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潜入」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3050字
  • 2022-03-20 09:13:03

——“交涉成功。”

——“你成功哄骗了一位邪教徒,让她误以为你是盟友。”

——“交涉+3,欺诈+5,表演+3。”

随着一行数据悄然在伍迪的眼前浮现,他紧绷的身体微微松懈了一丝。

第一关过去了。

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他这个身份能安然无恙伪装到最后,接下来,还得去直视那个家伙。

已经转换成完美形态的渎形教徒。

到时候又该如何表演,那可是一道巨大的难关。

除了对着浑身长满肉瘤与脓疮的怪物称赞它的魅力,还有可能会像游戏CG中那样,作为上位者恩赐给下位者的奖励,便是让下位的仆从宛如蝉吸吮树干的汁水一样,吸吮他的囊肿与脓疮。

双重的快感。

除非是真的信仰着腐败母树的教徒,不然根本没有人能够将这种奖励当做无以伦比的美味恩赐。

正常玩家或许都能够对着格兰蒂亚赞美腐败母树的伟大,并且用上前世游戏中耳熟能详,每个渎形者都会念诵的祷告词。

但能光凭借魅力做到后者的,估计就百不存一了。

伍迪自然也思考到了后者的可能性,因此也在第二次进入秘法商店后做了某些调整。

为的便是将暴露的概率进一步降低。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格兰蒂亚,不过好像你已经知道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

“你的面具是用冬狼头骨制作的吗?还有我能看看你的脸吗?”

待到车夫悠悠转醒后。

伍迪已经在格兰蒂亚的邀请下坐进了黑色的双厢马车,一进去就受到了格兰蒂亚的热情问候。

如果不是里面只有单人座,且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的话,伍迪甚至会觉得她已经开始忍不住接触她的身体了。

“……。”

伍迪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可以确认的是,少说少错,多说多错。

因此,他在格兰蒂亚谈及有关于腐败母树的知识时,才用自己前世记忆了解到的部分学识来回答。

不过说实话,伍迪上一世除了没有接触到腐败母树的高端战力外。

一到三阶,包括渎形教徒在内的所有怪物。

从最底层的挑战等级2,个人等级4的“腐败异怪”到挑战等级10,个人等级超过15级的“腐命之魂。”

他基本都遇到过,而且也斩杀过。

那些渎形教徒更是在论坛热心玩家的攻略帮助下,底裤都被扒出来了。

甚至他们身体部位囊肿溅射的腐败汁液范围精确到厘米。

可见被研究的多么透彻与熟练。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面对同样对腐败母树也是刚刚入门,学识不算精通的格兰蒂亚还是绰绰有余的。

毕竟这便是知识积累带来的优势。

不过让伍迪没有想到的是,眼前伍迪记忆中只有在少数时间才会温言宽慰的贵族少女,此刻却宛如粉丝见到了明星,无比热情,问题更是一个接着一个。

这种体验是前身从未体验过的,不得不说十分的讽刺。

但伍迪依旧冷静,大部分都闭目养神,只会偶尔回答格兰蒂亚的问题。

但那仅仅几句话就让格兰蒂亚心满意足了。

毕竟她坚定了是因为自己的容貌太过接近虚伪诸神创造出来的生物,所以才被眼前男子所冷淡。

能回几句话已经是她莫大的恩赐了。

……

随着马车停下,带着狼头面具与斗篷的男人和一名娇俏可爱,有着一头金色波浪齐腰长发,穿着浅粉色宫廷长裙的少女同时走下了马车。

“加隆先生,我现在就去通知我的母亲,请您稍等。”

格兰蒂亚欢呼雀跃,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的母亲分享这个好消息,而化名“加隆”的伍迪则观察着这个房子的四周。

正在观察着有哪几处适合隐藏“腐败异怪”的地方,一般而言。

作为腐败母树大部分崇拜者都是从「渎形教徒」进阶为「血肉编织者」施法者的核心教徒。

他们除了自身实力强大。

周围也有着一票悍不畏死,从人类转化过来的“腐败异怪”。

其中如果转化的是职业者的尸体,在转化后,甚至还会比生前强上一些。

如果伍迪杀死了幕后施法者,那么这群生物将没有了束缚,任何动静都有可能惊动他们,尤其是生物的靠近。

因此伍迪得认真为自己寻找一条后路。

当然,格兰蒂亚的母亲,在这个时间点,再根据城内的反馈,最多也就处于渎形教徒中层的位置。

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伍迪记忆中那个能将白龙的翅膀、眼魔的眼睛、蛇人的手臂、死灵的胸膛缝合到自己体内的疯狂肢体改造者。

