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贫民少女」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957字
  • 2022-02-24 06:55:00

距离伍迪结识这名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女孩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伍迪和那名叫诺娅的小女孩坐在马车中,他漫无边际地随意看着窗外风景从光鲜亮丽的精致小楼逐渐过度成低矮、脏乱的屋棚,碎石子铺成的路段也变成了尘土飞扬的泥路。

从小女孩放松下来的双肩,也清楚,西区,也就是贫民区到了。

不一会儿,似乎到达了小女孩说的目的地。

马车停稳。

伍迪看着随行的小女孩捧着那支刚刚从炼金店中换出的治愈药水,还不等马夫放下垫脚凳,就迅捷地从一米高的马车上跳了下去,然后飞一般的朝着一个逼仄的小巷中跑去,他也没去追。

反正充其量也就两金币,相对于他讨好格兰蒂亚送出的饰物,不值一提。

今天他在各个店铺,预定或者直接购买的草药就花了不下四十金币,就算这样,他也仅仅只把青草试炼中的百分之八十的草药收集完毕,还有剩下的一些需要时间收集,或者根本在绿松巷没有找到。

遇到这个女孩完全是个意外之喜,原本他还以为小女孩手中拿的是真的蛇尾草,没想到是蛇香兰,蛇香兰除了散发一种独特的香味,并没有其他作用,但是蛇香兰所在的附近,一定会有“青草试炼”中必备的一种药草“黄眼藤”生长。

这是核心草药,还是不可替代的那种,这让伍迪内心有些窃喜了。

如果找到了黄眼藤的话,那么剩下的草药,逛了绿松巷半天的伍迪有把握,在一周之内集齐。

毕竟其他核心草药要么他已经买下,要么从店铺老板口中有了眉目,只不过需要时间罢了。

一个星期已经是最保守的打算了。

他刚才也在绿松巷放出风声,想要收购能够治愈怪藓,脓疮的草药,或者是药剂,以此来麻痹格兰蒂亚那群人的戒心。

毕竟如非必要,渎形教徒是不会强行催化“种子”,自然生长出来的“种子”结出的果实最为甘美,诞生的造物也最能打动还游荡在星界的“腐化母树”。

他们缺少的是时间,而伍迪要做的,便是与时间赛跑。

面对这种感染源最好的手段,就是将施术者杀死,后脖颈的脓疮囊肿没有了支持它对抗新陈代谢的力量,犹如无源之水,自然会不攻而破。

当然,他也可以去神殿寻求牧师帮助,但是估摸着还没靠近神殿,或者神殿那边一有动静,自己恐怕就已经被强行“催熟”,从而断掉这条线了——他可是刚刚从记忆中翻到了最近巴勒莫有不少地方发生了类似的事件。

不过由于数例较少,再加上没有传染性的危害,也就没有被巴勒莫官方所重视,倒是在议员会议上,对于割裂出贫民区,建立内墙的提案上又多了一条罗织的罪名。

肮脏的环境容易散播瘟疫。

至于为什么选择有一定地位的自己当中寄生者,伍迪也有些猜想。

渎形教徒在传播“腐烂母树”的荣光时,会得到一枚漆黑的种子。

他们今后无论是日常施法还是与“祂”沟通,都全靠这枚种子,种子的成长程度也决定他们晋升的关键。

而成长便需要“养分”,肥料从何而来也就显而易见。

先是最底层的难民,再到身体素质不错的平民,直至养尊处优的政客,贵族,最后随着“树种”的成长,便可以瞄准那些身体强壮的职业者了。

这也是为什么伍迪还不算慌乱的原因,毕竟步骤才感染到自己,这估摸着这个渎形教徒才刚出新手村,充其量也就是个挑战等级为3的副本守门人,连BOSS都算不上。

只要他收集完草药,完成“青草试炼”,进阶“猎魔者”。

这些都可以迎刃而解。

不一会儿,女孩诺娅消失的破陋小巷就传来了脚步声,听声音还不止一个,而是一群。

不过不管是伍迪还是马车车夫,都没有慌张,毕竟无数双眼睛都看着伊迪斯家族的马车驶入了贫民窟,如果真出什么意外的话,那群动手的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在贫民窟,冒犯来往商人的利益,偶尔做点见不得人的黑活可以说是情有可原,但是没有人养的狗会咬自己的主人。

