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眼熟」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561字
  • 2022-03-28 18:55:05

薇兰朵直至天色渐暗才来到了伍迪门前的小屋,而伍迪此时正在屋内使用「塑石手套」,他打算挖出一条通往外界的地道。

「塑石手套」附带的法术不仅可以让一块坚硬的岩石土地变得如同泥浆一般好挖,而且在抹消法术效应后,软糯的地面效果便会重新恢复成坚硬的泥土,用来挖密道或者修建地下工事再合适不过了。

这也是他在遇到那名卓尔牧师后,作为资深冒险者,下意识地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等等,我换一下衣服吧!”

伍迪听到敲门声去开门后,看了整装待发的薇兰朵,又看了看自己满身黄泥的衬衫,这才想起今晚要出门的事情。

回到房间里换衣服,顺便将一些地上的泥土清除干净,再搬个木箱把还未修成的密道入口掩盖住,做完这些,他这才施施然走出了房门,陪在薇兰朵旁边一起朝着庄园大门出口走去。

薇兰朵晚上并没有穿着中午时华贵的粉色百褶裙,而是简单偏中性的学者服饰。

从下往上看,除了那双小牛皮靴外,少女穿着衬托出修长双腿的黑色马裤,而上半身则是暗棕色色的马甲配上白色的衬衣,将肌肤衬得愈发白皙干净,再加上那顶将金发收拢,只留下些许发丝在耳侧溢出的黑色礼帽,让这位贵族少女少了几分柔弱,多了几分英气。

“表哥,怎么样?我挑了好久的,我本来想穿裙子的,但是母亲说,长裙不适合在贸易区街道上走,那里人太多了。”

他一出来,薇兰朵就开始想他蹦蹦跳跳展示起来,似乎有些不太满意。

“确实,姨母说的没有问题,街上人应该会挺多的。”

伍迪中肯的点了点头,他回想起曾经在《圣者》当中过的各种节日,无论哪个大型节日,人是肯定少不了的。

像在阿森兰特,除去他最为熟悉的北地,那里会在冬天已经过去一半的死冬之日,举行名为“仲冬节”的节日庆典。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随着季节变换来到的节日。

从春醒之月的庆祝万物复苏的“绿草节”——精灵和半身人会举行为期半个月的宴会来庆祝冬日的离开。

再到萌芽着音乐和爱的节日“仲夏节”,许多吟游诗人会在这一天表演,在琴声的悠扬中向世人述说他所经历的冒险故事,甚至在其他位面,有爱之女神淑娜神殿的城市,甚至会鼓励年轻的男女在神的注视下完成最深入的沟通与交流。而且当晚未婚少年少女夜不归宿也是被允许的,很多婚约往往便是在仲夏节的第二天便定下的……

其次便是这庆祝丰收的节日的“秋日庆典”,贵族在宅邸庄园中开启晚宴,而城市平民则会在这时走出家门,在街道上与陌生人尽情庆祝丰收所带来的喜悦。

不少城邦的执政官也会邀请马戏团以及游行艺术表演在自己统治下的城市举行,他们也想借此节日,期盼着明年的税收有更好的收成。

“那好吧,还有……”

听完伍迪的话,薇兰朵才有些不甘心的掖了掖被卷毛翘起弧度的礼帽,开始了喋喋不休模式。

伍迪则是耐心做好倾听者的本质,一边应和,一边思考着今晚去贸易区的时候规划路线。

毕竟除了打造武器外,他还想着顺便去商队集结点看看。

巴勒莫除了码头海运的商人,也是有走陆路的商队。

只不过没有码头区的多而已,他们一般集中在贸易区靠近南门的一处商人集会街道。

他现在解决了诅咒,已无负担。

提前预约找好一支即将离开巴勒莫,前往经过巴维亚洛王国的北部科瓦尔森林的商队,也该是时候提上日程,否则当天去找的话,就算找到了,又得等上一段时间。

两年多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但如果他想要获得更多那些还未来得及被人捷足先登的奇物或者恩泽,那必须一刻都不能懈怠。

