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孤儿院的麻烦

管家略顿了顿,刚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了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路声。

“小辰这是怎么了。”

穿着一身红色礼服的明艳女人走了进来,她动作优雅地取下自己的小坎肩放到旁边冷峻威严的男人臂弯处。

男人动作自然的接过,只一双满是压迫感的眼眸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年人。

“怎么现在才回来。”

陆北辰哼了一声“你们还关心我什么时候回来吗?”

女人笑着优雅的坐道他身边,抬手揉揉他脑袋。

“小辰这是闹别扭了还是在外面受气了?应该不能吧,不都是你给别人气受,谁敢惹你生气啊?”

少年脑袋微微偏了偏“妈,我都十三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总摸我头。”

说到受气,陆北辰心中一动想起了那个女孩子。

他抿唇,有些紧张地的捏了捏手指问“妈,咱们家有没有……有没有丢过孩子?”

问完他就懊恼了,自己怎么对那小鬼这么在意啊。

却没发现他的爸爸妈妈在他问出这话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小辰你怎么会问这个!”裴安然不自觉的声音紧绷甚至都大了些。

陆北辰觉得自己妈妈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点,想了想还是将今天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姑娘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要不是我确定自己没什么妹妹……”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你有一个妹妹。”

裴安然紧紧的抓住陆北辰的手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双美目里含着异样的光彩。

“她在哪里?!!”

陆北辰整个人都傻了……

***

星光孤儿院内的孩子们都很勤奋,起得也早,那些早已懂事的大孩子会帮着院长妈妈照顾一些比较小的孩子,氛围异常和谐。

“院长妈妈今天的早餐吃什么啊?”

陆小茶已经道外面去跑一圈轻轻松松的回来了,身后跟着快累成死狗的阿越。

说出来谁能相信呢?晨跑他不仅跑不过一个小女孩儿,比耐力都不是她的对手。

两人一起出去晨跑的,但是现在他狼狈得大喘气,小姑娘却只出了点点细密的汗水,气息都没怎么变,皮肤还是那样白皙细腻,眼神依旧那样澄澈有光彩。

院长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她“小茶你什么时候去上学?老师都来催了!”

陆小茶鼓了鼓腮帮子不说话打算装傻。

院长妈妈戳了戳她额头,终究没忍心怪她。

“你啊你,今天的早餐是包子。”

刚说完她看见陆小茶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院长妈妈好笑的看着她“快过来帮弟弟妹妹们穿衣服吧。”

陆小茶爽快答应“好。”

走过去三两下给还不会穿衣服的小家伙们穿好衣服了,然后一手拎一个走道外面去。

“自己出去玩儿。”

落地的小孩儿欢呼的跑走了。

能被送到孤儿院来的小孩儿大多数都是身体有残疾的,或听不见或看不见或不能走路,有些是身体有疾病的。

除此之外被丢的就是女孩子居多,完好无损的孩子比较少,在这个大家庭里,孩子们很小就懂事,他们会互相照顾着。

但这片对孩子们来说唯一安乐的地方,其实也存在一些外在的威胁。

比如现在……

几个护工和院长妈妈正在带孩子们吃饭,孤儿院的大门忽然被大力拍响了,并且伴随着暴躁的叫骂声。

院长妈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安慰着害怕的孩子们“你们都乖乖吃饭,院长妈妈去去就来。”

陆小茶嘴里咬着一个包子,一手拿着一个大馒头跟着院长妈妈走了出去。

“小茶回去,我很快就会回来。”

陆小茶摇头,咬了一口肉包子一脸满足的吸了吸气,然后含含糊糊的说。

“我不怕,院长妈妈我和你一起。”

“我们也一起,院长妈妈是不是那些坏蛋又来了!”

几个块头比较大的大孩子也走了出来,他们是小男子汉,要保护弟弟妹妹们。

院长妈妈看了看孩子们,眼睛有些热,但还是不同意让他们一起跟着,因为太危险了。

不过没等院长妈妈出去,孤儿院的大门就被大力踹开了。

伴随着孤儿院内孩子们的尖叫声,外面几个混混拿着棍棒之类的东西,嘴里叼着烟走了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

院长妈妈见状脸色顿时就变了“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嗤……干什么?”

一长了满身横肉的男人走在前面,眼神轻蔑又厌恶的看着孤儿院众人。

“老太婆,还没带着这群小兔崽子离开呢,我看你们是真想死啊,赶紧的,限你今天之内带着这群小杂种搬走,否则……”

他拿着铁棒在手里拍了拍“那可就别怪哥儿几个不客气了。”

“你……”

院长妈妈护着身后的孩子们气得浑身颤抖“这孤儿院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男人嚣张的哈哈笑了两声“王法?信不信老子打死你们也没人发现,这是我三姑家二舅的表妹家的房子,我和他们才是亲戚,这房子合该是就是我的,凭什么这房子要给你?”

院长妈妈被这无赖气得浑身发抖“你太过分了,这是哪门子的亲戚,这房子是当初李姐姐留下来给我的。”

“那你也没花钱买啊,她之前是以为自己没亲戚了所以才给你了,现在我来了那还给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男人眼里闪过贪婪之色,他也是意外得知了这里要拆迁,然后冒充前任房主的远房亲戚想来要房子,反正这一窝子老的老小的小还能拿他怎么办?

院长妈妈恶狠狠的看着那些混混“这房子当初归我的时候是有见证人的,前任房主也是签了字的……”

“臭老太婆话这么多,让你们搬就搬,老子弄死你!”

一个满身铆钉的暴躁青年直接举着木棍朝院长妈妈打了下来。

院长妈妈眼里惊骇,身体下意识的护住了身后的孩子们。

就在那木棒要打到院长妈妈身上时,一只苍白得看起来过分柔弱的小手却抓住了木棒。

铆钉青年用尽了力气都不能再进半分,抽也抽不出去,他眼神惊骇的看着抓住木棒的小女孩儿。

陆小茶黑漆漆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那一瞬间,铆钉青年只感觉一股嗜血的杀意扑面而来,他浑身血液都凝固了,彻骨的寒意从脚底窜到头顶,双腿都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