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再生之血」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879字
  • 2022-03-22 18:58:53

曾经作为地牢的空旷地下室中。

淡蓝色的剑刃轨迹伴随着女声响彻大厅的凄厉哀鸣,一同在黑暗中绽放。

紧接着,伴随着利刃入骨的闷响,哀鸣戛然而止。

伍迪依旧面不改色,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他那双黄金蛇瞳的双瞳孔轻轻收缩,这是猫眼灵药耗尽的后遗症,而他握剑的右手也有些颤抖。

长时间的快节奏战斗,让伍迪体力有些透支。

不过总算一切都随着这一记并不算花哨的剑斩落幕,待到眼前满是扭曲与不甘的头颅从那具近乎已经削成树干的躯体滚落,断口出喷出的血雨与视网膜中的一排数据同时显现。

——“斩首发动!”

——“斩首成功,你的+1附魔钢制长剑对目标攻击造成18(+3)的混合伤害。”

——“目标生命值清零……死亡豁免……死亡豁免失败。”

——“你成功杀死了渎形异怪,获得了2100经验值。”

……

看到这后,以及感受到身体中多出的那股熟悉暖流。

伍迪这才放心靠近,拔出了前不久插入这头名为欧丽安娜的渎形异怪心脏上的一把长刃匕首。

他还没有富裕到能够随意将武器丢弃的程度。

不过在上前时,伍迪尽可能避开自己的身体沾染她的血液。

虽然渎形异怪已经死去,但是并不妨碍她的尸体血肉同样具备着强烈的畸变感染源。

而且他如果现在任由尸体放置,不处理的话,那么只要不到两天的时间。

这具“尸体”便会复活,变成无意识只知道散播恐惧与诅咒的腐败生物。

一般的方法便是使用火焰燃烧,腐败异怪的血液就是最好的燃料。

至于其他方式,只要能做到将尸体的活性消失或者压制,也是可以的。

比如用一记大裂解术……

当然,那只是某位法师玩家手滑造成的结果,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一只劫后余生的腐败之魂撕裂了吞到肚子里。

不过现在伍迪还暂时不打算处理,这具渎形异怪的尸体他另有打算。

他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想借此机会,将困扰他数周的渎形诅咒给解决。

不过在此之前,伍迪的目光越过渎形异怪的尸体,望向了那名正痴呆望向他这个位置的贵族少女。

格兰蒂亚。

导致他背后诅咒的罪魁祸首,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

“加隆先生……”

瘫软在地上的贵族少女想要起身,她此刻的头发、衣服,脸上都是刚刚沾染的血污,看到伍迪过来,忙不迭擦拭,似乎不想让眼前这个男人看笑话。

“我不怪你!我母亲都是咎由自取,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很可怕……她刚才还想要杀我……还好你救了我……呜呜……”

伍迪还未走几步,格兰蒂亚的哭腔就顺着血腥味飘了过来,此刻她的脸上泫然欲泣,泛红的眼眶里隐约有泪水的痕迹。

不过她见走到自己身前的伍迪的表情丝毫没有反应后,还想辩解什么。

“我想阻止她,但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加隆,我是不是很没……”

一道凌冽的剑光在黑暗中闪现,还未等少女将喉咙中未曾说完的话说完。

下一刻,湛蓝的剑刃割开了她的喉咙。

从伤口涌出的温热鲜血,连湛蓝剑刃刚刚离开之际,就迫不及待地从主人的身体中喷涌而出,将原本浅粉色的宫廷长裙染成了猩红色,和白皙宛如瓷器的皮肤形成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为什……伍!”

少女下意识捂住喉咙,用惊惧的眼神望向那名此刻直立俯视她的男人,她不理解,但是当她以仰视的角度再去看眼前这个化名的“加隆”的男子时,她有些眼熟……

或许是千分之一秒,亦或是百分之一秒。

她终于想到了眼前的人是谁,也知道了为什么他感染了渎形诅咒,也懂了为何他要对自己的母亲下手,对自己也是那么毫不留情。

“伍迪·阿莱斯特。”

那个鞍前马后,整天想着逗弄她开心的少年。

是他。

原来是他,难怪……

“……其……实”

格兰蒂亚想要说些什么,但发现自己身体就好像放了气的气球,没有丝毫的力气,她上下嘴唇碰一下都格外艰难,她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少年的脚。

但还未触碰到,脚的主人就已经离开了这里,留给她的只有一言不发的背影。

曾经那道背影的主人对她是那么用心,也是那么的爱她。

她想道个歉,她已经明白自己曾经有多愚蠢了。

可为什么道歉的机会他都不给她!