星界鲸的位置虚无缥缈,就算是有上一世的记忆,他也无法准确定位。

因此在找到星界鲸离开阿森兰特之前。

他的目标自然是在更为熟悉的北地,按照流程,将那些能拿到的奇物尽量拿到,能获得专长也尽量获得。

这样在他离开阿森兰特之后,他便有更强的风险抵御能力以及更高的容错率去迎接全新的挑战。

两人在庄园的小径上行走,已经隐约能听到前方亮着灯火宅邸里面传来的喧嚣,显然,贵族的一场晚宴并没有那么快结束。

毕竟除了家宴外,苏珊还邀请了一大批酒类经销商与合作伙伴来到葡萄酒庄园庆祝丰收节。

在伍迪和薇兰朵离开庄园时,薇兰朵在路上便遇到了好几拨带着礼品进入庄园的客人。

他们在认出一身便装出行的薇兰朵,也都表现出了十分的恭敬,薇兰朵迫不得已也一一还礼。

“伍迪表哥,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晚上我不呆在家里的原因,母亲会要我向他们一个个问好的。”

“天哪,这可比上嬷嬷的神学课还煎熬,还好表哥你陪我出来了,不然我要疯……”

“而且明明头发都掉光了,还要对我脱帽礼,这并不是一种绅士的行为……”

“有人口腔里还弥漫着欧芹的气息,噢,怎么会有人喜欢欧芹,还贴的我这么近……”

……

感谢了第五批向她问好的商人,薇兰朵和伍迪才坐上了前往贸易区的马车,在马车的私密车厢中,这名天性被约束的少女顿时就放开了不少,尽情的吐槽着刚才遇到的人和事,还时不时模仿出那群商人拙劣的演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不知为何,伍迪坐在这平稳的马车上,听着薇兰朵如同她五官般精致的声音,以及窗外清脆的马蹄声伴随着贸易区河岸边升腾而起的璀璨烟火,他内心竟然有点眷恋这一时刻。

不过随着马车突然停止,打断了伍迪的遐想。

“怎么了?”薇兰朵好奇于马车停下的原因。

“少爷、小姐,前面正在检查,路被堵住了。”

车夫的声音隔着门扉传了进来,而伍迪也向左前方望去,发现果然不远处桥梁那堵的严严实实,来来去去的马车乱成一团。

“马匹好像失控了,恢复秩序还要一段时间。”

车夫一边向两人解释现况,一边将马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诶,那不是梅尔家的马车吗?珍弗妮终于回来了?”

坐在右手边车窗的薇兰朵正好可以看到道路旁经过的马车,满是惊讶地说道。

“你的同学吗?”伍迪随口问道。

“是的,珍弗妮是和我一个学院的,一两个月前他们家族似乎有点事,便把她一起带离巴勒莫了,当时还以为她可能要年后才回来,没想到……”

薇兰朵两只手搭在马车窗沿,眼睛未曾离开半分,像极了好奇外面世界的狗狗。

“那你要上前去打个招呼吗?”伍迪想到刚才薇兰朵的吐槽,感觉她似乎很恐惧社交,于是借此揶揄她。

果然,听到伍迪的话,薇兰朵头摇的和个拨浪鼓一样。

“不要,她是学院里有名的漂亮姑娘,我可没有半点存在感,兴许她都不记得我……快看,珍弗妮。”

薇兰朵指着车窗外的某处嚷嚷道,伍迪便将视线从河畔夜景转移到了薇兰朵所指的位置。

果然看见了一名美丽的少女,她穿着典型的南方贵族长裙,戴着白天鹅绒边淑女帽,优雅而不失魅力,但不知是夜晚路灯的投射还是什么原因,她的脸色很苍白,精神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不过,怎么有些……眼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