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蓝星

启源星,剑门宗广场上人头涌动,众人纷纷交头接耳,面上皆都漏出兴奋痛快的表情。

“咚……”

一声嘹亮的钟声响起,广场为之一静,高台上站立的执法长老高声说道:“带逆徒苏宇!”

台下两名执法弟子押着苏宇,上前躬身施礼:“禀长老,苏宇带到。”

执法长老眼角带着笑意看向苏宇:“逆徒!你霍乱宗门,调戏女弟子,骗取同门宝物,你可知罪!”

苏宇挑了挑眉毛,向执法长老神识传音:“老头,干嘛这么大阵仗,不就是拿了你孙女的肚兜么。”

“我这里可是有老祖的宝源珠,是我偷……不,是拿来观赏的,你想不想要?一会儿咱们演个戏把我放了得了。”

执法长老闻言眼角不自然的抽了抽,眼角余光撇了撇高坐在上方平台的老祖,发现老祖怒目圆睁,一脸怒气的盯着苏宇。

心想:“活该你小子倒霉,当着老祖面你也敢跟我传音,你当老祖修为是摆设啊!还是赶紧把你小子打发了,可别连累到我。”

“逆徒,你承不承认你的罪行!”执法长老言词喝问。

苏宇一瞧这阵势,这是要跟我硬钢到底啊,切,小爷还能怕了你不成?

甩一甩衣袖,仰起头:“呸,老头儿,多大点事,你孙女又不缺肚兜,至于么!”

“轰!”广场上众人神情瞬间都炸了。

“执法长老孙女都没能逃脱这恶贼之手?”

“那可是我的女神啊,必须严惩他!”

执法长老闻听这些言语,瞬间脸色通红,尴尬的无地自容,咬着牙恨恨的瞪着苏宇:“逆徒,还敢大言不惭!”

转身对老祖深施一礼:“老祖,此子屡教不改,闹得宗门不得安宁,还望老祖打开梦灵台,罚他体验三生三世轮回之苦,以此修养秉性!”

广场众弟子也纷纷附喝:“望老祖惩罚苏宇!”

老祖也看着苏宇不顺眼起来,本是修炼天才,将来必能为宗门发扬光大,可这性子顽劣,痞性难改,居然都偷到自己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压下心头之火开口说道:“苏宇,罚你入梦三世,你可愿意?”

苏宇眼睛微眯,心里琢磨,“你才愿意入梦三世呢,谁知道有什么后果,得想个办法。”

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苏宇挺起胸膛,面露坦然真诚之情,动情的说道:“老祖,我入宗门以来,得众长老赐教,修为一日千里,可我深知修道不容易,没有一颗向道之心难以修成道果。”

“我故意巧取同门之物,为的就是他们不能贪恋俗物,贻误修炼的好时机,勉励他们修炼之心更近一步。”

“我知道这么做,会让很多同门不理解,但我深爱宗门,深爱同门师兄弟,只希望他们能修成道果!”

说道深情之处苏宇还挤出几滴泪水。

师祖和众长老还有上万弟子皆都哑然,难道真的错怪了苏宇,看他表情真挚,话语动情不似作假。

“不能相信他,他就是花言巧语,颠倒是非!”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一道高昂的女声吼道。

众人恍然大悟,无不声声喝骂苏宇。

“信你个鬼,你就是骗我的宝物!”

“连我的寻灵鼠,都被你吃了。”

苏宇正陶醉在自己的表演中,不知哪个女的喊的一嗓子,这气氛全都给破坏了,不由得怒由心生吼道:“是谁!有本事站出来!”

女弟子阵营中“嗖”飞起一位女子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宇。

“是你姑奶奶我!苏宇你趁我洗澡,拿了我的肚兜,你敢不承认吗?”

苏宇一看原来是执法长老的孙女,这可是有名的小辣椒,想到她那粉红色的肚兜,心里就是嘿嘿一笑。

但绝对不能承认啊,板起面孔一脸正经的看着她:“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拿的!”

“还敢狡辩!我的灵狐全程看到你拿了!”执法长老的孙女气的面红耳赤。

“额!”这该死的狐狸,早知道就把它炖了,苏宇正要开口狡辩。

女弟子阵营中又“嗖嗖嗖”飞起数百位女弟子,一个个横眉竖目怒骂。

“你这个败类,敢做不敢当!”

“你还骗了我的玉兔!”

“我的袜子肯定也是你偷走的!”

……

轰!这数百位女弟子的控诉,瞬间点燃了上万在场弟子的怒火,一个个纷纷指责怒骂苏宇。

一脸呆滞的苏宇有点蒙,我有做过这么多事吗?不就是搞了点灵石,骗了点宝物,偷了点肚兜么!

可我拿肚兜也是为了我那只镇天犬拿的呀,那狗东西就喜欢肚兜,不给就不干活。

对了,那狗东西跑哪去了?老子在这里受罪,它居然跑没影了。

苏宇在众人一片汪洋谴责下,最终被送上了梦灵台,老祖伸手一指梦灵台,打出一道法决,梦灵台绽放七色光彩。

一道七色漩涡兜头罩下苏宇,苏宇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祖一愣,这怎么人还消失了,不是灵魂摄入梦灵台么?百思不得其解。

众长老也不解的看向老祖,一脸的疑惑,老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此子痞性顽劣,应当严惩,顺便罚他身躯在梦灵台受罚。”

众人这才解惑,纷纷点头称是。

众弟子看着苏宇受罚,心里都高兴不已,可算送走了这个败类,这下宗门该太平了。

苏宇被七色光球包裹,穿梭出启源星在茫茫宇宙中极速穿行,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昏迷的苏宇,身躯被围绕蓝星运转的月星仙阵困住。

七色光球与仙阵碰撞的能量波动,促使苏宇苏醒了过来,茫然的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仙阵,探出神识想仔细观察仙阵,结果仙阵一阵能量波动,苏宇的灵魂被剥离出体外。

大惊失色的苏宇,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灵魂就被七色光球包裹着冲向蓝星。

半夜时分,夏国京都其中一座四合院,后院的一间厢房内,七色光球一闪融入了少年的头部。

七色光球占据了少年脑海的深处,光华闪烁释放了苏宇的灵魂,苏宇的灵魂在脑海游荡了一圈,很快就感应到了,这具原身的灵魂。

看着比自己弱小了很多的灵魂,苏宇轻而易举的吞噬了,慢慢的融合着他的记忆。

少年原名也叫苏宇,十七岁在上高中,父母在边远地区执行任务,好些年没有回来了,每月都给他邮寄三十元生活费。

别小看了这三十元,在这个纪元1960年代,可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放下这些记忆,苏宇披好衣服下床,来到院内仰望夜空那颗明亮的月星,不由唉声叹气自己的本体还在上面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归本体。

现在这具身体没有丝毫修为,倒是具有灵根,不过不是很好,就这资质不知哪年哪月才能修炼到化神,飞渡虚空去月星取回本体。

仔细感悟了一下空气中的灵气,虽然有灵气,但有些稀薄,不如启源星的灵气浓郁。

单靠苦修恐怕老死也不能修炼到元婴吧,更不用说化神了。

还得炼丹才行啊,也不知道这个蓝星有没有需要的草药。

这些事回头再说,暂且放下,首先要搞清楚脑海深处,那个七色光球有没有什么坏处。

转身回到屋内坐在床上,心神合一仔细感悟脑海里的七色光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