一句话也不说,当真这么绝情?

最后,只能发出“咳咳”声音的格兰蒂亚惊惧带着不甘的瞳孔逐渐涣散,直至彻底失去焦距,捂住伤口的手以及另一只伸出想要拉住伍迪脚踝的手也没有了力气,纷纷跌在地上,最后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再无一丝声息。

伤口流出的血液在她的身下染出了一道绯红玫瑰。

一名贵族少女就此死去,和她的母亲一起,埋葬在这晦暗阴森,不见天日的地下室中。

……

“你成功杀死了一名渎形教徒(外围人员),获得了5点经验值。”

伍迪看着视网膜划过的数据,撇了撇嘴,这经验值,狗看了都摇头。

不过本来也就是为了给前身报仇,以及解决自己的诅咒,经验什么的倒在其次。

解决完格兰蒂亚后,伍迪便走到了火盆边。

用从黄铜戒指中拿出的打火石点燃已经熄灭的火盆,他现在要解决身体的诅咒,而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借助火焰将体内的畸变能量尽数祛除。

刚好他还有瓶准备的「再生之血」,可以加速恢复。

虽然只是低配版本,比不上牧师的“治疗重伤。”

但比那些治疗轻伤药水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不算手工成本,各种材料也花了不下五十枚金币。

等到火盆里的火把开始燃烧后,伍迪便把一把长刃匕首都搁置里面,然后将上半身的衣物包括白狼假面一同卸下,放在一旁。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后,将一块粗布塞进口中,然后一咬牙,将火盆中已经炙烤的通红的匕身开始往自己已经腐烂变质,散发着恶臭脓液的胸膛处划去。

剜下一块块结成硬块的腐肉,其实前期不怎么痛,但是随着后期,匕首开始触碰身体内还未曾腐败的血肉时,那股疼痛就算伍迪拥有顽强不屈的天赋,还是忍不住额头冒出冷汗,牙关更是颤颤发抖。

但没有办法,如果他现在就喝下具备治疗效果的「再生之血」,虽然腐肉已经成为无根之源,但是如果没有清除干净,想要新陈代谢掉是需要至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这个时间太漫长,伍迪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当胸口流出的不再是发黄的脓液与黑色的血液后,表面的坑坑洼洼一张脸那么大的伤口便被伍迪用冒险工具里就有的白色棉布包扎起来,先抑制住出血状态,不然等到他处理后面脓包,前面还在流血,他还活不活了。

……

借着钢制剑刃的反光,伍迪一边凭借视力以及感知,将脖颈后最后一块腐肉小心翼翼挑出,一边观察个人面板栏的状态。

血量还算健康,不用担心会自己伤到自己。

而属于状态那栏的寄生,易损两种状态也随着腐肉的祛除终于消失,只剩下受伤出血这一个状态后。

伍迪甩了甩头上渗出的冷汗,吐出早已咬变形还带着血的粗布,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意。

虽然过程痛苦且煎熬。

但此刻,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尤其是当他喝下那瓶“再生之血”后。

猎魔者的身体在“再生之血”的激发下仿佛一台加满油的发动机,凋零的血肉很快就被新生的血肉所取代,伤口瞬间止住流血状态,只留下一道覆盖半个胸口的巨大黑色的血痂。

——“再生之血”

效果:服用后猎魔者会获得宛如巨魔般的愈合能力,喝下后出血伤势即刻止住,迅速恢复10点生命值,而且在半个小时内,持续恢复10点。

“一些猎魔者身上都会多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凸起的匕首,飞溅的龙鳞,大概率是因为服用再生之血,伤口愈合太快将东西卡在肉里面了。——白狼学派导师罗伊斯。”

感觉到身体已经逐渐恢复成过往的强壮后,伍迪便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那具渎形异怪的尸体。

他现在很好奇。

他将这具尸体的用于狩灵誓约,那么,自然能给予他何物。

伍迪拿出了戒指中准备好的简易神龛,朝着尸体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