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亵神」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091字
  • 2022-03-20 13:05:54

地下室中。

伍迪的声音无比冰冷,宛如冻土苔原刮来的凌冽寒风,欧丽安娜好似被冻住了一般,一言不发。

因为他说的没错。

“食腐狩猎”一旦开启。

所有的渎形教徒都必须同时响应。

这也是为什么上一世伍迪无论在阿森兰特的哪里,都能接到关于这个渎形教徒的委托。

他们就像荒间的野草,当第一缕火星在其中绽放,就没有回头路可以选择。

“不可能!离上次分别才两个月,无冬港的法师协会和白银之手都是吃砂砾长大的?散贝林就开始星辰之筵了?不可能这么快的!”

“而且他也没有通知我!”

欧丽安娜还是不敢相信,接连说了两三个不可能。

而伍迪见状,便已经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于是将酝酿在心中许久的最后一句抛给了眼前的渎形教徒。

“夫人,我已经奉散贝林大人的命令来了!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这里就有祭坛,你可以自己去询问伟大的母亲,让祂的意志降临,问问祂是不是北方已然出现了一道坐标!”

“食腐狩猎”的完成,会在当地造成剧烈的恐慌,这种恐慌同样便会构成指引腐败母树降临阿森兰特的信号源。

当信号源足够多后,便能将在星界中无序游荡的腐败母树吸引过来。

“不用你说,我会自己去求证这些的。”

“不过,外乡人,你叫什么名字,你又是怎么认识散贝林的。”

红色天鹅绒斗篷笼罩下的臃肿身躯动了动,欧丽安娜总算正眼瞧了瞧这位远道而来的异乡人。

不错的年轻人,就算他现在还不是教徒,以后成就也不会低。

欧丽安娜的内心已经信了伍迪的说辞,只是不肯低头罢了。

信任的理由也很简单。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自己以外,又有谁对渎形者这么了解呢?

“加隆,来自北地的哈德特小镇,在那里散贝林大人救了我,并将我带入星辰之母的怀抱。”

伍迪目不斜视地盯着不远处的壁画,仿佛那上面描绘有他的挚爱。

“也正是结识了他,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错误!”

“那时我便发誓,我要将我的有限生命投入一切用于纠正的无限伟业中!”

“为了星辰之母的光辉降临净化这片错误的世界!将不惜一切代价!”

“就算是那群虚伪的诸神,也无法拦下我。”

说到后面,伍迪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仿佛胸中有种说不出的激动与狂热。

不过,这些情绪他信手拈来的原因。

则是因为“他”有丰富的经验,“前主”的记忆与经验已经被伍迪融会贯通……

“那好!加隆,你来祭坛,站在我身边,待会仪式完成,“母亲”的意志降临后,你再将你的话复述一遍,确认无误后,到时候我便给你进行一次“洗礼”,让你真正体会到何谓祂的恩泽。”

“到时候你会变得和我一样美!嗬嗬”

说这话时,欧丽安娜露出了一丝笑声,这也就导致了她从额头蔓延至脸颊两边,仿佛无数颗坏死眼球的肿瘤般的脓疮齐齐抖了抖。

“想必散贝林派你来到我这,也是打着这个目的,便宜你了!”

“……。”

伍迪还真没到眼前的渎形教徒居然自动脑补了这么多。

不过他也不会否认,而是依旧扮成一副为腐败母树献身心甘情愿,是祂最虔诚的信徒模样。

“那就来吧!星辰之筵不能耽误!这关系到母亲的目光能否为这里驻足!”

“你应该知道里面的利害关系!不能让散贝林大人等太久。”

末了,仪式开始前,伍迪还催促了一番眼前的欧丽安娜。

散贝林确实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人,也是他开启了蔓延至整个阿森兰特的“食腐狩猎”,渎形者教团中的核心人物,他复述的那些关于腐败母树的誓言也都是真的,他亲耳听到的。

唯独有一点,是错误的。

那就是“食腐狩猎”开启的时间被他提前到今年的十月,而真正开端却在明年的六月爆发。

这个世界可没有辩解的通讯工具可以让南北两地的人即可通话,大部分都是依靠信件,就算是法爷,想要相隔千里进行传音也格外困难。

因此,眼前的邪教徒想要求证真实,只能借由教内无上的“母树”意志作为裁决与判断,也是他们渎形者教团神术的来源。

不过,了解真相的伍迪知道,所谓的意志其实是一截从腐败母树上截留下的主干残骸,在受到渎形者教会的信徒供奉后,成为了他们的信仰和通灵力量的核心。

多元宇宙中也不是没有相同的案例,比如将某头太古红龙的心脏当成信仰来供奉的一群邪教徒,不过那太头古红龙从来不回应他们的呼唤,不像腐败母树那么尽职尽责。

而伍迪现在要做的便是等待,等待眼前的渎形教徒开始仪式。

随着这名贵族夫人从不知名的角落中摆弄着各色各样的畸形的肢体、血肉与器官。

大如婴儿脑袋的漆黑眼球、手肘长出了两只手掌,十根手指的手臂……

分别按照方位摆放好后,用来取悦腐败母树意志的仪式就此开始。

而伍迪则侧立在祭坛旁,乍一看怪怪等待着母树意志的降临。

实则,当渎形教徒歌颂着星辰之母,让祂的目光投射至此后,准备降临之前。

伍迪卡住了这个时间点,然后手上多了一张被小而复杂的精确绳结系好的羊皮卷卷轴。

——“菈妮狂笑术!”

随着绳结松散,法术的光芒在祭坛的一角绽放。

于是,正在专心致志咏唱着祷告词的欧丽安娜,发现自己张开的嘴巴里说出的不再是虔诚的圣歌,而是近乎亵渎般的狂笑。

“嗬嗬嗬嗬~”

满口都是骇然狂笑的欧丽安娜不可置信将目光投向了刚才法术波动传来的位置。

那个该死的外乡人!

居然让我在如此庄严的仪式上,做出如此不洁之事。

她现在满脑子不是如此去报复害的她干出如此事情的罪魁祸首,而是“母亲的意志”已经降临。

她现在没有咏唱那就是强行中断。

中断的后果,便是极其严重的……

亵神之举。

而神罚也随着仪式的中断。

随之降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