不懂咋地?”

她的嗓门跟她的脸盘一样,即使不喊,分贝依然不低。

一时间,除了头铺这边的三个人,监室里的人都动了起来。

“那我去把被子搬过来。”

江渔刚要起身,却被兰姐拦住:“不用,你胳膊伤了,让她们搬。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王玲为什么自杀。”

没等兰姐开口,大林咬牙道:“有病呗!”对于此事,她一直耿耿于怀。虽说成功阻止同监室友自杀算是立功表现,将来上法庭的时候,看守所会向法官提出从轻量刑的申请,但是万一没阻止得了,那就是号长和值班人员监督不利,都会受罚。

“多亏我当时留了个心眼,从她起来去厕所就一直盯着。你说这娘们儿,咋这么缺心眼呢?拐卖孩子又不至于死,她好好交代,争取个宽大处理啥的,下了监积极表现,减减刑,用不了几年不就出去了。可她……”

“得了,你别磨叽了。”兰姐打断了大林的絮叨,“听老油子说,男监有她同案。那个人说她干这个可有几年了,倒腾过不少孩子。她这属于情节严重,搞不好就是个死。”

老油子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劳动号,负责送饭送水,也偷摸帮着象兰姐这样的人搞些看守所里买不到的东西,比如香烟。

“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大林不屑地撇嘴,“我看她就是个傻X。”

“你也不想想,她卖了那么多孩子,钱还能少赚了?因为有钱日子过惯了,进来后不想遭罪就自杀的又不是没有。”

虽然没有从这两个女人嘴里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但她们的话却是让江渔若有所思。

王玲进来后没人给她的账上存钱,她身上穿的还是被抓时候的衣服,很普通,甚至有些廉价。

仅她的那个同案,三年左右的时间就交给她二十七个孩子。

根据其他同类案件嫌疑人供述,之所以会铤而走险做拐卖儿童的事,就是因为来钱快。

二十七个孩子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况且,她的下线不只是这一个同案。

那么,她赚来的钱都去哪儿了?

结合之前的猜测,江渔更加怀疑王玲之所以不开口,也许正是想隐瞒那些非法所得的去向。

这天晚上,周蓓和王玲都没有回来。

据说王玲被带到医院拍了片子,确定是左踝骨韧带拉伤,回来后留在医务室观察一晚。周蓓则是因伤人而被关了小号。

第二天临近中午,王玲被用轮椅推回监室。她的手铐还带着,脚镣已经被拿掉了。左脚腕包着纱布,用夹板固定着。

把人送到铺位上,肖管教在门口叮嘱了几句,锁好门离开。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出去再回来,总会有人上前问这问那。王玲是个例外,四零三监室的女人们仅仅投来若有似无的好奇目光,没有人上前搭话,除了江渔。

她把水杯递给王玲:“怎么样?还疼不疼?”

虽然被人接替了工作,她还是在打水的时候给王玲也带了一杯。

“多谢了。”这次王玲主动接过了杯子,略显苍白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感激之色。

外面响起老油子的吆喝声:“打饭喽!”

江渔知道王玲谢的并不是这杯水,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去打饭,待会儿一起吃。”

不一会儿,她带回来两个饭盒和一根红肠。这根红肠除了份量够足,味道跟外面的比差远了。可饶是这样,也是看守所里不可多得的美味。

江渔把红肠分给黄姨和秋秋,还有眼看就要流口水的何仙姑,剩下的分成两份,一份放到了王玲的饭盒里。

以前给王玲吃的,总会被拒绝,这次她什么都没说,直接夹起红肠咬了一口。

江渔深知如果太过主动,反而会让对方怀疑。所以从这顿饭之后,除了打水时帮王玲接上一杯,偶尔分给她点儿吃的之外,并没有再主动与她聊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