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礼赞星辰」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3285字
  • 2022-03-18 00:55:15

贫民区,漆黑一片。

只有一轮皎月投射出清冷的月光从不厚此薄彼,这也是贫民区大多数人夜晚唯一的光源。

不同于贸易区的繁华喧嚣,这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连点蜡烛的资格都没有。

灯火对于他们是某种奢侈品。

对于安捷列娜也是同样如此,但她点亮了寻常很少点燃的蜡烛——就在一只羽毛顺滑的夜鸦来过之后。

不过当她举着烛火想要出门时,小屋里面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孩童声。

“姐姐,你要出去吗?”

正是自从五岁孤儿院没了之后,就跟在她身边的四名小孩中的加罗,早上也正是他出城来寻找安捷列娜的。

“嗯,加罗,我出去一会,你在家乖乖的,和弗列罗还有西茜一起照顾好琳,知道吗?”

安捷列娜叮嘱道,不过加罗的下一句话便让她的表情顿时呆滞。

“你是和今天早上那个哥哥见面吗?”

纯真的嗓音配合孩童天真的询问,让安捷列娜都生不起气来。

“加罗,你问这个干什么?”

她有些无奈,什么时候加罗也变得这么八卦了,肯定是西茜撺唆的。

“我是想告诉姐姐要把握机会,今天早上哥哥人不错,你和他在一起会幸福的。”

小孩卖弄着不知从哪学来的知识,言语信誓旦旦,眼神在黑夜中都格外明亮。

“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从来没有看低过我们,也没有因为姐姐你的手受伤而歧视你,他的眼神就和上次送琳的贵族少爷一样,不过贵族肯定看不上我们,所以这个人,姐姐可以试试哦。”

加罗一口气将憋了一天的话全部说话,在幼小的他看来。

自己这个姐姐实在是太辛苦了,现在还受了伤,如果有机会,遇到一个合适能够照顾她的人,那再好不过了。

而且她姐姐的样子配他绰绰有余好吧,就连贫民区第一美人,酒馆的玛丽打量到她姐姐的胸襟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他都发现好几遍了。

“没有那回事,我和他只是互相帮助,而且……”

安捷列娜说时,却是脑海中划过了伍迪的身影,虽然只有两面之缘,但不知为何给她留下的记忆是如此深刻。

“而且,他那样的人……”

“姐姐,大姐头!你不要气馁啊!如果是因为我们的缘故,你别担心,再过两年我就能去码头区干活了,到时候我和弗列罗不需要姐姐你的照顾,西茜和琳也包在我们身上,你大胆的去试试,真的。”

加罗似乎看出了安捷列娜的犹豫,顿时急了,就算在黑暗中也看得出他小脸憋得通红。

而且房间里也传来了其他两人的应和声。

“够了,加罗,不要再说了!我都说了真的只是出去帮个忙,而且还不用动手,你们放心回去吧,琳刚刚醒,你们好好照顾她,不要让她着凉了,记得让她按时喝药。”

安捷列娜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她觉得再这么下去,这个话题会无休止的继续,她也没忘记今晚还有人在等着她,因此迅速的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关上了房门。

她举着烛火离开了小巷。

但不知为何,安捷列娜走在去往贸易区的街道时,感觉头在被夜间的风吹了几次有些晕晕沉沉的。

而且内心生出的熟悉的感觉又重新占据了大脑,折磨了她数天的梦魇,这次猛地来袭。

她渴了……

“该死!”

“这次又提前了吗?”

“可是我还有约定!不能睡过去!”

安捷列娜从健步如飞到跌跌撞撞,不过就十来分钟的事情,等到她注意到已经晚了。

她不断拧着自己的大腿,妄图想要让自己清醒,但就算把她大腿拧的青一块,紫一块,依旧无济于事。

终于,再次汹涌而来的梦魇宛如潮水将她的意识吞没,她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

仰躺在地面,身体传来疼痛也没压制住困意的武僧少女,迫不得已闭合的双目下流出了两行晶莹泪水,似乎为她的失约而痛苦。

而停留在安捷列娜脑海中的最后一幕画面。

便是深蓝色苍穹上。

一轮皎月正在高悬于天……

……

贸易区,灯火通明。

伍迪的身影出现在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处,凭借着高达18点的敏捷,再加上贸易区的交通正处于宴会结束的高峰期,马车无法行驶的太快。

伍迪很轻松的来到了格兰蒂亚乘坐马车的前面几个街区。

而且他在确认了今晚格兰蒂亚去的方向后,还通过“群鸦之眼”操控夜鸦来通知武僧少女安捷列娜赶往他计划好的准备地点。

行走在小巷中的年轻猎人,被缎带蒙上双眼的眼眸看不见丝毫动摇与忐忑,而是坚定而锐利。

从刚刚异世苏醒直到现在,虽然才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但是他这一周内的每一天的每分每刻都在为此刻而做准备着。

脑海中的计划,职业者的进阶,为此准备的资源……

都将在今天的夜晚,做个了结!

