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必须要出手了!
  • 学霸的博士老婆
  • 太白猫
  • 2089字
  • 2022-03-10 19:32:51

其实江大给方晧提供了宿舍,不过是个三人间的宿舍,方晧不习惯与别人同居,尤其与两个大男人同居,索性就自己出来找单身公寓住,幸福公寓虽然离学校很远,但住宿条件很不错,关键性价比极高。

刚刚回到自己的屋子,紧接着便接到王大妈的来电,瞧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方晧的内心倍感无奈,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随即便接通来电。

“王大妈。”

“我刚刚到家...”方晧坐在电脑前,一边游览着网站咨询,一边跟手机那头的王大妈聊天。

“到家好,我就放心了。”王大妈笑呵呵地询问道:“那个...小方呀?你...你觉得倩倩怎么样?”

“挺好的。”

“学历那么高,人也长得很漂亮。”方晧随口说道。

听到方晧这么讲,王大妈的脸上顿时乐开花,急忙对方晧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对你有所隐瞒,倩倩的妈拜托我给倩倩找个对象,我看来看去...就你最适合。”

“你看...”

“倩倩是博士,你是硕士,一个是教授,一个是研究员,关键又在同所大学工作,简直太般配了。”王大妈笑着道。

方晧张了张口,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就当犹豫不决之际,结果这时,手机里传来于老的声音。

“般配什么?”

“一个是搞物理研究的,一个是搞数学研究的,怎么就般配了?这两人天生就是八字不合,还有...别去掺和年轻人的事情,多大岁数了,这点东西都不懂。”

“哎呀!”

“我说你这个老头子,是不是给你脸了?怎么跟我讲话的?”

“懒得跟你争,反正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管你同不同意。”

一时间,

手机那头便陷入沉默。

“这死老头子...真是气死我了。”王大妈气呼呼地埋怨一声,随即冲方晧说道:“小方呀...你以后多和倩倩走动走动,你不是有她的联系方式吗?多约出来吃吃饭,当然光吃饭也不行,你要给她准备点小礼物。”

此时的方晧很是尴尬,有心想要拒绝王大妈,可又担心自己的拒绝会让王大妈不满,加之王大妈又对自己那么好,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和稀泥,先答应王大妈,至于处不处...这就说不好了。

“哦。”

“我知道了。”方晧默默地说道:“我试着接触一下吧,不过王大妈要是最后我和于倩倩没成的话,您可别怪我不给力呀。”

“没事。”

“不成就不成吧,感情这东西又不能强求。”王大妈说道:“那行...你早点休息。”

“嗯。”

“王大妈您也早点休息。”

话落,

便挂断通话。

方晧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中断界面,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又重新回到显示器上,然而脑海中却不经意间浮现出一张娇柔又俊俏的脸庞,有一说一...这女人的确漂亮,只是跟她爷爷一样很记仇。

与此同时,

某别墅的一个房间内,于倩倩正愁眉苦脸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她正试着从渐近正态随机变量中,去导出随机变量函数极限分布,但最终的结果均已失败为告终。

“难道是我的定理用错了?”

于倩倩撅着自己丰润性感的小嘴,脸上写满困惑与哀愁,撇了撇嘴...随手又在稿纸上写下几组定理,企图从这些定理中找到问题的突破口,可这种概率无限接近零。

这时,

手机响了,来电者是自己的老妈。

没等她开口讲话,电话那头的中年女子有点迫不及待了。

“相亲相的怎么样?”中年女子问道。

“一般般,也就这样。”于倩倩嘟着小嘴,无奈地说道。

“什么叫做一般?这人总有好有坏吧?这一般又是什么说法?”中年女子没好气地道:“你奶奶跟我讲,跟你相亲的那个小伙很不错,长得那叫一表人才,又是硕士学位,而且你俩都在同所大学工作,关键年龄也相仿。”

“......”

“妈!”

“我现在忙着呢,别跟我讲这些好不好?”于倩倩一脸不满地道:“我挂了。”

“你这孩子...我...”

嘟嘟嘟...

直接给挂断了。

片许,

手机再次响起,但这回于倩倩没有接,默默地摁下了拒接。

思绪重新回到渐近正态随机变量函数的极限分布的问题,于倩倩的胳膊肘搁在桌案上,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紧锁眉头,渐渐地...情绪开始烦躁起来。

不是吧?

我一个巴黎高师毕业的数学博士,居然不如一个搞破物理的?

哼!

就不信了...

...

...

翌日的清晨,

一缕阳光照在方晧的腚上,从睡梦中苏醒的他,如行尸走肉般穿上衣裤,然后简单洗漱一番,便急匆匆地上班去了。

坐公交,挤地铁,经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了江大,接着在员工餐厅里开始用餐。

三个花卷,两个煎蛋,一碗白粥,再配上些许萝卜干,可谓是丰富至极,关键这么一顿早饭只需三块钱。

坐在餐厅靠角落的位置,方晧默默吃着自己的早饭,这时...迎面而来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端着自己的餐盘,然后一屁股坐在方晧的对面。

他叫郑江河,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与方晧一样从事凝聚态物理的研究,不过研究的方向不同,方晧的研究领域是关于引力理论与共形场论,比如高温超导机制,而郑江河从事凝聚态物理系统中的量子计算。

“郑哥?”

“看你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方晧好奇地询问道。

“别提了。”

“这半个月下来,唯一有变化的就是我的头发,剩下的一点都没动。”郑江河叹了口气,眉宇间充满了忧愁,抬起头看着方晧,说道:“还是你爽,跟着于老整天闲云野鹤。”

方晧耸了耸肩,没好气地道:“要不我和你换换?”

“那还是算了。”郑江河笑了笑,随即认真地道:“小方...你有没有听到这个传闻,因为进度一直很落后,又占据不少的经费,关键年龄也快到退休了,这所里好像要把于老的项目给停掉。”

听到这番话,方晧不由愣住了,诧异地看着面前的郑江河。

看来...

我必须要出手了!

......

PS: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