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师傅,你做什么工作的?

  • 学霸的博士老婆
  • 太白猫
  • 2028字
  • 2022-03-22 00:00:00

她穿着黑色的女士职业西装,带有修身性质的西装服,勾勒出那无限美好的身段,而那下身的西装裤又无意间展露了纤细修长的美腿。

当然,

不仅仅如此...扎起来的马尾辫与黑框眼镜,尤其是中等的黑色高跟鞋,将整体的气质提升到另个高度,这性感与知性的完美结合,居然有如此庞大的冲击力。

方晧两世为人,见识过不少所谓的美女,但没有一位可以超过于倩倩。

与此同时,

站在门口的于倩倩,注意到拐角处的方晧,转过脑袋瞥了眼他,发现他满脸惊愕地站在那里,痴愣愣地望着自己,顿时内心深处一股淡淡的羞涩涌了上来,抿了抿嘴说道:“发什么呆?赶紧过来开门。”

“哦...”

“来了来了。”方晧回过神,收起内心那澎湃的情绪,脸不红心不跳地走到她的身边,这时鼻尖处嗅到一股淡雅的幽芳,随口问道:“喷香水了?”

“你管我喷不喷,又不是给你闻的。”于倩倩侧过脸庞,没好气地说道。

“是吗?”

方晧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掏出钥匙直接插进锁眼里,咔擦一声...便打开了房门。

于倩倩作为客人,还没等方晧的通知,自顾自地走进房间,把挎包往茶几上一丢,随后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转头冲姓方的说道:“给我倒杯热水,别太烫的那种。”

“知道了!”

“我的大小姐。”方晧习惯了她这大小姐的做派,倒了杯不是太烫的热水,又洗了点水果,便回到客厅的沙发处。

此时,

于倩倩端庄地坐在沙发上,捧着那杯热水轻轻地抿了口,抬起头说道:“你发给PRL的那篇论文进度怎么样了?初审有没有过稿?”

“初审过了,现在应该是外审阶段。”方晧吃着自己洗好的苹果,淡然地说道:“大概率没有什么问题,我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最多最多修改一次就可以了。”

听到他的话,于倩倩迟疑了下,小声地道:“要不要我帮你去找找关系?”

“呃?”

“你认识?”方晧略显诧异地问道。

“我有个大师姐,她是物理系毕业的,她的导师在物理领域里特别有名,应该...应该认识的吧。”于倩倩解释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帮你联系一下她。”

方晧耸了耸肩,随口回答道:“不了...谢谢。”

话落,

略显好奇地问道:“你大师姐好看吗?”

“......”

“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情?”于倩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道:“人家有男朋友的。”

“我就随便问问嘛。”

方晧笑着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哼!”

“甭谢,等会儿你认真点就行。”于倩倩气呼呼地道。

说完,

房间里开始弥漫着一股寂静的气息,两个人彼此间都没有说话。

于倩倩偷摸地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他一眼,轻轻地咬了下自己的唇瓣儿,糯糯地问道:“吃完苹果后,可以开始了吗?”

“上课吗?”

“等我...马上就吃完。”方晧加速了啃苹果的速度,就像一只饥饿的大仓鼠。

瞧着他此刻的模样,于倩倩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还别说...平日里总是把人家给气到半死,但偶然间所展露出的可爱,还挺让人芳心所动。

很快,

啃完苹果后的方晧,起身走进卫生间里洗了洗手,然后回到自己的原位,冲于倩倩说道:“开始吧,于教授。”

“那我开始了。”于倩倩从挎包里拿出两本教材,将其中一本递给方晧,接着便站起身子,隔着中间的茶几走到他的对面,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严肃地道:“上课!”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上课’,吓得方晧浑身一哆嗦,满脸惊愕地看着她。

“翻到第一百四十页,今天讲第五章中关于微分中值定理。”见方晧傻乎乎地坐在原位,没好气地呵斥道:“发什么愣?赶紧给我翻页。”

卧槽...

怎么突然变了个人?

这教学风格有点...有点瘆人啊!

方晧缩了缩脖子,急忙翻到第一百四十页,乖乖地坐在那里,聆听于教授的讲课内容。

“微分中值定理是研究函数特性的一个工具,它是微分学中最重要的结论之一,今天我会将以它为核心,仔细讲解下微分学中与其联系的几个基本定理。”

于倩倩拿着教材书,面无表情地道:“首先是函数极值与费马引理,要理解微分...可以追溯到费马对函数极值的研究,设f(x)在(a,b)上有定义...”

紧接着,

这位认真的数学女博士开始她的讲解,叭叭叭地讲了一大堆内容。

“从以上定义可以发现,所谓的‘极大’和极小”只是指在X0附近的一个局部范围中的函数值打消关系,因而是个局部性质,第二...在一个区间内,f(x)的一个极小值完全有可能大于...”

说到这,

方晧忽然举起手,打断了于倩倩的话。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疑惑吗?”于倩倩淡然地问道。

“于教授。”

“学生我有个问题。”方晧一本正经地道:“前面您说的定义,如果在不需要区分极大或者极小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啊?”

于倩倩愣了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这个问题很基础也很好回答,只是她第一次当大学教授,经验并不是很丰富,把最简单的东西给疏忽了,但又不想承认是自己的失误。

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方晧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把最简单的东西给忘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一般学生都知道,但谁让她遇到了我呢。

没办法...眼睛里就是容不得半粒沙子。

这个错误必须揪出来!

稍加思索,冷静分析,欲言又止...最后想到这么一句话,既能够体现自己的高情商,又能维护她的面子,而且还可以提醒到她的错误。

“师傅...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求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