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嗯嗯!我报警!这儿有人装B!

  • 我能接管比赛
  • 作家nHV7lM
  • 2167字
  • 2022-04-13 11:50:00

走进自己所谓的足球学校...张隐目瞪口呆!

草坪稀烂,东一块西一块裸露着黄沙,像是一片染色失败的绸布!

“这TM沙滩足球啊!大D萌妹,你报复我?”

天天:“??”

视线转移,张隐看见一百米外的教学楼,脸更垮了!

二层小楼逼仄无比,看起来没有几间教室。建筑外墙肮脏不堪!瓷砖墙甚至掉了一大块!不规则的丑陋似乎在表示对主人极尽地嘲讽!

张隐黑着脸,跟着指示牌往自己的校长办公室走。

远远的,一阵几乎没有间断的喧哗声传入耳中。

“有人闹事?”

张隐紧了紧裤带,撸起袖子,疾奔两步,快速躲到墙角。

天天:“咦义主人,削微有那么一点猥琐呢!”

张隐小声反驳:“屁话,好汉不吃眼前亏,鬼知道原身欠了人家多少钱!先听听,见机行事!”

听了一小会儿,嗯!不是那种常规催债,张隐决定闪亮登场!

“赶紧给你们校长打电话!”

“就是,躲着就行啦?今天说什么也得把学费给我们退咯!”

“你们学校设施老化,教学一塌糊涂,吃得还差!每天不是馒头就是花卷儿,连午餐都不带换样儿的,我们家宝贝儿都饿瘦了!”

“小姑娘,不是我们为难你,你打电话呀!让管事儿的出来不就行了!”

被十几个家长围在中间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小家碧玉那种,可爱的圆脸上正呈现出一片纠结!

“大大们,不是我不打,你们把我堵在墙角半个小时,说话连气都不换,手机在办公桌上,我拿不了呀!”

众家长:“......”

“不用了!”一个中正平和的男声响起,张隐缓步走入。

他走到墙角,面对十几个气势汹汹的家长负手站定!

这是为了以最好的姿态,最佳的视角出现。绝不是因为待会儿万一撕破脸落荒而逃的时候,有足够的缓冲距离!

张隐对小姑娘笑了一下,说道:

“虽然学校财政困难,不过我刚才已经筹到了下一季度的运营经费,拖欠你两个月的工资,一会儿就发!”

众人一听,顿时向小姑娘投去同情的目光。

好家伙,这丫头都打两个月白工了!可怜哟!

小姑娘脸上的疑惑之色一闪而逝。很快对张隐报以感激的笑容。

这老板,啥时候欠工资了!这样给人家解围,挺有人情味儿嘛!长得也帅!现在更帅了!嘻嘻!

“各位!”张隐面向众人,正题来了!

“大家的诉求我感同身受,这么长时间以来,没能给同学们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没能让家长们放心满意,我十分抱歉!”

“但体育学习应该是一个有始有终的过程。这有助于孩子们优良品德的养成。”

“本周末,我校与邻校有一场足球对抗赛,欢迎各位莅临,见证孩子们的拼搏与学习成果!”

“比赛结束后,仍有退费需求的家长,我保证当场处理,绝不拖沓!”

言犹在耳,掷地有声!

张隐胸膛上挺,一股豪气在胸中激荡!

他目光依次扫过众人的脸,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中!

那是感动,是折服,是对他担当的由衷钦佩!

天天:“主人好帅!碉爆了!”

张隐在心里回应:“哪里哪里,爆是不能爆的!多亏你友谊赛的情报!”

家长们窃窃私语一阵,没有人说话,开始不约而同地离开。

张隐向走过他面前被震傻的人们一一点头致意,脊背挺得更直了!

意气风发呀!这王霸之气,要不说主角是我呢!

人群散得很快,最后一个男性家长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张隐就听见他小声的嘀咕:

“这傻B跟这儿演戏呢?装啥领导干部!MD智障!到时候不退钱市场监管局见!”

张隐:“......”

天天:“......”

...

郁闷不已的张隐在球场边散步,反复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

没问题呀!真的很帅嘛!不卑不亢,男儿本色啊!

嗯,一定是这个宇宙的人get不到我的精致优雅!

这么一想,心情好多了!

“哟!张校!可算找着你了!退费处理得咋样儿?”

张隐抬头,见到一个大油头向自己走来,脑袋猛地一痛!

“靠!记忆同步!居然是这种挤牙膏的模式!”

天天:“嘿嘿...”

这人名叫马金,是邻校足球队的主教练。也是对抗赛赌约的发起者。

“张校,我们卢校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合了吧。就您这两个人花花,说实话,我要是校长,还真不太愿意接!”

张隐不说话,头疼还没完全消减,记忆还在同步。

邻居“好又强”足球学校创立较早,硬件设施稍好,学生数量大概是张隐这边的3倍!

为了彻底占据体量本就狭小的市场,好又强提出了两校合并!

当然,合并后张隐只能占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前身是个死脑筋,断然拒绝!

对方先是威逼后是利诱,接着又是威逼又是利诱。最后这个马金针对原身张隐的死脑筋,提出了一个对抗赛赌约。

如果好又强赢了,张隐在合校协议上签字。反之,张隐却并没有提出他的彩头!

“真是个...”

天天:“白痴?”

张隐摇头。

天天:“智障?”

张隐摇头。

天天:“傻B?”

张隐:“宝P龙大不同,半夜起来涂口红!”

天天:“主人金句,已收录!”

马金见对方皱着眉头不说话,有些不耐烦!

他觉得根本没有来这一趟的必要,可他的校长认为张隐必然赖账!哪个正常人会把这种事情当真?

如果是原身张隐,还真说不准...

马金收起笑容:

“张校,何必呢!我手底下40多个球员,光平均年龄就比你的娃娃们大了一两岁!只要你同意......”

张隐头痛已经消退,右掌一竖挡在马金凑近的脸前。

他掏出电话,微笑着示意对方稍等。

马金一脸懵逼地见到张隐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三个数字,拨通!

“喂!警察叔叔吗?嗯嗯!我报警!这儿有人装B!”

“对对对!一看就是个傻B!”

马金一愣,随即涨红脸骂道:

“艹,姓张的,你!你......”

“我什么我!我逮住你的鼻毛就是一个过肩摔!”

天天:“主人金句,已收录!”

...

马金骂骂咧咧走了,张隐越想越开心,背着手大声哼歌:

“怕乌龟骑,怕狗欢喜,怕来的不是米,怕没有叽叽...”

“奇怪,你说这些人就不能编点儿跟人有关的词儿嘛!”

天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