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暴雨谈话」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873字
  • 2022-02-25 06:55:00

巴勒莫,或者说亚罗湾的气候,风雨难测,就像昨日还是晴空万里,今日就乌云密布,大雨随时都有可能落下一般。

伍迪醒来后,看着窗外的昏沉天色,还愣了片刻,昨天明明出了月亮来着,按理来说是不会下雨的。

不过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并未太在意天气。

主要是因为刚才他下意识呼唤了一下前世智能管家的名字,不过睁开眼睛却是看着那奢华古朴的天花板。

真的,回不去了……啊。

良久,伍迪在沉默中,终究叹了口气,将最为丰沛的情感按捺在心底的最深处。

毕竟路已然在脚下,他既然无法回头,那就不必留恋、怀念与执着,一直向前吧。

想到这里,伍迪顿时觉得海阔空高,前途一片明朗,就连脖颈后的痒意带来的阴霾也没动摇丝毫。

立刻他便穿衣起床,动作格外利索,这是他上一世参加星际战团培训时的习惯,也让他在退伍以后生活一直规律,就算成为了虚拟游戏里的职业玩家,身体也远比普通人要强健的多。

随着他的苏醒,没多久,早餐便被穿着黑白围裙的女仆推着餐车送到了卧室,这似乎是他姨母的吩咐,以往都是在楼下能坐二十多人的长条大理石餐桌用餐的。

而伍迪也巴不得如此,匆匆解决了类似荷兰松饼的早餐,再囫囵喝下了一杯尚温的牛奶,便下楼快步走到了昨天晚上一直呆的炼金室中。

里面的摆设依旧和昨天他离开时一样,瓶瓶罐罐摆放整齐,不过其中有一些空的曲颈瓶、试验烧杯中已经沉淀起了物质。

这是“醒草”,“青草试炼”中煎药的必备工序,虽然主药还没到,但是其他的工序已经可以开始了,刚好熟悉一下煎药手感,看看自己有没有手生。

不过,他上一世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猎魔者导师,配置高难度药水可能力有未逮,但是对于最基础的“青草试炼”,伍迪还是感觉自己很快便得心应手,熟稔异常。

毕竟也没什么难度,工序还不如高等炼金魔药“红龙之血”的二十分之一。

那可是服用之后能让玩家身体模板直逼成年红龙的骇人魔药,当然副作用也很大,得先抗住第一波龙血在内部沸腾,才能驾驭如此强大的力量。

如果驾驭不住,那就是一瓶剧毒无比的炼金药剂,一滴足以让体质超过20点,拥有再生能力的巨魔拥抱死亡。

“妄想获得巨龙力量的家伙数不胜数,但只有猎魔者成功了”——猎魔者导师安巴克

不过药剂就算能用,也得看人。

曾经有个二阶快三阶的猎魔者在一次冒险中为了帮游戏中的女友拿到进阶凭证,斥巨资服用了红龙之血,直接当场就把副本BOSS一头龙巫妖给拆成几千块零件,还不谈被龙炎烫成粉末的。

然而最后因为破坏力过于强大,龙巫妖的一些收藏也被一同毁坏,进阶凭证也没了,最后除了经验,那人连药剂钱的十分之一都没赚回来,还分手了,放到论坛上,一时成为了一桩玩家间调侃猎魔者玩家的笑谈。

而猎魔者之所以能够承受足以杀死山岭巨人的“红龙之血”魔药,最为关键的便是“青草试炼”给身体打下的基础,除了让身体产生耐药性,还能激发体内的一种“突变”。

这也是让猎魔者的身体比起普通战士而言,更加强壮,敏锐,还可以做出常人无法达到的动作和反应的真相,同时拥有一双看透黑夜的双眼。

后续的进阶药剂更是不仅能让猎魔者免疫疾病与剧毒,还能获得自然之魂的青睐,拥有高阶的寿命与类法术能力,高阶时,那堪比打不死小强的属性可是让不少玩家心生羡慕。

不过职业就这样,门槛摆在那里。

猎魔者固然前中后期都很强大,但前期不像战士可以修炼出斗气,早已畸变的身体让他只能依赖魔药的帮助,而《圣者》一些稀有草药的价格一直在游戏商人的操控下……

因此猎魔者也有一个别名“氪金者”,也有穷玩游荡者,富玩猎魔者的传言。

“这个世界,总没有人和我抢草药了吧。”

