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人情!

  • 我能接管比赛
  • 作家nHV7lM
  • 2787字
  • 2022-04-28 12:50:49

上一轮,崴脚大叔和碰倒雪糕桶的两人被淘汰,剩下四人进入第二关传球比拼!

被一个电话叫来的某射手王据说还在出租车上,到达之后,将独自完成比赛。

传球比拼的题目是,在篮球场另一端的底线放置一条两米长的红带,参赛者从这一端起球,只要皮球从红带上飞过即算成功!

大叔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后赶紧给自家队员打气!

“小哈维,你可得争气啊!”

“都看看!这是我们队里脚法最好的!”

“老莫,冲他M的!那小娃儿肯定专门练过绕桩,年轻人嘛,跑得快点算不了什么!脚法绝对一般!”

...

小老头似乎来了些精神,哨子吹得比之前有力了!

不过结果依旧惨淡,前两个人都失败了!

3号把球踢到飞到对面墙上,5号...

“艹!这TM是打篮球的地方!”一个年轻人捂着后脑勺骂道。

第三个上场的是前一轮以34秒完成盘带的年轻男人。他不断抬头丈量距离,深呼吸一口后起脚了!

皮球直直地往目标坠落!

“漂亮!”7号的教练兴奋地挥拳!

虽然有些侥幸,但皮球总是险险砸到了红带上!

7号往回走的时候深深看了高洪博一眼。张隐笑了,“知道该怎么做吧!”

高洪博点点头,依旧面无表情,缓步往前走去...

突然间,他的速度由慢到快,冲到足球前想也没想就是一脚!

踢完转身就走,都没有再去看上皮球一眼!

众人目送着皮球,飞呀,飞呀...那道弧线真美哟!

“砰!刷!”

皮球起得很高!撞在篮板右侧,打板入网!随后几个弹跳,滚过了红线!

寂静,急速蔓延!

隔壁场打篮球的8个年轻人离得最近,早就在关注这边的情况,此刻有好几人呆若木鸡!

他们看了看自己的手...这TM还不如人家的脚?

一个大叔合上嘴,悄悄走到人群后摸出电话:

“喂,小李吗?那个...要不你先别过来了...”

...

如果说高洪博第一轮的表现是很精彩,那这一记梦幻远射堪称惊艳!

在被震撼的所有人中,报名登记员小老头双眼中突然射出缕缕精光,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高洪博,又看了看张隐,突然笑了。

“你好,我叫申越!”7号走到高洪博身边伸出手。

“你好叔叔,我叫高洪博!”

张隐:“......”

死孩子,人家比你最多大10岁啊喂!

申越握着高洪博的手没有松开,“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还是想跟你比最后一局!”

高洪博点点头,眼里有了然之色!

张隐退后几步...这两人站在一起,竟让他生出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

嗯!他们对足球,都是真爱!

...

最后一轮,比拼射术!

要求完成0角度射门!其实本质上还是考教脚法,这是一个前锋的灵魂也可以说是基本功!

好事者早就从库房里抬来小球门,贴靠在篮球柱后,门框与球场边线平行!

张隐心道:“对嘛!这才有点儿足球的氛围!”

选手要在篮球场中圈抽一个弧线!射入球门者获胜!

十几米的距离太短!能力如果不济,打不出足够的弧线,皮球绕得过篮球柱却落不回球门,大概率会越过门框!

依然是申越先射!他凝神屏息,开始助跑!

右脚内脚背弧线!

“漂亮!”有人喝彩!

张隐微微摇头,不够!

果然,皮球下落时绕过了篮球立柱,但球速快了些,打在最远端的小球门柱上弹飞了!

其他几个场地打篮球的人们早已停止了运动,数十人全都围在第四篮球场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高洪博身上!人们在等,在期待!

高洪博没有助跑,他走到中圈处。抬头,低头,距离丈量完毕!

原地起脚!

皮球没有飞得很高,在空中的转折却无比犀利!干脆利落!斜飞入网!

“好!”喝彩声响彻球馆!

对于专业足球运动员来说,这样的水平其实并不值得称道!

但落在球盲们眼里就大不相同了!

见惯了龙国男足的停球,射门!

高洪博0角度挑射破小球门跟仙术似的!

