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摊牌!

  • 我能接管比赛
  • 作家nHV7lM
  • 2127字
  • 2022-04-14 11:13:00

一觉睡了个昏天黑地...

醒来的时辰刚好让张隐买到了楼下早餐店最后一杯豆浆和最后一根油条!

把油条杵进豆浆里裹了裹,一口下去...要升仙了!

张隐一边吃,一边拨通小助理的电话。

“秋秋啊...吃了嘛?哦还没吃?那多吃点儿!”

木秋秋:“o(╯□╰)o”!

“吩咐?没有没有!我能有啥吩咐!看你昨天受惊啦,想问问睡得好吗?吃得香吗?关于食堂整改我提了几点想法,发你邮箱了,你下班前做一个可行性PPT给我。”

木秋秋:“......”。

食堂改进是昨天张隐巡视考察后发现亟待解决的问题。

他需要好的膳食,合理的营养搭配,优秀的体能师!

这些东西统统与金钱绑定,本来对于原身张隐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但现在...

退后,张隐要开始装B了!

手握天赋图鉴,钱对于他来说,将慢慢变成一串可有不可无的数字!

心情大好地挂了电话,张隐点开“广博”,浏览今日热搜。

“《男足解散》,球迷们的一封信!”

“论海参的十六种吃法!”

“足坛新词汇——‘保护性接应’!”

“你懂球吗?”

...

这些热搜的核心内容无一例外只有一个,球迷们通过各种调侃,吐槽的方式,表达出希望解散龙国男足的殷殷期盼!

甚至有一条带图评论写的还是血书!

当然看那个颜色恐怕无法确定是哪一种生物的血液!

张隐嗤之以鼻!

“解散?”

这TM跟逃避有什么区别!

逃避,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大堆垃圾中,突然蹦出一条被置顶的热搜!

“足总已先后派出50个球探组,分赴各省队巡视,挖掘天赋球员!”

张隐先是点头,但很快不屑地笑了。

“省队?还是不愿意放下身段走近这个世界么!”

“高手在民间,不在庙堂!这个工作,我来替你们做吧!”

...

好又强足球学校的球场维护得比较好,只有两处3平方左右的草皮被黄沙替代!

球场上,一次孤独的行为艺术正在展示。

高洪博带球以接近单刀冲刺的速度在一串排列不均匀的雪糕筒间摇摆突破!

技术娴熟,动作流畅!

他面无表情,但双眼中汇聚的光芒凝练而坚毅!

“还有三个!”

“两个!”

“一个!”

“结束!射门!”

越过最后一个雪糕筒,高洪博的位置来到略过中圈的地方。

他原地摆腿,拔脚怒射!

皮球飞上高天,飞速向球门处降落。

高洪博射门后非但不停反而再次加速!

与此同时,球门底角一颗足球炮弹般射向正在疾冲的高洪博!

“嘭!”

高洪博的右脚和第二颗足球的落点完美重合!后者被巨大的动能驱使,变向往球门射去!

这脚凌空压得又低又狠!光看一眼线路便已让人目眩神驰!

“刷!”

高洪博射出的第二脚,球速远快于第一次超远距离吊射!却后发先至,在球门左前方撞飞第一颗皮球,自己稳稳钻入网中!

“成功了!第一次!竟然...真的可以!”助理教练徐东愣在原地!

高洪博本人也极为诧异!

这种训练太超纲,对力量,球感,天赋的要求近乎苛刻!

今天以前,他不过能勉强让两颗球在空中相碰,概率十中未必有一!

今天不知怎么,这表现...当真惊艳!

张隐收起天赋图鉴,眺望着那个傲立场中的年轻人,会心一笑。

小伙子的确不错!

“对了大D萌妹,我这不算用掉每天接管比赛的额度吧?”

天天:“不算的主人!不过您如果再叫我大什么的,可就不一定了喔!”

张隐翻翻白眼,又问道:“我刚从银行取的钱,来路没问题?这以后还会凭空多出更多money!要是引起有关部门注意......”

天天:“让一切看起来自然合理,主人不受任何质疑,是一个系统的基本素养呢!”

张隐点点头,抬步向球场走去。

...

“小高儿!”徐东兴奋地上前喊道。

不过,他眼中的异彩在见到高洪博脸上复杂的神色后逐渐暗淡。

“小高儿...”徐东拍着高洪博的肩膀又叫了一声。

“会有机会上场的,我再去跟马教练说说......”

他的声音到最后,已经细若游丝,显然对“跟马教练说说”这件事毫无把握!

“唉...这小高儿的家庭条件实在...实在...唉......”

张隐没有听到徐东的话,他自顾自走到两人身后,腆着脸笑道:

“小伙子练球几年啦?”

两人转头,高洪博一脸迷茫,徐东一脸警惕!

“张校?有何贵干?”

徐东说着,悄悄把高洪博挡在身后。

张隐尴尬地咳了一声,刚想开口,徐东又说话了:

“张校是来找我们卢校的吧。小高儿,大人说正事儿,今天的训练结束了,你回家吧!”

高洪博走了,他本来就对张隐没有丝毫兴趣。

张隐扫了一眼紧跟在身后像是押解自己的徐东,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有用么?这就像笼子里的小狗护食,你把粮食守得再好,我把笼子提走,不全是老子的?”

这个徐东嘛...倒也有点儿意思......

...

卢鹏对张隐的到来表现出了演绎式的尊重,又是倒茶,又是问候。

张隐咂了一口茶水,这才感觉到一丝温度。

他站起身,走了两步把门合上,然后提起行李袋,不轻不重地放到卢鹏的办公桌上。

拉链没拉,卢鹏可以很清晰地看见里面一摞摞龙币。

“我也不装了!我是来买你学校的我摊牌啦!”

卢鹏大脑短暂当机,随即饶有兴致地笑道:

“二十万?不知道张校哪儿来的底气?”

“谁告诉你就这点儿钱?”

张隐努力回想穿越前,一个购买九千万大独栋的土豪,拍出500元定金时的表情。

“这是定金,占收购款的10%!”

“两百万...”卢鹏默念这个数字。

张隐承认他有赌的成分。

不过根据这一路走来,教学楼内萧条的场景,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赌对!

打蛇打七寸,200万足够盘活这个学校了!

“这是我的电话。”

张隐两指夹出一张材质怪异的纸条。

卢鹏接过,翻面一看,哦...方便面封皮。

“我一般9点起床。晚上7点到12点别打,那时我的游戏时间。”

装完,收工!

张隐走时挥了挥衣袖,只带走卢鹏呼出的一缕烟气。

卢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