也没有一大群足以毁灭一支军团的异怪群。

估计最多也只是有十来只腐败异怪,外加达到外貌畸变的程度,最多多上几种畸变肢体带来的特殊能力,除此之外,其实和正常三环施法者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难缠的主要还是她的弱点已经随着畸变而消失了,心脏与头颅这两个致命弱点已经随着全身腐败化而改变。

而且渎形教徒进阶施法者的痛觉几乎没有,专注度极高。

因此如果你想要打断他的施法,必须从根源上入手,比如砍断她的手臂,亦或者让她的嘴巴发不出声音。

这也是为什么伍迪选择了一张“菈妮狂笑术”卷轴的原因。

这个法术不仅能让所有能发出声音的智慧生物哈哈大笑,还会强制生物的肢体也做出同样的捧腹动作。

甚至有人利用这个中止过巨龙的吐息,不过巨龙的魔法免疫都很高,想要做到这一点。

必须需要一个施法者特有的超魔专长「法术升阶」,付出一定的代价,提升法术的强度与环数。

当然,也可以将菈妮狂笑术放在高环法术位中也有同样的效果。

不过这道法术也没有那么容易施展,就算打开卷轴,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要求受术者的反抗意志不能太高,因此对施展法术的把握时机异常关键。

而且狂笑术的维持效果只有六秒,原本倘若安捷列娜在的话,武僧给予的弱点感知,六秒时间都足够他往要害捅上三四刀了,但是现在……

只能但愿那张卷轴能够起到不错的效果吧。

伍迪趁着还没进去,继续观察着有可能埋藏腐败异怪的点位,防止待会逃生路线被它们给撞上,那群家伙可不讲什么公平,宛如猎犬般直接扑倒。

不少新手施法者一没注意隐藏的腐败异怪,被扑倒的刹那,法术都施展不出来,血条就被给清空了。

伍迪对付施法者或许可以,但对付这么一群群比沙华鱼人力量还要高,速度还要快的腐败生物群,属实没有什么办法。

格兰蒂亚没有让他等多久,伍迪逃生路线才刚刚观察到一半时,这名皮肤如同瓷娃娃的贵族少女就主动扯着伍迪的手,把他给拉进了宅邸。

“母亲要见你,你说的“星辰之筵”是什么啊,怎么我一说她就明白了。”

有着一头金色波浪长发,双手拖拽着宫廷长裙的少女此时一脸好奇与天真,仿佛有着无穷的求知欲。

如果她问的不是关于邪教信息,以及他现在不是在去觐见一名邪教施法者的前提下的话,应该是十分美好。

“星辰之筵”当然是渎形者内部的美化说法,在玩家档案中,可是一次次残酷血腥的邪恶祭祀。

——“食腐狩猎”

这是为了取悦以及吸引腐败母树前来的邪恶祭祀。

所有的渎形教徒领导者都会在一定时间后,率领麾下的部下,以及被转化成腐败异怪的怪物,去收集活生生的生物,包括智慧生物种族的成员。

伍迪记得,在黄金之年以后的二十四个月中,他们多次在各个城市,城邦,光天化日之下诱拐绑架妇女、孩童,而且还偷窃珍贵植物标本,以及对森林中的各种魔法生物下手。

祭祀范围横跨从南方的“星旋山脉”到北地的被称作“世界之牙”的大冰川,几乎将当时所有的玩家都席卷进去,但依旧没能阻止腐败母树的降临。

不过也和当时卓尔精灵还有灰矮人,以及重叠的堕影冥界,还有妖精荒野的生物都纷纷展露头角有关。

当时没有人会想到后面还来了个如此重量级的灭世灾难。

甚至直到最后,有人才知道这群邪教徒祭祀引来的不是妄图封神的本地神孽,而是引来早在诸神诞生前,就存在于这片古老蛮荒世界,能引发正能量畸变的上古邪物“腐败母树”

当时不知道深浅玩家还想用对付不死生物的手段对付腐败母树。

结果发现一瓶圣水泼下去,对方反而愈发强大。

以至于当时不少邪恶的巫妖以及其他不死生物,为了自身的安全,都加入了反抗腐败母树的大军当中。

毕竟,正能量畸变下,这些负能量诞生的不死生物也是它的攻击目标。

想着,伍迪已经跟随格兰蒂亚来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格兰蒂亚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沙哑断续的声音。

“进……来吧。”

此时。地下室的双扇铁门被无形的力量打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