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公平交易」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3374字
  • 2022-03-24 11:21:15

不怪乎克伦威尔如此惊异,因为以往的伍迪从来不乘坐庄园的马车。

毕竟上面烙印的家族徽记是伊迪斯,而不是阿莱斯特。

自尊心作祟的他从未主动提及过要乘坐伊迪斯家族的马车,纵然一起出行,也会固执到等待自己租马车行的马车到来,才离开这里。

至于苏珊姨母给他的那些钱,他倒是从不拒绝,或许他认为这是自己应得的。

按照监护人的条例,伍迪父母的资产在未成年以前都得交由她保管,直到伍迪成年之后,才会返还。

而对于现在的伍迪,只能撇了撇嘴。

前主完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不过想到如此孤僻的性格,再加上父亲远走,母亲亡故,从小缺失亲情,有这么偏激的想法也在正常不过了。

伍迪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除了收获记忆,并没有被这种固执的性格所影响。

不过,极端的人格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唉。

可伍迪一想到那疱疹般的脓疮,寄生诅咒正安然在自己背后脖颈生根发芽,他的怜悯之心刚刚诞生就瞬间荡然无存。

舔狗不得house!

……

对于巴勒莫,伍迪游戏记忆唯一清楚的便是,不久的将来,这座港口城市将会在传奇法术“流星陨”下,彻底化作一片废墟,只有亡灵居住的地方。

不过那是游戏前中期,至少是黑暗之年以后的事情了。

伍迪也不着急,至少在黑暗之年到来以前,世界都是一片欣欣向荣,阴影还未完全驱赶光明。

绿松巷位于巴勒莫东区角落的一个小巷,是专门售卖花卉、盆栽的市场,也会有附带相应的草药出售,不少冒险者会将从野外带回的植物花卉,一股脑的售卖给绿松巷的店铺老板。

因此如果伍迪想要找到猎魔人导师教给他的“青草试炼”配方的话,最有可能找齐全的地方,恐怕除了专门的炼金小店与地下黑市,就只有绿松巷了。

再加上地下黑市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只是从同学口中隐约听到有这么一个地方,至于位置,却是毫不知情。

而伍迪前世在阿森兰特的时候,前期的活动范围要么在海外群岛,要么便是北地以及附近临海港口城市,南方王国他是等到世界倾覆之后,才一一踏足,因此对巴勒莫的情况也并不了解,哪里产出亡灵结晶、野外宝箱、怎么攻略巴勒莫的几个团队副本他倒是熟门熟路。

所以绿松巷成为了他目前的头号选择。

不一会儿,克伦威尔便通知伍迪,马车已经在庄园外准备好了,只需要他登上即可。

伍迪也没有在庄园中停留,记忆里他还有几个表姐弟,也就是姨母那边的亲戚。

不过他们都去上学,或者外出了暂时还遇不到。

但晚上晚宴的时候肯定是要撞见的,到时候怎么应对,他在路上也得想个合理的解释。

毕竟以他现在的性格,是完全模仿不了先前伍迪的孤僻与阴沉。

男人嘛,就应该笑着去面对一切。

被人打了闷棍,然后大彻大悟如何?

就在伍迪想着晚上的解释缘由,以及期盼着绿松巷的收获时。

黑色烙印有伊迪斯家族徽记的双联马车。

在车夫的驾驭中已经驶出了葡萄酒庄园的铁门。

顺着碎石子铺就的路面,经过大片花圃与精致的白色建筑群。

朝着更远处,长桥那边的密集建筑群而去。

……

今天的阳光充足,配上徐徐的海风,让身处秋冬之交的巴勒莫都有了一丝夏日的味道。

因此身穿亚麻短袖连衣裙的女孩在人群当中显得不是那么突兀,也不会有很多异样的目光扫来。

完美!

从未踏足过巴勒莫东区,只在西区,也就是巴勒莫市民口中的“贫民区”的小诺娅想到这。

心头涌起的振奋压倒了先前来到绿松巷时的惶恐,干瘦的脸颊上浮起一丝红润。

毕竟她的身上可关乎着大家的殷殷希冀,你要加油啊!诺娅!

她在内心对自己如此说道。

她离开那间简陋但是温馨的小屋时,望向她背影的那几束目光,现在她依旧记得。

有加罗的盼望,还有弗洛列的祈祷,小西茜的祝福。

可在这座城市中,异样代表着不可信任,不信任,交易就难以继续,不能交易就没有钱。

她双手小心地捂住怀里的亚麻小袋,身体灵活避开来往的行人,她现在很需要钱。

怀里的便是她的希望。

她仿佛又看到躺在破木板床上那个她从小到大,一直以为无所不能的姐姐。

是她,一直保护着他们,让他们这群平均年龄没有超过八岁的儿童在混乱的贫民区依旧拥有自由。

可是,这道身影倒下了。

也直到前几天,她才知道。

姐姐,她也会和他们一样。

一样虚弱,一样无力。

这也是今天她就算瞒着姐姐,也要来到绿松巷的原因。

“生命女神保佑,但愿今天一切都顺利,姐姐伤势也能顺利好转。”

