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选择」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997字
  • 2022-03-29 18:55:00

——“举报。”

是直白有力且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借力方式。

伍迪不用担心教会会查到自己头上——这是作为有着丰富躲避预言术经验玩家的自信。

虽然动荡还未真正波及至阿森兰特,预言系法术也还未完全失效。

但是在《圣者》中,就算预言没有失效。

大部分预言法术如果想要仅仅凭借一封信来锁定,或者回溯信封的持有者是很难做到的。

毕竟预言系法术大部分都是用来了解过去的秘密、预测未来、以及找到物品、寻人或看穿骗人的幻术的法术。

像具体定位到某个人身上,代价是非常高的,而且也充满各种限制。

就像你可以通过传奇预言术看到未来的命运,但是你想要准确定位到命运与谁相关,那代价就不是简单的施法材料可以做到的,而且也充满各种限制。

就比如之前他和安捷列娜去黑市寻找黑夜女神莎尔的信徒“红夫人”,想让她帮忙寻找贫民窟小女孩琳的方位。

“红夫人”当时所使用的的法术便是预言系的三环法术“指引术”。

但指引术的施法前提必须是施法者曾经见过目标,且在一定范围内,不然的话,就算安捷列娜给的金币再多,也无法通过法术感应到琳的位置。

虽然更高级的法术,比如八环法术「感知寰宇」,可以无需见过目标,仅仅凭借一些曾属于目标的物品就可以定位到目标本体,而且还能获得目标的详细信息。

但是属于物品的含义是非常广泛的,想要凭借一个物品去找一名刻意防范过预言法术的目标是极为困难的。

简单来说,如果伍迪使用一张并不属于自己的信封,将那封承载着不属于他笔迹的信息,让一个与他毫无干系,甚至不知道内情的人递交给神殿。

那么最后就算使用了预言类术法,最后定位到的到底是谁,恐怕真正的结果也就只有神祇才知道了。

况且一般来说他根本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高环法术在这个时期的巴勒莫还是很珍贵的,相对于寻找幕后真凶,还不如亲身验证来的比较迅速。

更何况,是否是栽赃嫁祸,到时候一看便知。

伍迪唯一不确定的便是,卓尔精灵的存在或者说出现,对于神殿的主教们而言,是否能算的上一件大事。

所以保险起见,他三家神殿都依次投递了祷告。

有没有效果,他们会不会动手,那就与他无关了。

反正伍迪也没指望光凭借一封匿名无法追踪到来源的信件,就能让教会下定决心对一名贵族下手。

上次他说服苏珊姨母还是凭借着似是而非的流言,打消了姨母迫不及待收购鲁托夫酒庄的打算,让她选择观摩片刻。

更何况,本就是随手下的一步闲棋,只要那颗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这就足够了!

但凡后面那群潜伏在人群中的卓尔精灵敢再次动手,继续做出骇人听闻的事件。

那他相信,他埋在神殿中的这颗种子便会在恰当的时机生根发芽。

在那个时候,只要神殿有所怀疑。

那么拦在面前的世俗阻碍便不会成为禁锢的枷锁,反而会助力他们堪破真相的迷雾。

……

当伍迪与薇兰朵,再次回到葡萄酒庄园已是深夜。

今天他们去了很多地方,从国王大道的神殿区到城门南侧的商业长街,几乎逛遍了整个贸易区。

晚上的收获也是满满,除了没有找到合适的商队,伍迪的定制武器已经有了着落。

推醒一上马车就因疲倦而睡过去的薇兰朵,睡眼惺忪的在伍迪的推动下,回到了庄园中,然后在出门迎接女仆的服侍下,准备泡个澡,结束这充实而又美好的一天。

伍迪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他看到这栋豪华宅邸二楼书房的位置还亮着灯。

“姨母应该还没有睡着。”

想到今天晚上发现的事情,伍迪觉得还是有必要向她隐晦地提及这件事情。

走到二楼,敲响书房的房门,和上次一样,里面传来了同样虽然柔和但不失威严的女声。

苏珊·伊迪斯看到是自己的侄子后,纤细白皙的指尖轻揉着耳上的位置,露出一个微笑道。

“我听到你们的动静了,怎么样,今天晚上和薇兰朵玩的还开心吧!”

