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教训

即使是受着伤,男人也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去和陆北临打招呼攀关系。

“您……”

“三哥。”

噩梦一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男人和女人就看见被他们看不起的那小孩儿跑到了俊美青年面前。

他微微低头,镜片后的眸子里含着微笑和宠溺,抬起修长的手指揉揉小姑娘的脑袋。

那一瞬间,男人脑袋里轰的一声炸了,最后都只剩下两个字。

完了!

“所以……”

俊美青年再次抬眸,桃花眼里的笑意已然完全收敛,看起来过分冷漠。

“你想要告谁呢?”

陆北临手指淡然地推了下鼻梁上用来装饰的眼镜,薄唇上扬语气略显薄凉的吐出几个字,看起来有种疯批美人超级大反派那味儿了。

被青年盯上的男人双腿打颤,冷汗嗖嗖往外冒。

“误……误会,都是误会……”

告什么啊告,谁知道那小女孩儿竟然是夜色幕后老板的妹妹,都怪那个蠢女人说的话误导了他,还做出那些丢脸的事情。

陆北临轻笑一声“之前不是还挺嚣张的吗?来,和我说说怎么回事,我呢是个很讲理的人,不用害怕嗯?”

众人“…………”

听您这语气,可真不像是会讲理的人。

等了几秒,陆北临慢条斯理的叫人“阿越。”

“在!”

看着那边刚才还嚣张得要教训他们的一家子被大老板几句话给吓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的样子,阿越感觉特别解气,腰板挺得更直了。

“你来说说。”

阿越身体笔直的站着,声音平稳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完全没有任何添油加醋。

当众人听到那俩熊孩子因为抢他们小姐的鱼食被小姐丢水池里,他们心疼水池里的鱼,希望没有砸出个好歹来,毕竟十来万几十万的锦鲤呢。

当他们听到夫妻两个竟然想要打小姐的时候,一个个气愤填膺。

不要脸!

当他们听到小姐一手一个将人给丢出去了。

众人“…………”

等……等等……你确定这不是在说什么神话故事?

他们看了看只到老板胸膛还要往下一点点的小女孩儿,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柔弱无害没力气,随时会被风雨摧残的小白花。

但是把人给丢飞出去了,啊这……怎么听起来都不可能吧。

只有进来的时候真看见两人飞过来的几个保安神情恍惚,原来……原来那竟然是被小姐给丢过来的吗?!

就连陆北临也抽了抽嘴角,喂喂,过了啊,怎么听着这么离谱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吧。

但是阿越说得非常坚定以及自信,从脚趾头到头发丝儿都带着对陆小茶的崇拜。

陆北临“…………”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了少女一眼。

陆小茶眨巴了下眼睛,乖乖巧巧的站在自己哥哥身边,白白软软的一只看着可真是无辜极了。

明明就是小白花,怎么到阿越的嘴里就变成霸王花了呢?

“所以……这事儿就是你们自己嘴贱手欠,被一小姑娘教育了还不服气咯。”

自己的妹妹又有什么错呢,她只是想喂喂鱼而已。

陆北临当然是毫无理由的维护自己妹妹了。

男人只觉得脸都丢尽了,被一个小女孩儿教训。

“可是她把我们儿子扔水里去了!他们还那么小,只是抢鱼食而已又没有打她!”

陆小茶站在哥哥身边可神气的瞪回去“他们扒拉我还想推我!”

阿越点头“就是,别想抵赖,当时小茶就趴在池塘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你的儿子推到水里去,她只是自卫而已。”

陆北临听到这里冷锐的目光看向那两个孩子,紧接着冷笑一声。

“真是好家教,随意抢夺别人的东西,得不到就动手。”

他看着那夫妻两个,神情厌烦“滚吧,以后凡是夜色的娱乐场所,你们都不用来了。”

说完不顾男人的苦苦央求,直接带着自己的妹妹离开了。

“哦对了。”

走出几步青年忽然停了下来“去看看那些锦鲤,如果有死掉的或者被吓出事儿的,让他们全额赔偿。”

说完在那一家子惨白的脸色中不紧不慢的离开。

“这次阿越表现得不错,给他发一些奖金。”

“是。”

不得不说,经理都羡慕阿越的运气了。

得到奖金的阿越笑得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

“吓到了吗?”

陆北临问妹妹,啧……第一次和自己出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些人真该死啊……

“没有。”

陆小茶主动抓起了哥哥的手,嘴角笑出了两个漂亮的小酒窝,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这种被家人护短保护的感觉真好啊。

小姑娘开心的想着,下一秒脑袋就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下。

陆北临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傻,以后遇到这样不讲理的人,直接打电话给哥哥,我让保镖去收拾就好,不需要自己动手。”

陆小茶嘟着粉唇软乎乎地哦了一声。

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动手要解气一些嘛。

回到之前的包厢,陆北临已经让厨师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

刚到门口闻着味儿的陆小茶整个人都支棱起来了,直接丢开哥哥的手推开门跑了进去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

不过她坐好后并没有急着开吃,而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三哥快过来。”

一起吃一起吃。

陆北临笑了起来,果然他的妹妹是最可爱的。

走过去坐下,陆小茶拿着筷子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只虾一嘴咬了下去,虾壳都给她咔嚓几下给吞了。

陆北临“虾壳不能吃!”

陆小茶摇晃了几下脚丫点头,话都说不清楚了“好次。”

别说虾壳了,要不是怕吓着人她螃蟹壳都能咔吧几下给吞了。

陆北临带着手套,修长的手指几下将虾壳完整的剥下来,然后将虾肉放到了陆小茶面前的碟子里。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陆小茶唔唔点头,腮帮子圆滚滚的鼓动,乌黑发亮的眸子看起来水润润的,像极了一只努力往自己嘴里塞食物的软乎乎小仓鼠。

还是奶白色的。

陆北临忽然想起了那天傅野那小子送妹妹回来的时候,手里好像拎着一只奶白色的毛茸茸小仓鼠!

好啊……他就说那臭小子想把他妹妹拐回家里去养!

“阿嚏……”

被惦记的某人打了个喷嚏。

“哟,就你那健壮如牛的体质还打喷嚏呢。”电话里传来戏谑的声音。

“你懂什么。”

傅野手里拿着一颗花生米正在逗那只小仓鼠,眉毛一挑桀骜一笑。

“肯定是小孩儿想我了。”

他说得那样自信且坚定。

就算不是那也得是!

电话对面沉默了几秒。

“你踏马说什么呢!”

紧接着就是一阵咆哮“我妹妹会想你?你在想屁吃!”

“啧……文明用语懂不懂,咱们俩什么关系?从小穿一个裤子长大的兄弟,老子爷爷你都能喊爷爷,你妹妹怎么就不能是我妹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