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训练」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532字
  • 2022-03-27 12:04:24

丰收节又名秋日庆典。

在谷地历一千多年以前,于在此开拓的古卡利亚王国第一代君王莫利安·卡利亚所撰写的《公民法典》中注明,所有的贵族与臣民都将在这一天,享受丰收带来的喜悦,庆祝这片土地给予人类的馈赠。

巴维亚洛作为古卡利亚王国昔日的一部分,许多日常节日自然都是按照古法沿用至今,未曾更改。

码头区的那群海鸥似乎也知道今日是秋收庆典,它们或站在屋檐,或立于栈道支柱上,与掠过的同伴一起奏响足以响彻半座城市的高鸣——在它们的记忆一代代更迭中,今天会有多到它们无需跟在渔船后面抢食就能吃饱的食物这个概念始终没有遗忘。

位于巴勒莫贵族区葡萄酒庄园中,也是热闹非凡,成打的仆从来来往往穿梭于厨房与宴厅之间。

伊迪斯家族的族长卡莫·伊迪斯和他的夫人一共生育了五个子女。

其中除了二女儿索薇娅·伊迪斯不幸身亡,以及五女儿嫁到了圣劳伦斯,其他的三个子女都在巴勒莫。

平时卡莫子爵一般居住在长子法恩特·伊迪斯,这名在巴勒莫享有盛誉的法官儿子的宅邸中,和两个孙子与孙女一同生活,也会偶尔前往三儿子森德码头区治安官所在的宅邸居住,而四女儿苏珊·伊迪斯的这个庄园则是很难来上一次。

尤其是他的外孙伍迪·阿莱斯特居住进来后,这位曾经作为巴维亚洛王国骑兵督军,为王国开疆拓土,平息怪物纷争的老人连提都没提过。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见到伍迪·阿莱斯特,就会想起他那个可怜的二女儿索薇娅,还有她的那个不负责任的女婿,莱茵·阿莱斯特。

他并不喜欢自己的外孙,纵然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

再加上苏珊本人的缘故。

因此平时也不会想到请卡莫子爵来葡萄酒庄园居住。

如果不是盛大的节日,他们几乎很难碰面。

庄园外,铭刻有伊迪斯家族徽记的双厢马车停下后,两名身穿华服的贵族少年从马车上下来,在见到庄园门口候着的苏珊·伊迪斯则是利落地喊了一声姑妈,然后便不敢在多看这位尽显雍容,威仪十足的贵妇人一眼,径直走进了庄园。

在他们眼中,自家这位姑妈对他们可是一直不假辞色的,和自己的父亲关系也不怎么样,来往其实并不密切,全靠他们的爷爷卡莫维系着纽带。

但实际上,作为上议院一员的法官法恩特,在某种意义上还是需要自己妹妹苏珊·伊迪斯金钱上的帮助,而苏珊也同样需要作为子爵头衔继承人的哥哥在议院里的话语权,在某种程度上,两个人是互相帮助与扶持的,关系倒也没那么僵。

只不过法恩特致力于将自家的子女培养成从政或者从军,从未想过让他们去继承商业,因此两家除了正事上的来往,私交并不密切。

或者说,负责送钱的克伦威尔可能都比苏珊还要了解她哥哥法恩特的宅邸。

“好久不见,妹妹!”

一名带着金边单片眼镜,穿着贵族服饰,打扮十分绅士得体,头发已经半白的中年男子此刻也从一辆马车上走下来,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朝着苏珊走去。

“一样,哥哥,上次见面还是在奎恩子爵的宴会上,哈哈。”

苏珊·伊迪斯也十分娴熟的上前来了个贴面礼,笑着说道。

同时她的目光也转向了和中年男人一同下来的年迈老者。

她的父亲——卡莫·伊迪斯。

“父亲,您还好吧!”她关心问道。

“死不了!”这位虽然枯瘦但身姿却笔挺如松的老人冷冷地瞥了一眼今天穿着盛装的女儿,刻薄回道。

“唉,父亲,没必要这样,我只是选择了我想走的道路,我该说的话在上次见面时已经说清楚了。”

