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情羞辱
  • 医仙神婿
  • 爱吃肉的胖仔
  • 2328字
  • 2022-02-19 20:38:07

清脆的响声响彻在谢家地餐厅!

叶晨左边的脸瞬间肿了起来,上面留下五道清晰的指印,他痛呼一声,整个人惯性的倒退几步,撞在了茶几上。

“废物!”谢婷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瞪着叶晨怒骂,“世上怎么会有你这吃软饭的东西,简直不知道羞耻两字怎么写,我要是你,直接一脑袋撞墙去死算了!”

谢婷指着叶晨的鼻子,唾沫星子溅了他一脸。

叶晨内心极度的压抑。

三年来,身为谢家的上门女婿,他受尽屈辱!特别是这个谢婷婷,更是看他不顺眼,每一天对他不是打,就是骂。

如果将叶晨衣服脱掉,就会看到他身上遍布淤青,而这三年之间,身上的淤青几乎从未好过。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拜他小姨子谢婷所赐。

叶晨满脸苦涩,道:“谢婷,不是你说今天的菜多放点盐的吗?”

“你还敢顶嘴?”

谢婷顺手将手中的筷子砸在了叶晨的脸上。

“我让你放,你就放?那我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啊?”

叶晨不再说话,他知道,小姨子这又是在故意找茬。

餐厅的椅子上,叶晨的丈母娘、岳父和他的妻子谢香,全部冷眼看着这一幕,甚至脸上露出不屑和鄙夷的神色。

叶晨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三年来,他们名义上是夫妻,可私底下却无夫妻之实。

别说夫妻之间的搂搂抱抱,他连手都没牵过,甚至晚上睡觉,都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更让叶晨难以接受的是,谢香这段时间跟一个男子经常出入宾馆。

孤男寡女跑去开房,傻子都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原本叶晨以为,只要自己好好的将谢香伺候好,迟早有一天会打动对方,可现在看来,自己在妻子的眼中,还真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啊!

想到这些,叶晨感觉到很累。

“谢香,看来你是真的想跟我离婚了。”叶晨目光落在谢香的身上,“如果你真的想,那么,我们就离婚吧。”

“呵呵!”

一旁的谢婷冷笑一声。

“看来你终于开窍了,不过我告诉你,这婚是你自己主动离的,到时候你可得跟爷爷说清楚,别让爷爷骂我姐!”

叶晨没再说什么,满脸疲倦之色。

入赘谢家三年,在谢家做牛做马,但这一家子还是想着法子折磨他,目的就是逼自己主动离婚。

别看谢香从始至终到现在一句话没有说,但谢婷所有的行为,有一大半都是这个女人在背后指使。

而叶晨实际上早就想结束这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了。

只不过他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三年前,身无分文的叶晨母亲病危垂死,得到谢家老爷子的帮助,给了叶晨五十万医疗费。

虽然他母亲的生命没有挽救回来,但在叶晨母亲病去之后,谢家老爷子又给了一笔安葬费。

甚至,还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自己。

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

所以这三年来,尽管在谢家活的像一条狗,可叶晨仍旧任劳任怨。

但现在,看到妻子跟别的男人有染,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放心吧,爷爷那边我会亲自跟他说,是我主动要求离的婚。”叶晨说道,当做出最后的决定,他反而平静了下来,如释重负。

“好,这是离婚协议书,叶晨,只要你在这上面签字,以后你跟谢家毫无关系,跟我也毫无关系。”

叶晨话音刚落,谢香终于拿出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餐桌上。

她指了指离婚协议书,满脸冷漠。

显然是早有预谋。

叶晨拿起签字笔,唰唰唰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没有犹豫,也没有哀求,甚至连补偿都没有要,直接签名。这让谢香一家子都是一愣,感到有些意外。

仿佛刹那间,叶晨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唯唯诺诺,谨言慎行胆小怕事的废物了。

不过,谢香没有多想,能跟叶晨离婚,这是她三年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期望。

签了字之后,叶晨离开谢家。

华灯初上。

叶晨走在大街上,举目无亲。

闪烁的霓虹灯有些晃眼,就像舞台表演上给他的灯光特写,只是显得极为凄凉。

母亲死后,他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

“看,就是这个废物!”

就在这时,几个年轻人忽然挡在叶晨的面前。

“是你!张浩!”

看到为首的男人,叶晨紧了紧拳头,愤怒的盯着对方。

此人,正是这段时间经常和谢香去开房的那个男人,他叫张浩,不仅如此,更是私底下带人对叶晨进行羞辱打骂。

“哈哈,是我。怎么,被谢家扫地出门,现在没地方去,要睡大街了?”张浩嘲讽的盯着叶晨说道。

叶晨看了看张浩身边的几个狐朋狗友。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想了想,他松开紧握的拳头,一句话没说,打算绕开。

“站住,老子在跟你说话,你没听到?”然而,张浩不依不饶,直接让身边的几个狐朋狗友将叶晨发给围了起来。

“小子,涨胆了啊,浩哥的话,你也敢当耳边风?”

“就是,看来今天不给点颜色给你看看,以后哥几个还怎么混?”

“哈哈,只要你这个废物今晚从我们哥几个胯下钻过去,哥几个不仅不打你,还给你一点钱去开个房,不然睡大街得多惨啊。”

张浩的几个狐朋狗友全都不怀好意的盯着叶晨。

叶晨心里有些紧张,但他不想再去做个窝囊废,旋即咬了咬牙,说道:“不可能!”

“让你钻老子的裤裆,那是看得起你这个废物!”张浩脸色一怒,抬手给了叶晨一巴掌。

叶晨脑袋被抽的有些晕,脸色因为愤怒变得有些扭曲,继续咬着牙说道:“张浩,有种你今天就把老子打死,不然总有一天今日之辱,将来十倍还之!”

“就凭你?”张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这个只知道吃软饭的废物,也想报复我?哈哈......”

他就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又道:

“废物,你跟谢香结婚三年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吧?想不想知道跟她在床上是什么滋味?”

“你!”叶晨忍无可忍,但还没冲上去就被张浩的狐朋狗友给抓住。

“给我往死里打!”张浩挥了挥手,身边的几人顿时对他一阵拳打脚踢,而张浩还在一边得意的笑道:“你的女人在床上的那股风骚劲,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啊!”

听到这话,叶晨心如刀割!

他躺在地上,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他的身上。

叶晨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抱着头,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没过多久,就被打的头破血流。

直到这时,张浩才挥了挥手一脚踩在叶晨的脸上,骂道:“废物一个!”

等众人离去,昏迷中的叶晨凄凉的躺在大街上,鲜血侵染衣服。

然而,谁也不知道,叶晨口袋里的那一块率铜牌正在缓缓地吸收着叶晨流出来的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