“还不错,今天晚上丰收节的烟花、表演……还有路边的美食,薇兰朵似乎都挺喜欢的。”

“烤鱿鱼须其实挺好吃的,本来薇兰朵还说想带回来给你尝尝,但是怕冷了,风味不够就没给你带。”

伍迪回想起今天晚上薇兰朵基本变成了火车的模样,逛吃逛吃逛吃,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噗嗤一声,她笑了。

“我还以为她早已把我这个母亲给忘了呢,看来还好……”

今天晚上,苏珊·伊迪斯穿的是一套带有巴维亚洛风格的坠地银色长裙,带着婉约与高贵,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照在她的身上,就连那副慵懒微笑的姿态,都凭添了几分圣洁与华美。

伍迪听到苏珊·伊迪斯那意有所指的话,则是无奈道。

“她可一直盼望着你和她一起出去玩呢,她今天说了最少三次,她最近一次和你出去玩,还是在她六岁时候,你选择布拉纳子爵离婚后,补偿带她去马戏团的那次。”

听到伍迪的话,苏珊面色十分复杂,最后只能幽幽叹息道。

“唉……等我把最近的事情忙完……”但还未等苏珊发表叹息,就已然被伍迪的声音给打断。

“姨母,你说这句话她也和我念叨了不下五遍。”

“……。”

哀伤寂寥的气氛瞬间被他打断。苏珊·伊迪斯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最后终于歉然一笑道。

“行吧,再过两年,等薇兰朵结婚了,我就不管家族的酒业生意了,到时候给她带孩子去。”

“我也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了!对不对,伍迪。”

“如果你能亲口对她这话,那估计她今晚能兴奋的睡不着觉。”

伍迪不失距离地打趣道。

“好吧,我会找机会和她说的,现在,伍迪,你可以说一下你的来意了。”

“你平时很少来我书房的,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呢?”

这名散发着内敛和优雅,整个人带着某股名为“成熟”迷人气质的贵妇人,双眼定定的望着离书桌不远的年轻人。

他的身材并不完美,虽然算不上矮,十六岁的年龄也仅仅比她高一些,但正是这并不十分宽厚的肩膀,配上那被风霜洗礼多出几分成熟稳重的清秀脸庞,以及那双据说在炼金术的改造下呈现处充满进攻性的金色蛇瞳,却给人一种让人心身宁静的神奇力量。

“是这样的,我今天发现一种很有趣的奇幻生物“变形怪”,他们能够伪装成任何生物的模样,并且窃据它的身份……”

伍迪斟词酌句将他今天发现卓尔精灵的担忧,以另外一种隐晦的故事向她提及,并将自己的担心告诉她。

苏珊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出自己的意见。

诸如“为什么变形怪,能够隐藏在人类当中?”

以及“变形怪如何辨认出来……”

……

良久,苏珊·伊迪斯才消化了伍迪所说的讯息,认真的思考,最后问道。

“那你是想告诉我,现在这座城市有这种隐形的危险,你希望我离开?”

“对,北地那边比较安全。”

伍迪含糊其辞,毕竟那名卓尔精灵的牧师还在,他不想让自己的姨母惹上麻烦,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不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那有什么可以防范吗?或者彻底铲除他们吗?”苏珊问道。

“暂时没有人发现,而且很难铲除,他们缩回巢穴,我们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幽暗地域错综复杂,在地底和卓尔交战和地面交战难度完全无法比较。

“这样啊……”苏珊似懂非懂的说道,突然话锋一转。

“那今天薇兰朵和你说了那事没?”

“什么事?”伍迪反问道。

“没和你说?就是前往圣劳伦斯的海曼斯学院,我想将她送去那里学习知识。”

“这个年纪?”伍迪皱了皱眉,原住民不像玩家,15岁学习法术说不上晚,但也错过了冥想的最佳年龄。

“主要也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还是我父亲的原因。”

看着伍迪的反应,苏珊·伊迪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今天中午,他叫薇兰朵过去,是想准备给她挑选联姻对象,不过直接被薇兰朵拒绝了,她比较像我,我父亲很生气,我担心他会不顾意愿强行安排,所以打算把她送离巴勒莫,等到合适的时候再回来。”

“圣劳伦斯有海莉安娜在,我比较放心。”

海莉安娜便是伍迪最小的五姨母,现在在圣劳伦斯的学院中当讲师。

“所以,你怎么看……或者说,你想跟着薇兰朵一起去吗?伍迪。”

苏珊望着眼前的少年,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诚恳的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