估计某些人又要高喊“不信谣,不传谣!”了。

“这才是龙国足球继承者应该有的样子啊!”

张隐发现,最开心的居然是申越!他的眼睛里甚至有泪光在闪烁!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申越哽咽!像是黑暗中蹒跚已久的旅者忽然见到一簇火苗!

...

入围赛门票如愿到手,也受到了足够的礼赞,张隐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准备离开。

一路上都有人不停给高洪博加油,鼓励!小娃儿很受用,也很激动!

忽然,申越的声音再次传来,“小高!用力跑啊!别停下!”说着,把手中的足球抛了过来!

高洪博眼眶红了,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情绪波动!

张隐微笑道:“傻孩子,气氛到了,适当给人家一点回应嘛!”

高洪博用力点头!回身,起跑,加速!迎着皮球来了一记大力抽射!

张隐想制止...已经晚了!

“哔了个艹的!你个败家玩意儿!”

“咔啦!”皮球击碎篮球馆一侧的窗玻璃,飞向远方...好一会儿,又传来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哪个狗日的乱射!老子的车窗玻璃!滚出来!”

...

龙京西郊,云雾峰。

褪去喧嚣,远离人声,海拔两千米不到的翠绿山峰静静矗立,透过薄雾窥探,颇有深邃神秘之感。

轻轻鸟语不绝于耳,半山腰里一座雅致的古典别墅,阳台凸出建筑主体,对向山谷。薄雾,涓流,尽收眼底,朦胧而清幽。

这里的温度远低于山下,美人盖着纯白羊绒薄毯,蜷着身子,侧躺在藤椅上看书。

《唐.吉诃德》

西班牙语原版的文字密密麻麻,常人一眼看去必定头昏脑胀!

美人却黛眉不蹙,眸光晶亮,读得津津有味!

她最初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第二次捧起这本书。

直到主人公行侠仗义,游走天下,做着种种相悖于时代,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美人放下书册,看着远处放空。如此虚幻无力的想象,真会照进现实?

愣神间,别墅前的青砖小道响起脚步声,美人听见那急促的步频痴痴笑了,疯丫头!

“啪!”

手中书本被一把夺走,粗声粗气从耳后掠来!

“美人儿!劫色!”

“劫色的进不来,进得来的不会劫色!”

“那可说不准!”来人显然不服气,“虽然只有女人能上得了你这阳台,但美人这般好看,连我也忍不住想把你的薄衫亵服撕得粉碎呢!”

“你这种应该更受欢迎吧。”美人指了指对方的胸口。

来人摇头,“我的这个只不过比她们大了些,形状美了些,算不得什么优势!”

“......”

...

“唐吉诃德?”来人把书举起来一看,叽叽喳喳笑开了,“还是西语版!哎哟,看人家面对风车挥舞长矛心有戚戚是不?你现在不正在做这种事儿嘛!傻透了!”

“顽劣!”月清寒脸上颠倒众生的笑容让周围清冷的温度都有上升的迹象。

“我有说错?你一个学经融的绝世美人,商海浮沉,舞弄风云不好?我想想你女王反范十足发号施令的模样都兴奋!”

月清寒刚想开口...

“打住!又要来你那一套责任理论。老娘不感兴趣!”

月清寒摇摇头,忽然问道:

“他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入围赛都进不去,我们京畿三绝之首不是瞎了狗眼嘛!”

月清寒莞尔,不清不重拍了对方屁股一记。

咦?又大了!这女人...

“不过,他还赔了人家两块玻璃!”

“两块?”

“是的呀!他带那小孩儿,把B都装到天上去了!一下小心装大了!先是踢穿人家体育馆的窗玻璃,然后又撞碎了人家的车玻璃,还是辆路虎,三道杠那种!”

“噗嗤!”月清寒又笑!

“我去,姑奶奶!你最近发笑的频率太罕见了!不会是喜欢上那家伙了吧?这龙京城可有人要发疯的!”

月清寒一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来人仔仔细细端详半天,的确没有从她那双醉人的眸子里见到任何情愫。

“真无聊!对了,找我来干嘛?什么事腾信不能说?”

月清寒淡淡道:

“把你欠我的人情了了吧。”说着,招呼来人耳语。

“什么?死女人你疯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