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闺蜜
  • 白色的彩虹
  • 敬紫
  • 3982字
  • 2022-05-10 10:52:14

“安安,你知道彩虹颜色吗?”

王安摇摇头,望着秦小希,水汪汪的水杏眼里都是秦小希的笑颜。

秦小希嘴角微扬,习惯的用手去点下王安的眼睛那。

一字一字的说:“其实啊,彩虹是没有颜色的,哈哈哈……”

王安,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看着笑得有些制止不住的秦小希,居然也点头了。

她脸上还是那么冷冷的苍白,眼睛却弯成了月牙状,澄澈清明。

她抬头看天空。

“小希的话我都信!”她的声音很小,小的似乎只能她一个人听到。

“我的安安怎么这么傻啊,我说的什么你都会信吗?”秦小希哈哈的大笑完,得意的说。

天空上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光芒万丈的照向大地,照在校园篮球场上。

一排梧桐树,一棵粗壮的树下两个女孩坐在那里。

上课铃声响起来,秦小希两手抱住一个带密码锁的蓝色本子。

“安安,你真要把这个交给我么?”秦小希说。

王安点下头。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号,王安上班的第二天。

科研室里,王安低头看手机,再一次确定手机里电子车票上时间,二十一号九点二十一分。

她眼前的秦小希笑魇如花的脸,一张一合的玫瑰色嘴唇,晃得她开始迷糊起来。

“……安安,我最亲爱的闺蜜,你在真好……你也看到车票我都给你买了啊……”说完话的秦小希把头贴在王安头上。

她浓密的睫毛上涂些睫毛膏,忽闪忽闪的像小扇子,王安下意识地闭了下眼睛。

她都能感觉到有些香风扇了过来,在她的脸上和眼睛里。

秦小希冲着王安眨了几下眼睛后,笑容在她嘴角边慢慢翘起散开,脸上摇曳生姿的露出邪魅。

就要成功啦,安安真好哄!

王安的小心脏被秦小希的笑容惊得酸痛,浑身起了疙瘩,熟悉的冷颤从头到脚激灵灵的走了一遍。

这一天里,她看到过秦小希对待别人也是这样笑的,在别人转身后,她的笑容就凝固了,是冻住了的凝固。

“真让我去?小希,你,你是怎么想的,是被什么附身了吗?”她用手指着自己惊惧的小脸,吃吃的问。

说完她伸手很不舍得的去触碰下秦小希精致的脸,她感到了秦小希湿滑的皮肤,近于刚出锅的嫩白豆腐。

秦小希真是美呀!

秦小希原本刁蛮勾人的丹凤眼,被梳得很高的丸子头吊的有点狭长,浓密的睫毛里隐藏不住黑黝黝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把浑身不得劲儿的王安弄得更是发毛。

晃在眼前的秦小希一身焦糖色的裹臀西装衣裙,把她姣好的身材弄得更是凹凸有致。那故意翘起来的臀部,在王安眼里瞧着,秦小希更像一只发情的一身赤红毛的狐狸。

秦小希的漂亮是真漂亮,大方的漂亮,浑身骚劲儿不掖着藏着,她是天生的妩媚,不做作。

她除了身材火辣辣以外,一颦一笑里也透着那股子让人心痒的骚劲儿。

还有看人的每一眼里的娇艳,都是让四大皆空人的心里剩下了一个清明的字,空。

色就是空,空即是色。

况且二十八岁的女人离婚后,就像没有缰绳的野马。

撒欢的在无边无尽旷野里自由自在奔放,肆意仰鸣。

王安心里叹息,却也感慨眼前陌生的熟悉的美人命运多舛。

这么美丽的秦小希怎么就离婚了!