敢这么做的已经死了……

以伍迪眼光来看,这些卫兵平均职业等级最低都有2、最高的队长甚至到了5级战士的城市守卫,清扫这种垃圾堆,不需要一百个,三十个都足够了。

而在巴勒莫,只要男爵以上就有资格随时调动超过四支十人小队的城市卫兵,对付冒险者可能有时候不起作用,但是扫扫垃圾是足矣的。

毕竟你见过哪个强者会待在一两油都难以榨出的贫民区为乐。

不都是一群上不了岸的无赖在那里自娱自乐。

如果不是巴勒莫需要有个见不得光的地方处理事情,恐怕贫民区早已成为历史,城外难民的窝棚才是他们的归宿。

果然,没一会儿,诺娅便搀扶着一个人走出了小巷,后面还有几个人影,和诺娅差不多高,但是没有跟着出来,只是躲在转角伸头张望。

“看来,这就是她的同伴了。”

伍迪先将目光放在诺娅搀扶着的那人上,和格兰蒂亚年龄相仿,有着酒红色长发的少女,她穿着已经不太合身,略显紧绷的亚麻布裙,前面露出了格外浑圆的麦色山丘,再加上矫健有力的双腿,一脸坚毅自强的神色,远远望去就像一头带着幼崽的母豹。

当然,更让伍迪侧目的还是她原本的左手手肘以下,都消失不见。布裙的袖子空荡荡的。

断臂者。

伍迪有些惋惜,在原住民中,一般这种伤势已经宣告了职业道途生涯的结束。

“伍迪少爷,姐姐非要出来感谢你,你放心,待会我就带你去采摘草药的地方。”

诺娅扶着身旁的高挑少女开口抢先说道。

而少女则是用唯一的一只右手揉了揉女孩的淡金长发,然后一脸微笑道。

“这位少爷,谢谢你将小诺娅送回来。”

“没事,举手之劳,叫我伍迪就好。”

面对这种自强不息,身处樊笼,不向命运低头的少女,伍迪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敬意。

“我叫卜丽娜,伍迪少爷,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你想要的草药是什么样子,诺娅去的地方……嗯,不太适合你这么尊贵的人去……所以告诉我外形,我会帮你带回来的。”

“那行,我想要找的草药外形是这样的,末端是红色……”

听到卜丽娜的话,伍迪也并不在意,黄眼藤虽然是核心草药,但单独服用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得配上药引“长叶车前”才可以完美提炼出里面的毒素。

其实更早版本的“青草试炼”配方里大部分都是从怪物身体上寻找,诸如叉尾龙脊髓液、飞狮怪毒腺之类的东西,而不是像伍迪一样寻找草药。

但是在经过几百年的改良,以及相应怪物的减少,“青草试炼”的配方也在进一步优化,直至完全摒弃了怪物,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青草”。

虽然试炼通过后对人体的效果不如以往那么强,也无法像初代“猎魔者”一样服用各类剧毒的药剂来提升实力,但是改良后对身体产生的突变更加可控,风险更小,而且还能开发出前者所不能触及的自然力量。

这是伍迪想要获取的。

要真如初版的“青草试炼”,接近八成的死亡率,他也不会想不开选择这个职业。

而卜丽娜听完伍迪的描述,大概明白了他想要的是什么,爽朗的说道。

“我知道了,不就是“卷藤”吗,那东西到处都是,你要几斤,我明天让诺娅送给你。”

“谢谢,两株完整的就行。”

“这样吧,明天这个时候,我让我车夫来这里拿。”

“行!”

卜丽娜点头,表示知晓。

而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伍迪也不再在这停留,直接就言家中还有事情,离开了这片低矮的屋棚。

在马车刚离开后,卜丽娜也带着诺娅离开了这里,返回了小巷,离开前她扫了一眼周围暗处,虽然空无一人,但是她清楚那些盯着自己的家伙,想必肯定能收到这个讯息。

自己暂时没有多少危险了。

和一名贵族少年搭上关系,至少在没有查清缘由前,自己应该不用再每天守在门口,提心吊胆了。

一回去,交代完诺娅去下水道挖卷藤,她就一头栽倒在散发着霉味,但格外舒适的硬板床上,沉沉入睡。

从受伤开始,她就没睡过一个好觉,气流也终于可以用来给自己继续疗伤了。

不过这一次,她做了噩梦,梦到了让自己失去左手的元凶。

那是一头还未成年的巨齿鲨。

而在梦中,她坠入了海洋,然后惊恐的发现。

自己……也长出了尾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