不过随着时间逝去,伍迪却怎么都没能把那名武僧少女给等来。

“怎么回事?”

“路上耽搁了?”

可他明明记得夜鸦已经向她传达了讯息。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守序的武僧很少会违背自己的誓言,说帮助绝不会失信于人。

但是现在摆在伍迪面前的事实是,安捷列娜,那名武僧少女,她没有到来。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事实如此。

最后,伍迪又等了五分钟,安捷列娜的身影依旧没有到来。

在小巷角落里的伍迪最后放弃了等待,径直离开了这里,他不打算在等了。

虽然还有不少时间,但是他决定去秘法商店一趟。

武僧的弱点感知必不可少,这是计划中的一环。

而这里出了差错,他只能自己去尽力弥补。

他按捺住心中的微微失落,这样也好。

安捷列娜的事情刚好给他提了个醒。

永远不要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会那个先至。

既然如此,今晚,他一人前行即可。

还好这次收获足够丰厚,将那张最贵的红龙卡牌售卖掉,应该可以把安捷列娜无法到来暴露的缺口补上。

他没有丝毫觉得可惜。

东西再好,也得有命用!

伍迪想着。

他的身体渐渐消失在了暗影当中。

……

格兰蒂亚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户外一幕幕划过的建筑,脑海中想的却是自己母亲那完美的容颜,以及对自己这具身体的不满,以及对刚才那名伯爵贵族菲利乌斯亲吻自己发自生理上的厌恶。

不过是虚假的血肉生物,已经见过完美造物的她自然已经看不上了。

她现在都有些羞愧,为什么以往自己会在那么一群歪瓜裂枣游刃有余而洋洋自得,还沉浸被人追捧带来的虚拟快感,简直愚不可及。

好在她及时纠正了过来,而且过不了多久,母亲答应会让她也变得同样完美的!

就在格兰蒂亚胡思乱想之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她连忙呼唤,但发现自己的马车夫竟然突然晕了过去。

“谁!我可是派克男爵家的子嗣,袭击贵族可是重罪!”

格兰蒂亚一边掏出母亲交代给她,决不能轻易动用,封存有邪恶力量的护符,一边虚张声势的喊道。

这里是一处通往贸易区半山腰专门供应给富商以及贵族居住宅邸的必经之路。

附近没有什么建筑,五百米远只有一个墓园。

背后袭击之人挑选在这里动手,显然已经做好了杀人灭口的打算。

“该死!”

就在格兰蒂亚骂骂咧咧打算暗中下手时,她的耳边传来了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

“格兰蒂亚小姐,我没有恶意!”

“我只是在你的身上闻到了我已经在天上,化作星辰的母亲的味道。”

听到这句话,格兰蒂亚顿时一僵,“星辰的母亲。”是渎形教派对所信仰的腐败母树的爱称,而且有一部分人对自己是腐败母树的子嗣深信不疑。

“你是?”

格兰蒂亚其实在听到这句话已经信了一半,毕竟在阿森兰特,渎形教徒并不多,冒牌的更是基本没有。

现在他们还不是神殿中圣武士们清缴对象,比起其他邪教徒,此刻的他们更像是过家家。

不过,当说话之人从马车的阴影中走出时,原本还有一半存疑的格兰蒂亚顿时消除了全部的疑虑。

只见那名身高比她高上一个头,脸上戴着遮住半边容貌,只留出下颌的狼首面具,身着破旧灰色猎装披风的男人裸露的胸膛上,一颗颗饱满散发着水润光泽的囊肿正密密麻麻的霸占了他的每一寸皮肤。

在格兰蒂亚眼中定义的“完美”正在这具陌生男人的的躯体上缓慢成型。

这是一名“升华”者,他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自己割开的伤痕,似乎想要以这种方式,加快升华的进度。

他的虔诚毋庸置疑,毕竟除了信仰着腐败母树的渎形教徒外。

没有谁会主动给自己划刀来供养体内的“种子。”

他们避都来不及,何况是让囊肿与脓疮覆盖了半个躯体。

而之所以不选择其他,可能他和自己一样,有着目的虽然不同,但意义相同的重任。

那就是“纠正”这个世界的错误。

让血肉回归最真实完美的形态。

果然,这名男子听到格兰蒂亚的话语,没有说话。

而是微微仰头俯身,双手张开,望向天穹那轮圆月附近的星辰才虔诚道。

“更正世界的错误!”

“星辰的母亲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

“虽然纠正的旅途注定是苦痛的。”

……

格兰蒂亚在听到这段话后,已然是深信不疑,和他一起异口同声说出最后一段。

“但生命形式不过是诸神那虚伪的呼喊,而祂的耳语将告诉我们何谓真正的完美。”

“礼赞星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