哎,谁让自己失忆了,错过了与美人朝夕相处的时光,也没看到美人泪洒别离的场面。

“我的好安安,你可是我重获至宝的闺蜜啊……”秦小希热哒哒的脸摩擦到王安的头上。

“你老说我是你的闺蜜,我怎么都不记得了……”王安无处可躲的可怜兮兮说。

秦小希的亲热更近一步,拥抱住瘦弱的王安,决定再讲一讲她们的过去,巩固一下她们的革命友谊。

“安安,你就是来拯救我的太白星君,就像以前一样,每每我遇到事的时候,你就会出现……”秦小希想说很多的过去,过去里自己懵懂的花季。

王安瞪大眼睛,里面是惊讶的眼神安静的听。

在秦小希怀里,听着秦小希说自己是太白金星的话,她还是受用的。

昨天王安刚进公司时,低垂着头的她并没有看到秦小希。

是秦小希喊了一声“王安”的惊呼声,让她瞧到身姿绰约的秦小希。

秦小希踩着高跟鞋,小跑的过来,激动的脸上有了绯红。

她看到了一团红色奔涌过来……

她竟很淡定的看着……然后慢慢的扬起嘴角。

乔石嘱咐过她,在公司里她会遇到秦小希,就会想起很多年的自己,也会很激动,身体可能会吃不消。

可是,昨天秦小希和别人说自己是她最好的闺蜜,她也没激动过,心脏也没有因为见到秦小希而狂跳不已,至于昏厥根本没有。

反到现在王安听到秦小希说太白金星时,竟然头晕的感到些她的情真意切。

“小希,我有帮过你吗?”王安的头贴紧秦小希的胸,认真听她的心跳声。

“嗯,经常会!安安,我好想过去的我们,你总是很信任我,和我说你心里的话。”秦小希抚摸着王安的肩膀说。

瘦瘦的王安依旧和高中时一样,纯粹的奶娃娃脸蛋,欲说还休的水杏眼下娇唇若朱红,眼眸微冷眼尾微挑,及腰的长发飘在盈弱弱的身板上,那瞧你一眼的神韵总给人一种林妹妹重生的模样。

就是这股子冷冷的模样,高高的瘦弱的漠然,让秦小希惦念了很久。

就是这样纯粹的王安,曾经因为那场车祸失忆过,至今也没有恢复。

以前秦小希是真心难过,现在她是真心的开心,再次见到王安,自己能和以前的挚友乔石终于和好了。

乔石能和她说话,尽管脸上依旧是冷冷的,她就觉得很满足了。

王安走了以后,自己曾经懊恼过,因为王安她失去了一个这辈子里最依赖的人,乔石。

王安的不在让乔石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虽然不说话,也都会静静的听她发牢骚,而是见到她就躲得远远的。

乔石……秦小希心里还是叹息了一声。

王安来之前,一直不愿搭理她的乔石特意过来告诉她,如果上班期间,王安身体有不适,一定要及时告诉他。

秦小希急忙地问乔石:“王安还是病着吗?”

乔石还是不愿搭理人的态度看了一眼秦小希,那眼神里都是“你明知故问”的意思。

秦小希这才注意自己的言辞,深怕哪句话刺激了乔石。

王安的病还是自己告诉乔石的,还说好多王安不会好了的话。

可怜的乔石……

不对,可怜的安安。

她怜悯的神情让不想搭理她的乔石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秦小希立刻就欢喜了。

她答应乔石,自己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王安,就像当初。

乔石的眉头皱了一下要走,秦小希就又改口了。

要比当初还好,绝不再陷害她!

秦小希的保证,让乔石把王安安排到了她的科室。

此时她怀里的王安听到秦小希的心脏狂跳,她眨了几下眼睛,感到了潮湿,她觉得秦小希的亲热让她很受用。

昨天刚见面不久,秦小希就和办公室里的人说,她们是高中同学,曾经最好的闺蜜。

很快她们在几分钟里真的又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只不过还和以前一样,大多数时候都是秦小希说,王安听。

秦小希讲些她们的过去,王安每次听完还会问秦小希,我那时候傻吗?

