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战斗」(三)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072字
  • 2022-03-20 18:55:00

显然,伍迪的消失让这位转换成异怪姿态的渎形教徒觉得很是麻烦。

因为她自己也清楚她看似灵敏的双手在自己的脚下,所发挥的余地并不多。

十二只触须看似是她编织的紧密落网,实则也是她为自己所设下的囚笼。

触手的各式攻击在失去了目标之后,便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外乡人,我看到你了!滚出来!”

她发觉到伍迪已经藏在她的身下,有些不安地挪动蟹腿般的触肢,同时喉间发出疯嚣般的吼声。

但没有任何回应,阴影中寂静如初。

伍迪就像消失在潭水里的游鱼,水面之上看不到他的任何踪影。

当然,最让欧丽安娜愤怒的则是自己成为了保护这尾游鱼的潭水。

不过还未等到她继续说出下一句。

蓦然,一股寒意从肢体由下往上涌入她的脑海中。

同时,她腹部阴影下浮现出了一道人影,正是消失无踪的伍迪,此刻他手中握着的附魔长剑泛着淡蓝色的魔法辉光。

然后,一道仿若彗星轨迹般的剑光在阴影中绽放。

这是伍迪进入潜行后,对这头渎形异怪发动的第一次攻击,只见他瞬间便挥出长剑斩向了渎形异怪十二根足下,最外围的一根触肢。

——“阴影伏击成功。”

——“剑术·重斩发动。”

——“成功发动剑术·重斩,对目标要害关节造成18(+2)点伤害!”

——“目标移动受损。”

虽然渎形异怪身上没有真正的弱点,就算断掉的触肢只要有足够的血肉也能重新生长出来,但是玩家还是可以通过击打它们身上的承重关节,来打出常见的体态失衡。

承受到伍迪偷袭的欧丽安娜的身体果然重心不稳,身体不由向后仰去。

但他挥出这一剑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非常灵敏的返回到刚才所站的第五触肢的外围位置,这里向上抬头刚看能看见被托举起来的欧丽安娜光滑颇有曲线的裸露背部。

“1、1.1、1.2……”

伍迪在心中默数着,两秒不到,止住倾倒姿态的渎形异怪就给予了剧烈的反应。

伴随着欧丽安娜响彻空间的沸腾尖啸。

两根宛如巨蟒过境般的触须便带着猛烈的风声,骤然冲入了她的腹部空间,和另一头的两根触须链接,然后疯狂的搅动,触须在不大的腹部飞舞,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封锁带。

速度快到只能看见虚影,甚至还削下了不少自身的触肢血肉。

——“触肢绞杀”

看着血肉横飞的现场,躲在第五根触肢外侧位的伍迪只是微微喘气,他要尽快回复体力,剧烈的短途奔袭加上全力攻击,纵然时间很短,但次数多了,也是十分耗费体力的活计。

而对付这些渎形异怪,或者其他怪物,上一世的资深玩家就已经无数次向新手阐述过,在《圣者》当想要让一个角色成就传奇的最重要的几个因素中,最核心的便是。

不能贪刀!

他作为此间老鸟,这种记忆反应已然成为了他的战斗日常。

尤其是对付这种体型庞大的怪物,如果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你所能做的便只有耐心等待。

毕竟,如果刚才他贪刀,就算他有20点的超凡敏捷外加增强的动态视力捕捉,也无法躲过这次的触肢绞杀。

……

当然,察觉到攻击失效的欧丽安娜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她开始尝试甩脱这只可恨卑鄙的“寄生虫”,十一只触肢加足马力,开始在这间空旷的地下大厅奔跑起来,妄图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甩开藏在她脚下阴影中的卑鄙背叛者。

但是,依旧毫无反应,伍迪就像消失在这个地下室中,仿佛刚才毫无征兆的一斩根本没有一般。

但下肢传来的火辣辣神经痛楚依然不断的反馈到她的神经。

“格兰蒂亚,看见了他没!”

往复几次,都没有感知到伍迪位置,在大厅中极限奔袭的欧丽安娜,在感觉到体力衰竭后妄图想要寻求场外援助。

“母亲,太黑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不远处的格兰蒂亚委屈巴巴的声音穿透黑暗传了过来。

“蠢货!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蠢货!丑陋就算了,连脑子都没有!用“圣符”。”

“圣符可以让你在晚上也看清一切!”

瞬间,欧丽安娜找不到那名该死外乡人的怒火顿时便有了倾泻点,恶毒的咒骂与俚语仿佛暴雨般朝着格兰蒂亚喷去。

不过就在这怨毒的背景音乐下,黑暗中又是一道彗星的轨迹。

又是一根触肢断裂,与上次断裂的触肢处于同一排。

位于倒数的第三根。

“啊啊啊!我记住你了!外乡人!我要杀你一千遍,一万遍!”

身体骤然的重心失衡伴随着神经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欧丽安娜陷入了狂怒之中,但她此刻的咆哮在伍迪的耳中其实和土拨鼠叫没什么区别。

他继续躲藏在阴影中,准备寻找下一个空挡,再来几次,这具身体就无法再像现在那样高高俯视他了。

到时候,他的20点超凡敏捷,将会在那一刻,达到极限。

此时,黑暗不远处也传来了格兰蒂亚的激动喊声。

“母亲,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圣符真的让我在黑暗中看见了。”

“他在哪,快告诉我!”

被伍迪接连偷袭两次的欧丽安娜顾不得断裂的触肢,三条完好,一条短一些的触须已然在空中宛如飘带般蓄力,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下次出手一定要以雷霆之势,不能瞻前顾后。

她已经感知到这名人类的难缠,自己的一些攻击手段完全被他看破,而且战斗时从来没给她露出半点破绽,再这么下去……

会输!

和他战斗,她有种感觉,就算自己再加四条触须,她都可能依旧摸不到他的边。

所以搞清方位和位置才是头等大事。

“我……我没看见,我只是看见了您,母亲,现在的您更美了!”

格兰蒂亚听到欧丽安娜的询问有些慌乱,发现母亲似乎曲解了自己的意识,连忙试图利用夸赞来弥补。

但是格兰蒂亚不知道,她的回复只会让现在逐渐被愤怒燃烧理智的欧丽安娜更加癫狂。

“啊!愚昧!愚蠢!我的女儿!”

“母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