诺娅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在阿森兰特,人类三神的光辉无所不在。

生命女神克罗狄娅便是其中之一,其信众广泛到从衣衫褴褛的贫民到万人之上的国王。

都不可免俗地发自内心的崇拜、敬仰于祂。

然而当海平面的曙光之日逐渐转移到正上方,往大地的方向逐渐坠落时。

看到自己摆放出的几株草药依旧没能卖出,诺娅有点慌了。

她开始降价,降价之后虽然问的人比较多,但似乎看出了什么,也只是摇摇头就放下草药离开了。

一个、两个、三个。

随着诺娅摊位逐渐冷清无人问津后。

她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可是价格已经不能再下降了。

因为她知道,再低的话就没有什么用了。

一份最低级,七日疗程的治愈药剂要两金币。

折合银币就是20枚。

这几株是能够药用的“蛇尾草”。

姐姐给她的草药书上写着,蛇尾草常用于男女之事上,能够有效增加男性时间,以及女性欢愉。

在市场上每株最起码可以换到4银币,她采了八株,如果只卖两银币一株是绝对没办法买到治愈药剂的。

但是在这里等下去的话,如果他们真的没有购买欲望……那姐姐岂不是……

不能这样!

诺娅眼睛微红,仿佛能看到正在家中等候她归来的众人,以及躺在病床上的姐姐。

她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开始扫视着周围来往的人群,在里面寻找买家。

她这次要主动出击,就算价格低些,只要能卖到20枚银币,她就可以接受。

很快,一名年龄比自己姐姐小些,身穿合身的黑色长袖外套,内里配上白色的手工衬衫,长相虽然较为稚嫩,但不失高贵的少年出现在诺娅的视野之中。

他其实早就被诺娅关注过,这名贵族少年在诺娅刚来没多久就到了绿松巷。

和她一样,都呆了半天。

出手很阔绰,基本只要决定进入一家店铺,总会带点东西出来,绝对不会空手而归。

这种人,一看便是年少多金。

看起来最好下手,也最容易说服!

想到这,诺娅不再迟疑,直接小心收起“蛇尾草”。

越过来往的人群与马车,冲到了那名散发贵族气质的少年跟前。

用着刚才在心中演练了无数次的话术,低声道。

“这位少爷买“蛇尾草”吗,新鲜完整刚刚摘下来没多久的,效果可以做到最大化,保证今晚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诺娅的话如同连珠炮似的说出,脸蛋也羞红一片。

草药的药效,也是她不主动推销的原因。

不过为了姐姐,她什么都愿意尝试。

果然,似乎是自己的话术起了作用,少年拿走了她怀里的一株手掌长短的蛇尾草,放在手中仔细观察。

诺娅也乘热打铁。

“少爷,只需要20银币,八株原价4银币的蛇尾草全部打包出售给你,如果要单买尝试的话,三银币也行。”

诺娅已经豁出去了。

然而话音刚落,这名少年手中端详的紫色蛇尾草便放回了诺娅的怀中。

“可惜是假的。”

声音清冷,不带任何情绪。

“什么?”

这下诺娅再也忍不住,抬头用质问的眼神望向少年。

“怎么会是假的?不可能!”

散发贵族气质的少年则是面带哂笑,松了松手腕衣袖处的纽扣,看了眼天色道。

“我也看你在这卖了不止三个小时了,按理来说蛇尾草算的上是一种比较热门的草药,怎么也不会一单生意也没有——而且,你的价格还这么便宜。”

他摊了摊手,无奈道。

“其实,你自己心里都清楚,只是你不敢往这方面想便是了。”

“你看,如果是蛇尾草,那么底端必然有隐藏类似蛇芯的藤蔓寄生在内,而你的草药虽然外形酷似蛇尾草,但内里却截然不同,根本就不是蛇尾草,而是“蛇香兰”。

“对……对不……起”

听到贵族少年分析的有理有据,这下诺娅再也忍不住了。

积蓄了一天的情绪如同溃堤的大坝,一股脑的涌了出来,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眼角落下。

她低声抽噎着。

委屈,懊恼,自责,不甘等情绪在诺娅幼小的身体内交织着。

她低着头向眼前少年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后,便欲转身离开这个伤心地。

但还未走半步路,就感觉一只大手拉住了她的手。

她下意识用力挣脱,姐姐从小教育自己和小西茜。

要自强自爱,绝不能像黑街那些巷子里的女人一样,自甘堕落。

她一直视姐姐为偶像,可是这次……

想到这,她的反抗力度小了一些,就在她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抉择之时。

少年已然放手,而自己的手中已经多了两枚亮灿灿,烙印有繁花与双剑的金币。

紧接着,少年不变的声音传至耳边。

“虽然我不买你这八株假的“蛇尾草”,但是我想让你带我去你采摘这些草药的地方,我想去那看看。”

“很公平的交易,对吗?”

诺娅听闻终于抬起头,握着手中的两枚金币,看向那一脸诚恳的少年。

不顾脸颊泪水滴答滴答的落下,用力的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