每次王安问完,秦小希都是愣了一下后摇头。

后来,秦小希就开始和她介绍了公司,介绍了公司里有趣的人。

余乐就是其中一个,王安听了只是露出些不屑的表情,并没有什么要参与的话题。

今天她再次重申,王安是她最好的闺蜜后,抱着王安,秦小希娓娓道来她们相识的开始。

王安是高二时候来借读的。

她瘦高的个儿,抿着嘴冷冷的亭亭玉立的站在那。

一双水杏眼微微眯起似有似无的瞟过大家,便转向了一个角落,最后一排,没有窗口的自带亮光的秦小希那儿。

王安脱俗的气质就像世外高山上,一朵奇葩的雪莲花,凝香冷艳。

就在大家都被王安气势惊吓到时,和她对眼的秦小希搬了一下自己的桌椅,发出细小的声音惊醒了愣神的老师。

王安就被安排在了秦小希的身旁。

王安喜欢静,秦小希喜欢动。

秦小希说话时,王安都是静静的望着她,崇拜的望着,听没听不知道。

反正自己的身旁有了王安,就算队伍扩大了。

秦小希说到这时是很骄傲的,她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时的画面。

她不忘添油加醋的勾勒王安的美,还顺带自己保护天使的身份。

从此以后,校园里就有了一高一矮一动一静性格不同的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豪横在篮球场周边荡悠。

友谊之花开了不久,王安被秦小希撺掇的情窦也开花了。

秦小希说到情窦,又狡黠的瞄了一眼一动不动听她说话的王安。

秦小希说,那时候,也不知道高中生的恋爱到底算不算得是早恋,反正她们都不是偷偷摸摸的。

当然也没有人当面的谴责她们。

当时的秦小希身份很不一般,是班里很多人都晦涩不谈的。

她的继父和校长的关系不一般。

说起恋爱,之前,王安没来的时候,秦小希奋不顾身的迷上了高她们一届的学哥。

一个学播音主持的很干净的男生,还会打一手当时在全校风靡的上乘功夫,篮球。

王安来了以后,秦小希就出手了。

听到这,王安这才问她:“之前干什么了,是不敢吗?”

秦小希用好看的凤眼白了她,说:“之前你没来。”

王安想也没想就说:“我来了以后,你就是那种俗话说的狗仗人势吗?”

秦小希又翻了下眼睛,没搭理王安,继续讲她们的过去。

男生在一次带球时正好撞到了故意游离在他身边的秦小希,两个人就这样的红豆和绿豆对上了眼。

王安的恋爱很白开水。

她在一次晕倒时,被隔壁班的一个长相淳朴的男学生救起。

秦小希说“淳朴”时使用了很大的力气。

王安还是静静的听着,连神情都是标准一致的。

秦小希觉得自己讲的太累了,眼前的王安就像没有人一样。

自己这么费力的说,跟没有听众一样。

其实那个男学生就是乔石,除了是眼前王安的丈夫,还有就是自己心里最真挚的儿时伙伴。

也是自己为了报复乔石对她的拒绝,自己为了赌气,才撺掇王安去勾引他。

这件事是秦小希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

秦小希吞咽下就要脱口而出的悔恨,继续说。

淳朴的男孩除了面部搭配不及格,其他的都是上乘极品的人,换句话说是个保送大学的苗子。

这个男生就是你现在的老公,乔石。

从此王安年级四百多名的成绩,总是被保持年级前两名里的乔石拽着。

时间在她们两个女孩挥霍中过得很快,王安的成绩还是不温不火的。

直到高考前一个月,王安才真正的展现出她的智慧。

王安不相信的用手指了自己问:“小希,你说我上大学了?”

秦小希说:“别打岔,那时候我们都还没参加高考呢。”

王安乖巧地闭上了嘴,又恢复了淡定的表情。

秦小希摇头叹息,王安的冷一如既往啊。

她说,王安的成绩都归功于乔石飞舞的唾液。

几个月,乔石谆谆教诲的唾液没有白飞舞,让王安在年级前一百名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高考前王安回她的学校去考试了,秦小希和乔石留在原来的学校准备考试。

后来她们就没再联系了,好像谁也都没见过谁那样。

王安问:“哦,我回去了,那你呢?”

“我参加考试了,只是出了点问题……”

王安好奇的问:“哦,什么问题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