伍迪不禁想起上一世自己猎魔者职业,最后进入副本,连瓶同等级的魔药都喝不起的窘状,只能说,不是一般的惨。

还好这一世不用再遭受那些第四天灾的污染,他昨日已经问过了,最近神殿的神谕没有提到过一句“圣临者”,玩家自然也就成了泡影。

因为昨天已经处理过,今天伍迪来到这里主要还是收下尾,以及看看药剂“醒发”的如何,时而一边处理还未处理的草药,时而一边观察着试管中正咕咚咕咚冒着泡的绿紫色液体。

“黄眼藤应该今天能拿到,曼陀罗根那家店说过两天就会到,还有……”

他一边在心中默念着还差的草药,一边看着眼前工序到底有没有出错。

很快,时间就这样飞快过去了。

……

而这座城市区域的另一边,拥有着和南区差不多的绿化,只不过陈列在这的不是庄园,而是相隔不远的独栋小楼,这是巴勒莫的富人居住的地方。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便是住在这里,南来北往的商人偶尔也会短租个把月,充当休憩场所。

一座边缘小楼的地下室内,烛火幽暗,伴随着地下室窗外逐渐大起的风雨声,阵阵摇曳。

“怎……么样了?”

一个嘶哑,断续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出。

而烛火能够照亮的位置,则摆放着一把凳子和桌子,一名性感成熟的少女正坐在凳子上。

从装束来看,倒像是从一个晚宴上下来的,红色的露肩晚礼服衬托的少女格外美丽。

当然,虽然穿着大胆奔放的晚礼服,但她的那双涂满红色指甲油的双手正乖乖放在膝盖上,一副温驯而又听话的模样,远不如在外时的狂野不羁。

“妈妈,都按照您说的,把那东西都放在了茶水里,保证没人看到,他们都喝下去了。”

说完她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对着黑暗中自己的母亲说道。

“这次一次性寄生这么多,会不会太冒险了,母亲你的身体还支撑的住吗?”

而黑暗中的人则是听到少女成功,忍不住发出嘶嘶的笑声。

“放心……吧,我……女儿,我已经……感觉到……在注意这个世界,祂要……了!祂……来了!”

语速一快,含糊不清的说辞好像诡异的呢喃,在幽暗深邃的地下室中格外恐怖。

而少女却是满目柔情,看着逐渐从黑暗显现的轮廓,露出了仰慕的神色。

“那母亲,我什么时候能变成像你这个样子,太完美了!”

说到这里,少女脸颊浮现出一抹红润的色泽,春意盎然,晚礼服下的修长双腿不由并起。

“很……快,很快就可……“

黑暗中的东西终于露出了轮廓,只有一米六高的类人躯体,面目上布满了拳头大小的肿瘤,其中最为肿大的是胸部两个巨瘤,几乎快要垂腰,瘤子表面则是起满了黄色的疙瘩与白色脓包,仿佛就是被肿瘤包围起来的一团球状物体。

发出声音的地方,张合时也能看见舌头下面的肉瘤在牙齿间隙蠕动,挤压。

——所有转职成为渎形教徒,必须经历的第一个阶段。

“渎形之变”

将不完美的变的完美!

格兰蒂亚看着眼前的母亲,露出了无比崇拜的神色。

“母亲,您只差一步了。”

“是……啊,还差两个就可以完成仪式了。”

“那个……已……过去多久了?”

虽然母亲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格兰蒂亚还是明白她指的是谁。

伍迪·阿莱斯特,被她这如此丑陋的美貌所吸引的庸俗之人。

“已经过去三天了,不出意外的话,第七天伤势便会扩大,第十五天的时候就可以得到成为吾主的食粮的资格。”

“他似乎发现了这个种子,但没有选择去神殿解除,而是自我寻找药物,所以我听您的没有选择直接引爆他体内的种子,让它慢慢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可以,再过……些日子,就算……那些伪神……牧师,也没……了。”

“盯紧……他。”

“嗯,母亲尽管放心好了,他每次出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贵族区的出口有我的仰慕者,有他的消息都会和我说的,而且我最懂他了!他有什么事情都会找我商量的。”

格兰蒂亚如果说刚才的话有些忐忑与不安,但面对伍迪的事情,她有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