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唬骗」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545字
  • 2022-03-20 09:12:57

铁门打开后,露出了一条容纳两人向下行走的古朴台阶,幽深的地下甬道的墙壁上每隔十步都安上了一盏老旧油灯。

伍迪向下走了二十多个台阶,在直角转弯处,又看到了向下台阶的一扇铁门,不过铁门已经被打开,露出了烛火下映衬的通红的地面。

这个是典型的地下城堡式设计,离地面至少有二十米的高度。

也不知道这栋宅邸的前主人特意挖出这么深的地下室是用来干什么的。

伍迪走出甬道,还未仔细观察,就听到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刚才的铁门被无形的力量给关上了。

周围的光线骤然黯淡了许多,只留下眼前一条被火盆簇拥点燃的道路,与回荡的呢喃声。

“没事的,跟我来,我的妈妈欧丽安娜很温柔的。”

走在伍迪前方的格兰蒂亚小声安慰道。

不过其实骤然的关门举措并未影响到伍迪丝毫。

他在打算用这个计划潜行进入后,就早已做好了准备,不过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角的余光时不时观察四周的环境。

猎魔者的双瞳在狼首眼眶的位置,绽放出冷冽的光芒。

这是一个非常开阔的弧顶大厅,至少有十米的高度,面积大概能容纳上千人在这里活动,完全一个大足球场,墙壁和地面都是由石砖堆砌。

从摆放在角落里铁质牢笼以及刑罚所用的破损器具,以及地面上已然能够看见木桩地基的构筑,这里曾经应该是个地下私牢。

而伍迪的正前方,火盆亮光所指引之处的尽头,则是一副占据了大半个墙壁的祭祀壁画,壁画上所呈现的正是各种畸形的生物,渎形教徒们,正对着高处落下的红色彗星,顶礼膜拜的画面。

在火光的照亮下,那副画面上的巨大火红色彗星,显得格外庄重与肃然。

而雕像前,正有一名佝偻穿着红色斗篷,有着巨大裙摆的贵族夫人正面向他们低着头,刚才回荡在这空荡地牢中的呢喃,也便是从她的口中所出。

“母亲,我把他带来了。”

带领伍迪进入地下室,此刻在前方的格兰蒂亚快步上前,走到祭台台阶前,仰着头一脸兴奋地说道。

伍迪则深吸一口气,知道重头戏来了,他身上没有腐败母树的神力是实打实的。

因此外表的脓疮或许能骗过还未入教的格兰蒂亚,但是绝对瞒不过眼前这个可能完成了“渎形之变”的名为欧丽安娜的渎形祭祀。

因此,他还不等她开口询问,就抢先皱眉沉声道。

“女士,散贝林大人托我向您问好。”

就算有格兰蒂亚的提示,伍迪也不敢轻易说出口,因为他不确定眼前这个渎形祭祀在教内的名字也和教外的一样,还是小心点为好。

而且他前世还是有几个记忆较为深刻的渎形教徒首领的。

其中散贝林便是活跃在无冬港的渎形教徒的首领,他也是第一批在阿森兰特上掀起“食腐狩猎”运动的代表人物。

他的平时表面是一名运送香料与木材船队的船长,背地里却干着奴隶贸易,海盗的活计。

那时候,来往无冬港的不少职业者与旅人,都被他抓去转化成腐烂异怪。

当时伍迪刚刚从海外群岛回来时,无冬港码口还贴出了找出凶手的委托任务。

可惜不到两周,在DR1192年的六月。

散贝林刻意掩盖的身份便因第四天灾的不死特性所暴露,在商船进入码头时被一队平均等级超过8的圣武士小队当场抓捕。

不到两天,神殿便在无冬港举行了一场浩大的审判邪教徒仪式。

当时散贝林凄厉的喊着“母亲在天上看着自己!”诸如此类的话语当时听起来可能有些迷糊。

但是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火红色彗星的降临也让后来的玩家终于明白散贝林口中的“母亲”是为何物。

……

“加隆阁下……”

格兰蒂亚似乎对伍迪的举措有些惊慌,毕竟原本态度算的上和善的男子怎么进来之后,面对自己的母亲如此不善。

他虽然用上了敬辞,但伍迪的语气属实算不上友善。

果然,“散贝林”这个名字一出,原本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佝偻女士抬起了头,伍迪也就看到了她的样子。

破旧血红色兜帽下,女人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的外貌,密密麻麻覆盖在脸部空白的增殖囊肿、脸部的五官除了那双深红与漆黑相间的漩涡似双瞳,已然全部消失,也看不出下巴的轮廓,和颈部一起融入了衣服下肥硕的身体中,成为了那张开裙摆的一部分。

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黑暗童话里沼泽中诱骗人类灵魂的老鬼婆。

“散贝林,他不是在无冬港吗?他派你这个连正式教徒都不是的人过来干什么。”

沙哑的声音从斗篷下传出,显然欧丽安娜认识散贝林,也看出了伍迪身上的感染只是普通的诅咒,还没有获取到属于腐败母树“畸变”的力量。

“散贝林大人通过巴勒莫的行商,知道了这边的情况,对你很失望,所以派我过来督促你,开启星辰之筵。”

伍迪知道如果真的想让她信服,一味的退让难以眼前这个邪教徒信徒信服,也很难获取她的信任。

而且也不易找到合适的机会。

因此他要主动出击,将局势的变化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他通过知晓的少数真实的信息,混合着编织出来的谎言,半真半假的说出来,强势欺诈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刚才那句,他便是要激发眼前这名渎形教徒心中的怒火。

果然,伍迪的话语刚落。

欧丽安娜那沙哑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

“我和他都处于同一牧首麾下,他凭什么指挥我!巴勒莫的事情轮不到他来插手!外乡人,你现在趁我的心情不算太差,赶紧给我滚回那片冻土,告诉散贝林,星辰之筵什么时候开我自有打算,有本事就让牧首对我下达命令!先让他把自己那边给管好来,无冬港的“白银之手”可不是吃素的!”

说到后面,整个地下室空荡的穹顶都回荡着这名贵妇的高昂声调。

“母亲……”

格兰蒂亚想要说什么但看到自家母亲那无比严厉的眼神给吓住了。

但欧丽安娜现在处于愤怒状态,看到格兰蒂亚的模样,立刻又大声谩骂了出来。

“你这个碧池,下贱种,你也想和他一起走?”

“不……不是……”

格兰蒂亚连忙摆手,在自己母亲的注视下,她早已没了在外界的游刃有余,只能唯唯诺诺地侧立一旁,不敢出声。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名来自无冬港的外乡人竟然还敢还嘴,而且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嗬嗬,真是可笑,原本以为你和我一样,都是信奉星辰之母的同道之人,没想到只不过是个怯懦胆小的南方佬,西海岸让你把当初入教时的宣誓都忘了?”

“我怎么会忘记!但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外乡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这里还轮不到你教我做事!”

这位腐败母树的核心教徒,前不久已经从第一序列“腐叶”晋升为第二序列“腐藤”的欧丽安娜语气中已经弥漫着杀机。

如果说不通,她觉得这种愚昧之人和她一起信仰星辰之母将会是一种耻辱。

但是欧丽安娜的杀机刚出来一瞬,就被面前被狼首遮掩容貌,只流露出下颌的男子下一句话,直接弄的方寸大乱。

“嗬嗬,女士,可如果我说散贝林大人已经开始星辰之筵呢!”

“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筵席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