苏珊·伊迪斯看着自己父亲的脸色,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很是无奈。

“选择道路?嗬嗬!你的母亲临死前,是希望你嫁个好丈夫,安安心心当一名贵妇人,享受生活,你那时候不也是答应的好好的!然后呢?现在还不是在生意场上与人唇枪舌剑,勾心斗角的!那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老人厉声训斥。

他在战场上戎马半生,并不是没有见到优秀的女性,也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者。

只是单纯地觉得现在的伊迪斯家族如今需要声誉大过金钱。

可是,现在巴勒莫的所有贵族,一提到伊迪斯家族的第一印象便是销售布满附近城邦的各类酒业与那位“美酒皇后”的故事。

而不是作为第一继承人,同时也是上议院一员的长子法恩特。

导致卡莫子爵听到了城内一些不好的流言。

说曾经依靠战功夺下爵位的伊迪斯家族如今需要一名女人站在前台。

——没落的贵族。

让这位已经不在乎金钱多寡的老人开始偏执起来,他几次传人劝说苏珊应该放下手上的事业,寻找一个对她好的丈夫,这才是最为要紧的事情,只不过一般这种讯息都会被苏珊无视。

这也就导致了父女俩的关系日益恶化。

“迟早有一天,你会把我气死!”

见苏珊·伊迪斯不再还嘴,老人一个人说着也没有意思。

只能拄着拐杖在儿子的搀扶下,骂骂咧咧的进入了葡萄酒庄园。

只留下苏珊·伊迪斯一人站在庄园门口,独自面对着升起的朝阳。

……

庄园的另一边,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伍迪表哥,你真的不过去吗?”

今日,薇兰朵和她的母亲一样,同样是盛装打扮,一袭粉色百褶裙的贵族少女站在树荫下,一脸翘首以盼,似乎正等待着对面训练场上大汗淋漓少年的回答。

而伍迪依旧一丝不苟地在训练场拿着双剑,或者说一把长剑,一把匕首,一招一式的对着木桩进行练习。

“你去就好了,我去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尴尬,你也不想让你母亲难堪吧!”

伍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自然清楚今天的宴会来的是哪些人。

或许以前前主无所谓,但是伍迪自然能看出这个所谓的伊迪斯家族,其实能够容纳他的只有这座葡萄酒庄园。

“好吧!那晚上记得啊!”

薇兰朵也只能无奈摆手离开,在走之前,还不忘和伍迪说晚上的约定。

伍迪只能无奈的点头,对于眼前薇兰朵邀约前往庆典的请求,他倒是无所谓。

毕竟刚好他也想出门一趟,准备一下远行所需要的装备。

……

唰!

剑刃砍入特制的木桩半寸。

然后又是一道疾影,另一只手的利刃也依然刺入了木桩代表肋下的位置,只要稍微下拉,就能将肠子和内脏一起扯出来。

他现在正在锻炼双武器战斗,实力的增长除了升级以外,还需要日常训练的积累。

就算在《圣者》中,也有一堆冒险玩家每天会将大量的时间花费在假人木桩上。

因为这样不仅可以精炼战斗风格,还能让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更加迅猛且有力,明白自己极限在哪里。

尤其是那些精通刺杀的传奇猎魔者,他们对自己的伤害谙熟于心,当一切都计算到后。

那么刺杀成功的概率将会是百分之百……

当第不知道多少次横切击中在木桩上后,伍迪已然是浑身冒汗。

不过当看到数据浮现时,伍迪便知道这是值得的。

——“锻炼完毕。”

——“你用双武器技艺已经融会贯通,你对双武器如何攻击有了更深的体会!……”

——“你获得了【双武器战斗】专长。”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