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是你们先动手的

“晦气晦气!”

跟在女人身边的两个孩子嘻嘻哈哈的说着晦气,还朝陆小茶做鬼脸。

陆小茶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两个小屁孩儿计较。

而此时那女人嘴上刻薄,也没停下继续嘲讽。

“本来是到小花园里来看看风景的,现在可好,花园里也不知道飘着什么味儿,害得人家都没心情了,夜色的保安怎么回事?怎么让这样的人到小花园里来啊。”

陆小茶猫儿似的漂亮眼眸斜了她一眼,声音放大了些“的确有股味儿呢~”

“阿姨你是不是放屁了?”

“噗……”

阿越连忙止住了自己的笑容,但眼里的笑意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你……你这小孩儿怎么这么没素质!”

陆小茶哼哼唧唧,着到底是谁没素质啊,她将手里的一小撮鱼食丢池塘里,声音软糯无害。

“那不能啊,你嘴这么臭都毫无顾忌的张口,我都没嫌弃你呢你怎么还说我没素质了呀。”

小姑娘说话的时候不管是语气还是眼神儿都透着真诚和无辜,但也正是这样才最气人。

没见那女人气得手都开始发抖了?

只要陆小茶没吃亏,阿越完全没上去劝架的打算,毕竟谁让那女的先嘴贱呢。

反正小茶现在是大老板的妹妹,他腰板儿挺得笔直嘿!

见女人说不过一个小孩儿,她身边的男人深觉自己丢了面子。

他黑着脸道。

“闹什么闹,和那样的人计较做什么,我们到那边去看花。”

女人只得恨恨瞪了陆小茶喝阿越一眼,然后挽着男人的胳膊,踩着恨天高离开了,只是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陆小茶晃了晃脑袋完全没理会那几人,专心喂鱼。

她手心里放着鱼食,池塘里的胖锦鲤闻着味儿就非常主动的游过来了,直接抬起脑袋就往她手里找吃的。

陆小茶摸摸它们的大脑袋,眼神可馋。

可惜了不能吃。

“爸爸妈妈,我们也要喂鱼。”

原本氛围挺好的,但是两小孩儿的大嗓门一下子将锦鲤都给吓走了。

“喂什么鱼,看看就行了。”

男人呵斥一声。

倒不是他不想给自己的儿子买鱼食,只是这里的锦鲤不能随便喂,鱼食也不是随便给的。

男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陆小茶,他们是怎么得到鱼食的?

女人不以为意“不就是喂一下鱼嘛老公你凶什么,给他们买点鱼食来不就好了。”

“愚蠢,你以为这些锦鲤是谁都能随便喂的嘛?”

“那他们……”

女人的视线落到陆小茶身上。

男人语气鄙夷“应该是内部员工拿的,哼,这里的鱼有一条出事了他们都赔不起。”

两个小孩儿吵着要喂鱼,陆小茶皱眉,抿着粉唇鼓了鼓腮帮子不高兴了,这些人好烦啊,她就想安安静静的看看鱼而已。

“喂,把你们的鱼食给我。”

最终拗不过两个小孩儿的吵闹,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到陆小茶身边趾高气昂,语气宛若施舍。

说实在的,因为工作的原因阿越见到过很多性格的客人,像是女人这种自认高人一等,说话有点脑残的也不是没有。

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的双商能这么尬呢。

他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抱歉女士,您无权让我们交出任何东西。”

“我和你说话了吗?”

阿越“我……”

他刚手了一个字,那两个小孩儿就直接跑过来对他拳打脚踢的。

“我们要喂鱼我们要喂鱼!”

其中一个还直接到陆小茶身边上手去抢了。

他们两个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一向霸道惯了,反正每次爸爸妈妈都会帮他们解决,才不会管别人愿不愿意呢。

那小孩儿准备推陆小茶的,但是却被一只雪白的手掌抓住动不了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臭女人!”

手被抓住了,他就开始准备用脚踢。

“哗啦啦……”

陆小茶是谁?她能惯着熊孩子?

直接拉着熊孩子的胳膊一扔,丢水里去了。

丢了一个没完,她很不高兴地转身去拉住了另一个小孩儿,看着轻飘飘的一甩,也落水里去了。

阿越整个人都呆了。

水池里两个小孩儿不断的扑腾水叫爸爸妈妈,哭声震天,紧接着就是女人尖锐的叫声。

在另一边打电话的男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跳水里把自己的儿子给捞了上来。

那水池不深,两个小孩儿站起来也才到腰部的位置,但因为突然落水背吓到了所以呛了几口水。

“你这个小贱人!”

女人见儿子安全了,表情狰狞的抬起手掌就要往陆小茶脸上抽过去。

阿越抓住了她的手腕“是你和你的儿子先动手的。”

“滚开,我今天要她好看!”

男人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抬起手掌就要打人。

陆小茶轻轻松松的侧身躲过,男人因为惯性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

但是这也让他更加恼怒了,并且再次举起了手掌。

阿越想要过来阻止,但是却被那个女人缠住了,心里慌得不行。

此刻陆小茶乌黑的眸子盯着他,语调软糯又无辜“是你们先动手的哦。”

话音落下,两人都没反应过,身体就已经飞起来了。

两个成年人,加起来三百多斤,却被那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儿抓着手臂一扔,就这么被甩飞出去了!

阿越张大了眼睛“哇哦……”

这高高的弧度,这距离……

听到声音赶过来的保安和服务员。

“我艹?!”

嘭的一声,两人正好落到保安的脚边。

现场除了那对夫妻的惨叫,其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保安睁大了眼睛和嘴巴,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这可是两个成年人啊,怎么就飞……飞起来了?

阿越收回差点儿脱臼的下巴,脑袋跟生锈的机器人一般扭头,看着某个鼓着腮帮子有点儿生气的小姑娘。

“烦人,我要和三哥告状,以后不准他们来了。”

不管是神态和语气都像极了天真的小孩儿,完全让人想象不到,刚才将两个成年人丢出去的就是她。

陆小茶乌黑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落到俩落汤鸡熊孩子身上。

之前还嚣张得仿佛全天下都是他们爹妈家的熊孩子,此刻对上陆小茶的目光惊恐极了,相互抱着瑟瑟发抖,像极了看见恶鬼和怪兽的样子。

“不要……不要吃我们哇啊啊……”

好吧直接背吓哭了。

陆小茶撇撇嘴“真没用。”

这么就吓哭了。

那边回过神来的保安将哀嚎的两人扶起来。

“我……我们要告她!”

男人愤怒的指着陆小茶,人都被气傻了,身上简直哪哪都疼。

“你要告谁?”

慵懒磁性的声音带着冷意,陆北临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

青年身量修长容貌俊美如天神,行走间带着从容不迫的镇定,一身气质贵不可言。

男人不认识他,但他眼里还是有点的,这人绝对是那种顶尖的豪门公子少爷。

“老板。”

听到夜色会所的总经理叫他老板,男人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浑身都激动兴奋得颤抖了起来。

居然……居然是夜色的幕后老板吗?陆家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