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看守所

  • 猎暗追凶
  • 星星先生
  • 2058字
  • 2022-02-17 19:37:45

侧匐在地上的女人双目象是要瞪出眼眶,一只手倔犟地向前伸着,五指成爪,却依旧没法阻挡生命的流逝。

离她两步之遥的男人半个脑袋都瘪了进去,红红白白糊了一脸,遮掩了他本来的面貌。

血从他的身下一直到门口,形成了一道长长的拖痕,象是一条通往炼狱的路。

暗红色的液体到处都是,流出来的,喷溅出来的,被涂抹的……或大或小,或长或短蜿蜒于地面、墙壁,象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每一个肺泡,阻碍了人的呼吸。

血色越来越浓,变成恶兽的血盆大口,吞噬而来……

江渔一身冷汗,倏然睁开眼睛,随即放平了身子。铺板因为她突然的动作而发出一阵急促的嘎吱声。

躺在旁边的姑娘被挤了一下,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咕哝道:“能不能消停点儿,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铁门旁边,一站一坐两个女人听到动静,坐着的大脸盘子女人起身,瞪着眼睛低吼:“干啥玩意,诈尸呀!”

江渔没有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是她没礼貌,而是还没到可以说话的时候。

她现在所处的是看守所四零三监室,进来已经两天了,刚来的时候,号长就说,新来的头三天不准跟任何人说话,不准看书。还丢给她手抄的一页纸,说是监规,三天之内背给号长听,背不下来要受罚。

纸上一共也就十几行字,无非是不准打架斗殴、不准绝食自残、不准蒙头睡觉、发现其他人的违规行为要检举、遵守所里规定之类的内容,江渔看了两遍就背下来了,但她没去找号长,想等到第三天再说,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还是不要太过显眼才好。

巡逻的管教经过,停下了脚步,大脸盘子赶忙陪着笑脸说新来的睡癔症了,管教朝里面扫了一眼,见没什么异常,说了句“都安分点儿”,转身走了。

夜里负责值班的人每两个小时换一次岗,大脸盘子看时间差不多了,过去推醒下一班的人,叫她们起来。

江渔趁这个工夫翻了个身,监室有规定,夜里不准关灯,头顶正对着一个大灯泡,就算闭上眼睛也晃得难受。

回想起刚才的梦境,她无声地叹了口气,八年了,无数次在梦中重复着同样的情景,历目在心。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相才能大白于天下,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

早上五点半,起床号准时响起,所有人必须立即起床,不允许有丝毫的耽误。当然,除了可以再懒几分钟的号长。

本科四年,研究生一年半,江渔在警官大学生活了五年半,对于军事化管理早就习以为常,从号声乍一响起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清醒,但她还是故意等到号声结束,大家都起身时才揉着眼睛爬起来。

穿衣叠被,然后排队洗脸刷牙。牙刷是特制的,没有把,还是软的那种,因为怕有人用来自自残,甚至自杀。

牙膏全监室只有一支,由号长保管,用的时候也是她给每个人挤一点儿。

号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大家都叫她兰姐。很瘦,颧骨突出,浑身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戾气。

江渔排在最后,轮到她的时候,兰姐眼睛都没抬,在她的牙刷上象征性地挤出了还没有黄豆粒大的一小节牙膏。

里面就这样,什么都跟进来的时间长短成正比。新来的永远排在最后,什么都是最差的,干什么都要受限制,连厕所都不能随便上。

六点钟,内务基本完成,有人送饭过来,馒头咸菜。

进到看守所,每个人都会有个账,存钱进去就能买吃的和生活用品。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有账的好处,可以自己加餐,虽然仅仅是咸鸭蛋、火腿肠。这些在外面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到了这里却都是上等的美食。

但看守所里有规定,每个月金额不能超过五百,所以大家都尽量把钱用在买吃的上。

江渔刚进来,账上还没存钱,只能就和看守所里不可恭维的伙食果腹。

进来前,面对一桌子好饭好菜,她没有珍惜,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万分。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想,唉……

吃完早饭,值日的打扫卫生,其他人排着队,顺着过道来回散步消食,只有两个人各自靠墙坐着。一个是新来的,被限制行动的江渔,另外一边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女人,瘦削脸,皮肤较白,眼睛不大,鼻子两侧有几颗并不算大的浅褐色雀斑,额角有一块疤痕,从颜色上来看,应该是刚愈合不久。

她坐在那里,双腿蜷起,头歪在膝盖上,双眼放空盯着虚空中某个并不存在的点,完全就是纯良无害的模样,与她手腕上和脚腕上镣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喂,那个……谁,你过来!”大脸盘子在兰姐的示意下朝江渔勾了勾手指。

快速将有意无意瞟过去的目光收回,江渔把手里写着监规的那张纸折上,起身下了大通铺。

兰姐站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活动着肩膀,斜了江渔一眼,大脸盘子马上会意,装模作样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背吧,背不下来有你好看!”

“一,服从管理教育。二,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不隐瞒犯罪事实。三,认真学习政策和法规,深挖犯罪思想根源。四,爱护公共财物,搞好公共和个人卫生……”

十几条,江渔故意背得磕磕绊绊,却也是一条都没落下。

“行了,从今天开始,厕所归你打扫。”兰姐朝大脸盘子使了个眼色,“教教她怎么做。”

大脸盘子清了清嗓子,抬着下巴说道:“厕所里所有的地方必须都得打扫得干干净净,要光亮照人。光亮照人懂不懂?”

江渔摇了摇头。

大脸盘子撇着嘴说:“光亮照人就是得象镜子一样照出人来!埋汰一点儿都不行,听明白没?”

江渔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有人说:“该坐板了。”

“赶紧的,集合,坐下!”大脸盘子招呼着,让所有人在两边的大通铺上排队坐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